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球迷反賀普豈只為了50+1

Bayern München, Allianz Arena, Bundesliga, 德甲. 拜仁慕尼黑, 安聯球場, Projekt Anderen,

不論是球場熱血沸騰的打氣叫喊、鼓聲、歌聲,抑或是令主辦單位頭疼的煙火,都可以是來自球隊的狂熱球迷(Ultras,或譯作激進球迷)的傑作。Ultras 叫人又愛又怕,德甲進入第 23、24 週他們更大肆攻擊賀芬咸班主賀普(Dietmar Hopp),難以平息。坊間重新浮現不少「賀普 x 賀芬咸」衝擊「50+1制度」的老調子,但這些本來已存在的衝突實在未能解釋為甚麼多支球隊的 Ultras 要選擇在這個時候聯袂發難。

如果單看球場的反應,你一定會問剛才發生了甚麼事:賀芬咸對拜仁慕尼黑的德甲聯賽中斷了兩次,在比賽的最後 15 分鐘,兩隊球員停止競賽,在現場其餘球迷示意支持的掌聲下互傳直至完場。拜仁行政總裁路明尼加形容這是「足球醜陋的一面」,說道:「從拜仁的角度來看,發生這些亂事實在慚愧。」就連一些體育傳媒亦表達了憤慨之情。

拜仁球迷幹了甚麼大事?在作客球迷區放火?擄走了對方的球員?非也,他們是羞辱了賀普(Dietmar Hopp,賀芬咸金主兼老闆)。

拜仁球迷在作客球迷區掛起了橫額,形容賀普是「混蛋」(通常會使用”Hurensohn”,英文直譯就是”son of the bitch”)。這當然不恰當,但要在論斷事非之前還須審視這究竟與德國足壇近期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是否有關。例如在 3 星期前史浩克 04 對哈化柏林的德國盃十六強比賽中,哈化球員杜雲拿歷加(Jordan Torunarigha)不堪史浩克球迷帶有種族歧視成份的侮辱而淚灑球場,但是球賽卻沒有中止過。最終杜雲拿歷加在與史浩克教練大衛華拿等一眾職員的衝突中怒擲飲品架,申領第二張黃牌離場。

賀芬咸成為了先例

德國足球聯盟(DFL)現在在賀芬咸身上訂立了先例。從此球賽如遇上類似的侮辱事件,(譯按:經場內廣播勸阻無效後),便需要暫停甚至中止賽事。

大家或會以為球場從此會變得更文明。但是賀芬咸這一役可見卻給大家一種印象,就是 DFL 沒有保護到受種族歧視和性取向歧視的弱勢社群,而是只保護了億萬富翁。雖然億萬富翁都可說是小眾的一種,但是他們總活得不錯。

奇怪的是,球會老闆、球員、以至傳媒都似乎不願面對:這些橫額是激進球迷經年累月的文化鬥爭的新一章節,它們不在於批判賀普本人,更多的是針對德國足總(DFB)、德國足球聯盟和賀普所象徵的現象。他們認為所深愛的體育運動被出賣了。假如你仔細端詳拜仁球迷的全副橫額,它們其實在說「一切打回原形,德國足總食言,賀普仍是混蛋。」

這班激進球迷指摘德國足總重新引入「集體懲罰」(Kollektivstrafe)的手法,數週前 DFB 判罰多蒙特球迷禁足賀芬咸主場館兩季(譯按:即作客球迷,尤其是 Ultras,不能使用場館中特別為作客球迷而設的區域),事關有部分多蒙特球迷在第 17 週作客賀芬咸時羞辱賀普。這種「連坐」式判罰不只看似落伍,亦違背了 DFB 兩年前放棄「集體懲罰」的聲明(譯按:這次羞辱賀普正正是觸犯了一年多之前相關判罰的緩刑條件)。球迷區內本來得到緩和的緊張氣氛再次變得繃緊。

「就算我們對這處罰漠不關心,就算賀普的問題與我們毫不相干,我們仍是會視之為球迷爭取權益的一般行為。」一位拜仁球迷在網上如此留言:「這對我們是一種冒犯,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 22/09/2018
    1.BL-W4 TSGBVB 多蒙特球迷展示海報、標語,和唱歌侮辱賀普

  • 02/11/2018
    DFB判罰多蒙特作客球迷禁足賀芬咸主場,緩刑期直至2021/22球季季尾,多蒙特須另繳交€50,000罰款。

  • 20/12/2019
    1.BL-W17 TSGBVB 多蒙特球迷展示海報、標語,和唱歌侮辱賀普。

  • 04/02/2020
    DFB POKAL S04BSC 史浩克04有球迷對哈化球員杜雲拿歷加發出猴子叫聲,球賽沒有中斷,杜雲拿歷加在加時階段兩黃一紅被逐。

