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賴堡迎接新球場

歐羅巴公園球場內的通道。(Photo: Badische Zeitung影片截圖)

弗賴堡剛已離開使用了 67 年與經歷了 360 場德甲比賽的主場館。這座位於黑森林入口的球場是德甲的異數,弗賴堡因為球場的設計缺陷,每年都需要入紙申請許可以「續命」;而新球場的容量則提升至 35,000 人,建造費估計達 7,600 萬歐羅。

兩代德甲教練懷緬舊球場

弗賴堡教練史達拉治其實更想另辦一個活動來告別啟用於 1954 年的德萊薩姆球場(Dreisamstadion,取名自流經球場外的德萊薩姆河。球場前稱「黑森林球場」[Schwarzwald-Stadion],該冠名權已於本年屆滿),而不是把告別儀式與一場要全力爭勝的聯賽結合在一起:「我們需要找一個情緒的平衡點。」

這當然不是易事。畢竟弗賴堡已在這裡度過了 22 個德甲球季,史達拉治還知道很多與球隊有關的奠基人物到時都會在場,例如有弗賴堡 1991 至 2007 年的教練芬克(Volker Finke)。

芬克直至現在仍記得德萊薩姆球場初時甚麼都沒有的日子:「我們最初連泛光燈都沒有,部分球員會直接駕車回家淋浴,因為這裡連熱水都沒有。」芬克在位的 16 年期間,球場經歷了三次重大的擴建工程,就算是已過世的前主席 Achim Stocker「都寧願把錢放在球會上」,所以每次球場擴建時就會問:「教練,我們還會留在這裡嗎?」

「我們終於覺得自己像個職業球員。」弗賴堡前鋒彼德臣在首次使用新球場更衣室後的感想。

球場太短,因此會覺得很闊

直至今季,球會仍然要為德萊薩姆球場申請特別的使用許可,皆因球場比規定的短了近 5 米;闊度剛好是符合規定的 68 米,不過南看台朝向德萊薩姆河(譯按:北看台,即主隊球迷區)的一方卻又向下傾斜了將近 1 米。芬克認為:「(球隊)仍總會有空間做組織,但就很難策動快攻,哪管我們後面不斷傳來要求快攻的聲音。」

狹窄的球場令觀眾就坐在教練的頸後,其實四邊看台都十分接近球場,形成一種強烈的氣氛。芬克還說:「你從球場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黑森林,這是十分特別的。」

歐羅巴公園球場因疫症延遲交付,才促使弗賴堡與德萊薩姆球場在 2020 年臨時續約。球迷因此一度以為 2019 年歇冬前對拜仁慕尼黑的比賽將會是德萊薩姆球場的最後一場夜戰。歐羅巴公園球場因噪音與交通問題,被當地法院頒令禁制「踢夜波」,而最新安排則是將德國盃與歐洲賽視為「罕有場合」而獲寬限。

我十分期待新的球場,不過我又已經很懷念舊球場。

史達拉治
德甲第 6 週弗賴堡對奧格斯堡的比賽(3:0)一完結,史達拉治即已流下淚來。史達拉治逐一向球員致謝,然後以 player of the match 身分攀上圍欄、隔著口罩用擴音器與球迷互動盡歡。

疫境 + 新球場負債 弗賴堡仍然錄得盈利

就算 2020/21 球季仍然受疫情影響、加上興建新球場帶來的負擔,我們仍穩建營運兼錄得可觀的盈利。

弗賴堡不單在聯賽榜上展現強勢(暫列第 4),在門票銷售與商業合作上也是一枝獨秀。弗賴堡儘管承擔了新球場建築費用中的 2,645 萬歐羅(其餘 4,050 萬歐羅則從舉債籌得),球會仍可以從出售球員抵銷相關的財務負擔。弗賴堡現任主席 Oliver Leki 這樣解釋:「這有賴長年運作的球員交易政策,還有出售了羅賓確克(Robin Koch)、華迪舒密特(Luca Waldschmidt)、舒禾路(Alexander Schwolow)。」

