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女性球證在台灣——葛凱玲(Katharina Gerhard)

In den Top-Ligen Taiwans unterwegs: Schiedsrichterin Katharina Gerhard (4.v.l.). [Foto: privat]

台灣時間6月23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臺北田徑場上演一場「台灣企業甲級足球聯賽」男足比賽,由台北紅獅對台灣體大。在滂沱大雨之下,這座台北首屈一指的體育場地已經出現積水,但是沒有人會有取消賽事的念頭,很大原因是這一次出現了一位來自德國的女球證。

帶領雙方球員進場的球證Katharina Gerhard,台灣譯名葛凱玲,是一位來自波恩的21歲法律系交換生,在波恩球會Sportfreunde Ippendorf任職球證。「相信我是唯一一位對賽場狀況有保留的人,但對於台灣人來說則見慣不怪。」因為兩地學系的交流活動,葛凱玲從2018/19的下學期來到了國立臺灣大學修業。她笑說:「我未試過像這一場般如此多跑動,皮球經常在水窪中停下來,賽事完全沒有中斷過。」只是在比賽第33分鐘,葛凱玲因為台北紅獅前鋒引致對方門將受傷而發出紅牌,球賽才一度中斷。儘管賽場狀況以德國標準而言並不合規格,參賽各方亦不會覺得滿意,葛凱玲還是順利為這一場台北紅獅對台灣體育大學的比賽事完成執法,賽果是3:3。面對重重考驗,葛凱玲沒有退縮,因為年僅21歲的她已獲得女子德乙球證資格,在女子德甲亦擔當過旁證工作。

葛凱玲因為這一個交換生計劃,過去一年需要向德國足總請事假,但是她並不想因此放棄了自己的興趣。不過要在台灣的甲組聯賽執法過程並不簡單,第一步是需要申請工作許可。「我輾轉認識了一位台灣的國際足協球證,他在中華足協為我講了好說話;後來經過多次考察,我才可以像在德國般逐級攀升。」

葛凱玲最初在外籍人士的業餘聯賽中執法,「跟我們在波恩的 C級縣級聯賽 (Kreisliga C) 的水平差不多」,之後很快便在更高級的聯賽中出現。最終更在5場「台灣木蘭足球聯賽」(台灣最高級別女子聯賽)比賽中亮相,還有開段提及的男子第一級聯賽。

葛凱玲比較喜歡木蘭足球聯賽:「這個聯賽備受重視,我們更會依足規矩在進場時播放大會音樂和安排持旗手進場。」

台灣之行不止是在體育上令葛凱玲留下深刻印象,就連土地和人民亦然。「難以相信這裏的人有多好、對外來客有多友善。」曾有的士司機在車程上跟她分享水果,她又分享了到台北夜市和在茶園採茶的經歷。「日常不用鎖起單車、手提電話亦不用收起來,如果想截順風車前往訓練中心也不成問題,你不會有不安全的感覺。」葛凱玲同時亦很享受台灣「夢幻般的風景」。

在台期間的溝通亦不成問題:「很多人會說英語,如果你懂得一兩句中文會很高興,不然的話也可以指手劃腳作配合。」

「這是一次很好的生活經驗,之後不管是度假還是實習,我一定會再回來。」許可的話,葛凱玲還想在台灣再為球賽執法,畢竟她早已在這裏獲取了足夠的尊重。

Tolle Geste: Ein DFB-Trikot für den taiwanesischen Schiedsrichter-Ansetzer. [Foto: privat]
Katharina Gerhard(葛凱玲)將一件寫有中文和德文感謝字句的德國足總球證制服贈送給中華足協的球證。葛凱玲本來是女子德乙球證,因為當交流生而到了台灣,並曾在台灣男、女子最高級的足球聯賽中執法。
葛凱玲準備了一件寫有中文和德文感謝字句的德國足總球證制服,贈送給中華足協的球證。
photo: privat

參考資料:
[1] fussball.de
[2] General-Anzeiger Bonn


同類文章:

Deniz Aytekin,艾迪堅,

德甲復賽,球證準備就緒

大家一直以為球證只是副業,其實在疫症之下他們在財政上都受到很大打擊,但當復賽如箭在弦,這些球證又要全速準備就緒、再次向球場內外展現出專業的一面。

德國足球聯賽, DFL, COVID-19, CoronaDE, Coronavirus, 德國足壇停賽, 德甲停賽, 德甲停擺,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Projekt Anderen,

德國足球聯賽的黑色星期五

德國職業足球界曾嘗試力挽狂瀾,但就在這個「黑色星期五」,他們終於繳械投降。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