  • 11/02/2020
    DFB就杜雲拿歷加被辱一事判罰史浩克€50,000。

  • 14/02/2020
    3.Liga-W24 德丙明斯特(Preußen Münster)對禾斯貝加踢球者(Würzburger Kickers),客隊球員Leroy Kwadwo即場指證向自己發出猴子叫聲的現場球迷,在全場球迷大叫“Nazi out”之下該球迷被趕離場,Leroy Kwadwo獲全場球迷、職員鼓掌支持。

  • 19/02/2020
    哈瑙發生槍擊案,釀成11死6傷,DFL安排週末的聯賽賽前進行默哀儀式,DFB亦有就悼念槍擊案死者和消除種族歧視在德丙安排有關儀式和活動。

    明斯特球會與球迷同獲西法倫足球及田徑協會頒發「公民勇氣獎」。

  • 21/02/2020
    DFB認為多蒙特球迷在20/12/2019的行為違反2018年11月所訂的緩刑條件,判處當時訂下的作客禁足令生效。

  • 22/02/2020
    1.BL-W23 BMGTSG 慕遜加柏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海報,球賽一度暫停。

  • 28/02/2020
    賀芬咸收到線報,得知ultras會在本週末的聯賽上分途抗議。

    2.BL-24 德乙雷根斯堡對德累斯頓戴拿模,觀眾席出現反對賀普的標語

  • 29/02/2020
    1.BL-W24 TSGFCB 拜仁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標語,球賽曾經暫停,最終兩隊球員互相傳球直至完場。

    1.BL-W24 SCFBVB 多蒙特球迷展示抗議標語和傳出辱罵賀普的歌聲,大會經場內廣播勸喻。

    1.BL-W24 KOES04 科隆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橫額,球賽一度暫停。

  • 01/03/2020
    1.BL-W24 FCUVFL 柏林聯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橫額,球賽一度暫停。

    2.BL-W24 德乙波琴對辛特侯遜,波琴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橫額,並抗議種族歧視個案沒有獲同等正視。

  • 02/03/2020
    2.BL-W24 德乙漢諾威對基爾,觀眾席出現反對賀普和紅牛集團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馬特希茨(Dietrich Mateschitz)的海報和橫額

    3.Liga-W24德丙明斯特對羅斯托克,客隊球迷展示侮辱賀普的橫額,主客雙方球迷都曾經傳出辱罵賀普的歌聲,球賽一度暫停。

    明斯特就2月14日球迷的種族歧視行為被DFB罰款€1,750。

    大型球迷組織Unsere Kurve(會員包括了德國四級聯賽、逾20隊球迷會)發表公開信,抗議賀普令賀芬咸以明顯優勢進軍德甲之餘,更以「贊助人」而非「投資者」身分獲得豁免受「50+1」政策約束。此外組織亦要求正視弱勢社群受歧視的問題,和抗議德國足總對多蒙特球迷重新引入「集體懲罰」的手法。

狂熱球迷辱罵賀普的歌

Ultras 展示了團結的一面:第23週慕遜加柏球迷繪畫出置於瞄準器之內的賀普。不少評述員,以至是 DFB 主席基拿(Fritz Keller)都將這幅橫額與在哈瑙(Hanau)發生的恐怖襲擊拉上關係。於是來到第 24 週多蒙特球迷推出新橫額回敬:「借用哈瑙恐襲使球迷區噤聲的人,比任何瞄準器都要更亂來。」隨後在多蒙特球迷中傳出辱罵賀普的歌聲,球證揚言中止比賽;同日尾場科隆主場亦同樣出現侮辱性的標語,就連早一天雷根斯堡(Jahn Regensburg)對德累斯頓戴拿模(Dynamo Dresden)的德乙聯賽中,客隊球迷處也出現了類似的抗議橫額。

原文發表後當晚,輪到柏林聯ULTRAS「跟機」。

把賀普說成是混蛋,既是低俗與缺乏想像力,但就在賀普發怒後,球迷變得更好此道。這可能是有欠成熟,但至少這批有組織的球迷獲得了外界注意。

在商業足球世界之中,通常就只有 Ultras 會感到渾身不自在,並會身體力行加以干預:抗議做印鈔機器、抗議在卡塔爾辦冬訓營、抗議門票售價高昂、抗議為遷就電視轉播而將賽程分拆得肢體破碎……而賀普長久以來代表著他們所不齒的:一個億萬富翁,重金帶領一支鄉村球隊打上德甲,令防止金主操控球隊的「50+1政策」淪為紙上空談。

參考資料:
Die Zeit (01/03/2020)


相關文章:

Ultras, Projekt Andren,

誰會想得到,Ultras球迷變成了城市的守護者?

Felix Tamsut:「我希望這些次文化在社會上能獲得更多注意。Ultras視自己為城市的代表,所以他們會在認為適當的時候伸出援手。」

Hertha BSC, Bundesliga, 哈化柏林, 德甲, Projekt Anderen,

「速速磅,唔使望」——基金顧問眼中的德甲

「作為一個大額投資者,總會要求有一定程度的話語權。但德甲為『策略投資者』自訂了另一種定義。」 ~Martin Wo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