弗賴堡的新主場歐羅巴公園球場(Europa-Park Stadion)將於第 8 週上演對 RB 萊比錫的首場德甲賽事。與舊主場德萊薩姆球場相比,新主場能接待多 1 萬名球迷。球場更附設 1,800 個商務座位與 20 個包廂,單計最近 18 個月已招攬到 200 個贊助商戶,球場可賣廣告的地方已接近全部租出。

在接下來數星期 I 隊會完全搬入以首任主席命名的 Achim-Stocker 大街,接下來會到 U23 隊(暫時會先在新球場集訓、在舊球場作賽),然後便會考慮女足會否把成年隊與少年隊一併進駐德萊薩姆球場。

球場在上演正賽前還需「執漏」

Europa-Park Stadion Eröffnung SC Freiburg – St. Pauli

聖保利球員送上大賀禮,弗賴堡以 3:0 勝出在新球場的首場友誼賽。弗賴堡選上了聖保利當友賽對手不單是因為雙方部分管理層份屬友好關係,更加是因為兩家球會在價值觀以至管理文化上都有相似之處。

在友誼賽過後弗賴堡便要迎戰 RB 萊比錫。儘管論競技、論籌辦、論氣氛都已經做得很好,在正賽上演前還需要做一些事情。在賽前一天的星期五,球場將會緊急重鋪草皮,皆因踢完一場友賽已發現草披過於鬆散,差不多所有角落都會見到「爛地」。此外還要修理一下開賽約一小時後便出現問題的泛光燈,還有連 15,000 名觀眾都應付不來的流動通訊接收。

這些問題相比起重建球場歷來的種種挑戰,弗賴堡主席 Oliver Leki 認為只是「小兒科」——回想起 2013 年初步選出了 25 個候選新址,還有 2 年後的市民公投——假如當時公投否決了新球場方案,將會大大阻礎球會的發展。新球場自 2019 年 3 月奠基以前經歷建築上的難題以至受疫情影響進度,現時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弗賴堡市長 Martin Horn 就高度贊揚這座坐落於機場與大學之間的可持續發展球場:全球最大型的球場上蓋太陽能板系統將於 2022 年初完成搭建、利用鄰近工廠垃圾發電的暖氣系統、以電池取代柴油的緊急供電系統、144 個輪椅位,以至在球場範圍內推廣電動交通系統。

根據現時的規定,歐羅巴公園球場的 34,700 個座位在迎戰 RB 萊比錫時只能開放其中的 20,000 個,但觀乎對聖保利的友賽,僅是 15,000 名觀眾已能在這個未算大的球場內製造出真正的足球比賽氣氛。在友賽梅開二度的意大利中場基科(Vincenzo Grifo)說:「被換下步回看台的一刻,氣氛好極了。面對萊比錫時我們會全力以赴,期望與球迷一起延續(舊、新主場連贏兩場 3:0 的氣勢)下去。」

參考資料
[1] kicker (25/09/20221)
[2] Süddeutsche Zeitung (26/09/2021)
[3] kicker (12/10/2021)
[4] kicker (07/10/2021)


green football field

史達拉治執教弗賴堡將進入第11季

弗賴堡繼續默默等待重返歐賽的機會,會方亦一如所料與當下的「德甲最長命教練」史達拉治續約。

Joe Bryant and his Lego Bundesliga stadiums, LEGO, LEGO stadiums, AwayDayJoe, Opel-Arena, Weserstadion, WWK-Arena, 德甲球場, 德國聯賽球場

英國小童用LEGO砌出德國足球場

純用球迷角度看的話,送禮送到入球場的行程比砌球場來得更有吸引力,但要做送禮勤首先還須不斷備禮。

再見星期一

賀芬咸、利華古遜繼2013年「幽靈入球」後再次合演歷史性的一仗,為短命的「德甲週一場」寫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