Drive to Survive 4:用測不準原理看F1

Netflix在開拍Drive to Survive 4時更見鋪天蓋地,他們的鏡頭已達到無處不在的地步。紀錄片原意為了捕捉當事人最真實反應的一刻,但當大小場合都出現了攝錄機這部探測儀,到底還有誰是在飾演自己?

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 Season 4 Official Trailer | Netflix

(以下內容會透露劇集的部分選材)

在看初代 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以下簡稱為 DTS)時,根本不會想到它會發展成長拍長有的系列。DTS 造成的客觀結果就是,F1 在北美這片藍海開拓出無限潛力,當地的關注程度直線上升,Netflix 在開拍新系列時更見鋪天蓋地,他們的鏡頭已達到無處不在的地步。紀錄片原意為了捕捉當事人最真實反應的一刻,但當現場出現了攝錄機這個探測儀,拍下來的動靜究竟有多真、有沒有改變到事情的發展,恐已無從稽考。

Big brother’s watching you.(Photo: Drive to Survive 4 影片截圖)

這時候,對F1的基礎認知便成了重要的參考基準。

話說 Drive to Survive 1 開拍時,兩支大車隊平治、法拉利都很抗拒加入,導致 2018 年賽季完全沒有兩隊 paddock 的片段,大概是擔心機密不小心外洩吧。到後來 DTS 反應極佳、F1 賽會施壓後,兩隊都稍為寬容,於是會開始見到法拉利的幕後片段,來到 DTS 4,輪到平治徹底解放,領隊 Toto Wolff 盡訴心底話,於是出現了一系列近乎靈異的畫面:討論軍情的電話,連另一端的聲帶也播了出來、把好消息告知羅素,也有鏡頭在場見證,更令人嘖嘖稱奇是:Toto Wolff 決定不與保達斯(Valtteri Bottas)續約之後,才相約對方上自己家盡訴衷情?

於是我會相信,第 9 集卡塔爾站首圈出局後保達斯不經意的一次回眸已揭穿了底牌:他知道現在 Netflix 在看著,全世界都在看著,唯有任由Toto Wolff繼績完成擁抱的動作。我信從小習慣隨山飛車剷雪的芬蘭人不會吃這一套。因此保達斯坐定定接受訪問時強調的 team spirit 都只應是 bull shit,全球瘋傳的那一張 meme 才是真正的保達斯。

(Photo: Drive to Survive 4 影片截圖)

尋找場外最逼真的鏡頭

那麼接下來,DTS 4 呈現過哪些值得參詳的真像?我認為仍是有的。

Yuki Tsunoda

首先是最直觀的角田裕毅。DTS 4 秉承 DTS 3 有關 Alpha Tauri 的育成計劃線索,繼續探討一支強隊二隊從提拔以至改善新晉車手表現的歷程。可以說又是的跌跌碰碰與尋覓自我的老掉牙故事,但今次的主角換成了稚氣未除的角田裕毅,在鏡頭前他聽著不理解的技術分析時也會打呵欠,更會不停要求去廁所。

George Russell

嫌「屎尿屁」流於膚淺低俗的話,也可以留意被迫長大的羅素。去年當咸美頓替工的那一場 Sakhir GP 早已洩露天機,這位出身平治青年軍的「F1 吳彥祖」就是那種早晚會成為世界冠軍的材料。他沒有掩飾自己想繼續往上爬的心願,但屈身威廉士多年不忍車隊長年捧蛋,他也會熱淚盈眶。直至開始傳出平治有意用他取代行將約滿的保達斯,他在掩飾,不過在車隊小型會議期間的沉默、記者會上與保達斯同場時的窘態,都已經劇透了。

Günther Steiner

今次最令我打破成見的人,反而是 4 輯 DTS 都搶著當最佳配角的 Günther Steiner。看 DTS 1、2 時只覺得,中下游車隊難得有電視台長期跟進,當然要多搶 fo。但當 DTS 發展成為連續劇、當 Steiner 的火爆 sound bite 變成人人皆曉、人人都在期待出現的味精時,來到 DTS 4 卻反而出現了回音效果。彷彿確實只有他才是整個圈子最誠實的一位。莫說是沒有他,沒有 Haas 的話整個 Drive to Survive 系列也就不能再撐下去。這幾年 Haas 從挑戰中游沉淪至零分部隊,2018 年上不實輪胎你以為已是世界末日,2020 年他們再呈獻烈火戰車;2021 年新金主飾演那枝測不準的刺針,他越是介入,兒子「馬士 spin」便越是 spin,到播出決定加碼大團圓結局的畫面,身為觀眾的你卻已經會在構想下一年 Season 5 將要怎樣鋪墊 Haas 與這一對俄國 “fertilizer guy” 兩父子割蓆。這一位奇情的 Steiner,只要車隊沒有倒閉、他沒有被炒的話,他的位置都會是看風景吃花生的最佳位置。

DTS 5 的宣傳口號,Günther Steiner(中)早已為 Netflix 想好了。(Photo: Drive to Survive 4 影片截圖)

未解之謎自當留給 DTS 5 解答

F1 提供的鏡頭角度越來越多,畫質亦日臻完美,在適量配合慢鏡頭之下對驚險鏡頭的渲染能力又再加強。(Photo: Drive to Survive 4 影片截圖)

近期才知道,新一任世界冠軍韋斯塔本是主動不合作、不上 Netflix 做訪問,才會變成在 DTS 中的缺席。今年他與咸美頓爭到最後,所以有關他而可以動用的比賽片段足以撐起整個系列,他們在場上的格鬥亦稱職地成為 DTS 4 的骨幹。至於韋斯塔本「背後的男人」佩雷斯到了最後一集的最後半小時才正式登場,以至奧干(Esteban Ocon)在匈牙利站首勝全靠老鬼隊友阿朗素在後方死頂著咸美頓、以至法蘭威廉士正式退場等情節完全缺席,雖然也有不滿,但有了DTS 3 的經驗打底,已經見怪不怪。猶幸 DTS 4 獲戰情眷顧,自動將高潮留到全季最後一場的最後一刻,這一季的動態靜態素材配合亦因此來得較為平衡和自然。至於 DTS 4 尾聲所遺下的疑問,看官只需期待 Drive to Survive 5 解答便是。

(Photo: Drive to Survive 4 影片截圖)

Drive to Survive 3

Drive to Survive 3:照辦煮碗帶更多來錯過

Drive to Survive 3本來有一些更難得出現的素材有利突破,但感覺上製作團隊仍然未有好好把握,只是照辦煮碗地再製作了10集賽車紀錄片出來。

Chicago Bulls‘ documentary „The Last Dance“ will premiere in 19/4/2020, earlier than its plan due to COVID-19. Steve Kerr, Scottie Pippen, Michael Jordan, Dennis Rodman, Phil Jackson, 史提夫卡爾, 柏賓, 米高佐敦, 丹尼士洛文, 菲爾積遜, 芝加哥公牛紀錄片, Projekt Anderen

芝加哥公牛 The Last Dance (0) :希望獲得答案的5個看點

芝加哥公牛紀錄片“The Last Dance”在香港的播映安排一波三折,希望可以順利看完10集。

2 thoughts on “Drive to Survive 4:用測不準原理看F1

Social profiles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