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在 2021/22 歐聯八強對西甲維拉利爾尷尬出局之後,今季應該「只得」一冠,對於季前寄望甚殷的拜仁來說實在難以接受。

第一問:會不會換掉拿高士文?

看來不會。拿高士文畢竟曾帶領球隊贏過多場具說服力的勝利,他崇尚進攻足球亦是拜仁一眾高層所渴望的,此外這位土生的巴伐利亞人亦在邦內的多個議題發聲(例如防疫政策),擔當了「外交部發言人」的職能。

拿高士文在歐聯出局後這樣說:「一切正常發展的話,我預期會繼續做下去,我會繼續為德甲、為球隊準備下去……無疑今日的出局會令我們失去不少動力,但我會竭盡所能令球員重返正軌。」只不過,德國盃 0:5 大敗於慕遜加柏腳下、聯賽 2:4 負於升班球隊波琴,再加上這次被維拉利爾踢出歐聯,拿高士文仍是有不少壓力。

拿高士文今季的高峰期已在上半季出現

拜仁在歇冬後「跌 watt」,拿高士文曾指出不少球員狀態不在頂峰,事實上他麾下的球隊的高峰已在前半季出現。在那時,阿方素戴維斯會從 4 人防後線的左方推前,再把利萊辛尼推入 half-space,利萊辛尼一度有著好表現;但在歇冬期間,阿方素戴維斯患上心肌炎長期缺陣,利萊辛尼亦全欠狀態,兩者似乎有著因果關係。在歐聯八強次回合主場對維拉利爾,放在右路的利萊辛尼未能構成威脅,活躍程度比左邊的京士利高文更低。與此同時,進攻 Plan B 基拿比同樣已經長期缺態。

由此產生一個重要問題:是不是近期多位球員的續約前景不明朗,導致球員表現不穩?例如較早前確認續約的京士利高文,就是拜仁近期表現最好的一位。相比之下,湯馬士梅拿(德甲近 5 場未有入球)、基拿比(近 6 場只入 2 球)已經低沉了好幾個星期,利雲度夫斯基仍能繼續入球,但除此以外整體表現已經不夠說服力。

拿高士文自然難以開脫——他有意識到球隊開始缺態,但既未能預防亦無力扭轉;但拜仁的高層同樣需要為此負責,例如行政總裁卡恩遲遲未與利雲度夫斯基傾談續約事宜。在今輪歐聯八強的兩次對碰中,拜仁的領銜球員湯馬士梅拿、利雲度夫斯基、甘美治、基拿比都沒有亮眼表現。其中湯馬士梅拿、利雲度夫斯基、基拿比以至門將紐亞都正在與球員陷入續約僵局(四人的合約同樣會在 2022/23 球季之後完結)。

「我曾聽聞拜仁將不能與全部三位(利雲度夫斯基、湯馬士梅拿、紐亞)都續約,因為在財政上已經不可行。」——曾在拜仁與卡恩、沙利咸美錫當隊友的前德國國腳希瑪(Thomas Helmer)在電視台的足球節目上「放風」。(7/4/2022

他(湯馬士梅拿)是球隊的標誌……我確信他會留在這裡(拜仁)掛靴。

拜仁會長海拿接受 Blickpunkt Sport 訪問(11/4/2022)。

第二問:卡恩會是一位合適的總裁嗎?

卡恩穿上訓練服時與穿上西裝時,所說的話有點不同。但他始終對球會的作用舉足輕重,他需要保持克制和耐性。

艾芬堡在電視節目上評論前隊友卡恩在擔任拜仁行政總裁時的處事手法。

拜仁會員在週年大會上公然抗議球會繼續接受卡塔爾航空的贊助,52 歲的卡恩一直迴避因而樹立了不好的形象;甘美治在染疫前表態反對疫苗,卡恩亦幾乎是無動於衷。到了被維拉利爾淘汰出局,卡恩竟然說:「我們不會因此而抱頭痛哭……假如要怪責己方,便只能怪沒有把握到一些入球機會,也沒有創造到更多的機會,但這樣想實在無補於是。」很難想像這些說話會出自昔日的巨頭漢尼斯路明尼加之口,卡恩的冷漠言論再一次激起了火花。

此外,《踢球者》有報道指拜仁的管理層打算將營運方針轉為著重青訓與出售球員。卡恩他們打算集中買進 20 至 22 歲的年輕球員,再通過訂立高昂的合約買斷條款以便在三數年後把他們轉售給富豪球隊。一方面,拜仁的轉向可能是因應當前的經濟大環境,也有可能是因為在德甲已經處於支配地位;但與此同時,一眾高層又似乎無意正視球隊面對的危機與問題。

第三問:沙利咸美錫最終能否做出成績?

另一方面,拜仁體育總監沙利咸美錫推行的球員轉會政策亦一直受到批評,今季亦顯而易見,他購入的球員沒有起到作用——洛卡(Marc Roca)、沙亞(Bouna Sarr)、奧馬李察士(Omar Richards)、沙比薩(Marcel Sabitzer)都幫不上忙,絕不符合成本效益。以這場歐聯八強次回合賽事為例,拜仁的後備席上就只剩下基拿比這唯一一名星級進攻手,除此之外就只有老兵卓普慕亭。

就算拜仁今季收購到烏柏美簡奴,他仍需要時間適應。到了下一季,拜仁將繼艾拿巴後再失去另一防守要員蘇利(免費轉投多蒙特)。沙利咸美錫急需推動新一次重要轉會。現時傳出的目標是來自阿積士的格雲貝治(Ryan Gravenberch)和馬斯奧爾(Noussair Mazraoui),他們無疑有很好的潛質,只是未必可以提供即時補強。

拜仁已投放了大量資金買人,在疫情之下無疑苦上加苦。因此下一輪的交易必需要收效。

夏文評論拜仁的球員買賣政策。

終極一問:拜仁想怎樣走下去?

在現時經濟環境每況愈下的背景下,球隊高層在考慮替換人選時都要思前想後。以利雲度夫斯基為例,拜仁是否需要考慮在季尾把他賣走?要知道現時傳聞中的人選(例如薩爾斯堡紅牛的 Benjamin Šeško 以至史特加的卡拉積錫)都不會算是震撼的重磅收購。

拜仁高層可能先要自問自己,是否已經放棄「每屆歐聯最少打入四強」的定位,畢竟現在主力與替補球員的實力已經出現很大差距,昔日放走的泰亞高艾簡達拿謝路美保定,以至艾拿巴其實都沒有找到相應的代替人選。

參考資料:
[1] Sport Bild (13/04/2021)
[2] SPOX (13/04/2021)
[3] SPOX (13/04/2021)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LewanGO41ski” 超越轟炸機梅拿入球紀錄

2020/21球季最後一個比賽日的最後一分鐘,「轟炸機」梅拿守住49年的德甲單季入球紀錄最終由波蘭前鋒利雲度夫斯基所破。

Social profiles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