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小童用LEGO砌出德國足球場

Joe Bryant and his Lego Bundesliga stadiums, LEGO, LEGO stadiums, AwayDayJoe, Opel-Arena, Weserstadion, WWK-Arena, 德甲球場, 德國聯賽球場 曬場。(Photo: [email protected]

早前 Lego(樂高)推出適合 16 歲以上用家的英超球會曼聯主場——奧脫福球場的模型,「紅魔」球迷自然趨之若鶩。但其實在英國當地,有一位 11 歲小學生多年來一直利用散裝的 Lego 塑膠積木「在家工作」,已砌出了超過十個足球場的大模型。更有趣的是,這些球場竟然絕大多數都是德國聯賽球會的球場。現在歐洲疫情導致各大聯賽停頓,既然大家暫時無法在球賽直播中看到這些球場,不妨嘗試細心欣賞這位小朋友一手搭建出來的傑作。

Joe Bryant 是一個住在英國南部克勞利(Crawley)的 11 歲男孩,嗜好是砌 Lego 模型。這本來沒甚麼值得報道的地方,但是這位就讀小六的男生立下了志願:用 Lego 砌出所有德甲和德乙球場的模型。Joe 的行動令網上的球迷為之哄動,他會在自己的 Twitter 帳戶和 YouTube 頻道與球迷聯誼、發佈正在建造的模型影片。

Joe 與德國球場結緣,始於一次在土耳其的暑假之旅。「我遇上了一班德國球迷,還跟他們看了幾場德國聯賽。自此我興起了一個念頭,用 Lego 砌出德國的球場。」於是首個項目--慕遜加柏普魯士公園球場(BORUSSIA-PARK)誕生了。

Joe 回憶起初次用 Lego 砌出球場模型,大約是 7 歲的時候(譯按:另有報道指是 5 歲):「我很喜歡球場,於是開始了砌看台、設計自己的球場。」他的父母則把製成品的照片和影片放到網上,結果引來極大迴響。傳媒開始注意到他,還有些德國的球會邀請他帶同模型造訪真的球場,他就因此到過了史浩克紐倫堡科隆等地朝聖。

在最近的一次德國之旅(2020 年 2 月),Joe Bryant 把自己的模型帶到了哈化柏林的奧林匹克球場朝聖,而哈化會方亦決定收下這座模型作永久保存。

「能讓球迷看到我的作品,實在美妙。不少球迷會為模型拍照。」Joe 愉快地說。他覺得最好的一次經歷出現在緬恩斯(Opel-Arena),他的模型放在球場的草場中,自己則接受電視台和球場的大會主持訪問,得以介紹自己的製成品。「學校裡的朋友都顯得很妒忌。」

“I took my Lego Stadium to Mainz!!!”

繼波琴(Vonovia Ruhrstadion)、哈化柏林Olympiastadion Berlin)、弗賴堡(Schwarzwald-Stadion)後,Joe 現正動用過千件塑膠積木搭建史特加的平治球場(Mercedes-Benz Arena),而直至目前為止 Joe 做過最大的球場是雲達不來梅的韋沙球場(Weserstadion)。

歷來最大工程:雲達不來梅Weserstadion

當時網上的 fans 曾向 Joe 建議砌出拜仁慕尼黑安聯球場(Allianz Arena,譯按:Lego已擁一個自家的安聯球場模型,屬於 Günzburg Legoland 的長期展品。)、多蒙特伊杜納信號公園球場(Signal Iduna Park)、雲達不來梅韋沙球場,最終 Joe 選了後者。

Joe「興建」韋沙球場動用了 3,300 件塑膠積木(譯按:Lego 推出的曼聯奧脫福球場模型內含 3,898 件塑膠積木),耗時約 5 個星期。韋沙球場對Joe 來說挑戰不小,因為他本人未到過現場,但是他從球會和球迷處收到不少照片和資料,都有助他減輕負擔。

除解決了球場內部的問題外,還有一個小問題——那些佈滿球場外圍的太陽能板.該用哪一種顏色的積木?「我曾聽說有陽光照射時它們呈藍色,但當天陰時,它們又會變成灰色。」結果 Joe 決定多數用藍色,小部分用灰色。「這樣看起來會明亮些,我希望還可以吧。」

Joe Bryant 有一次向大家請教:弗賴堡黑森林球場的座位該用上哪一種綠色?

話說回來,為甚麼一個住在英格蘭、追捧英甲葉士域治(Ipswich Town)的小孩會迷戀上散佈在德國境內的球場?「氣氛比英格蘭好得多了。」Joe 這樣解釋:「德國的足球比賽更刺激,德國的球場都很獨特和令人讚嘆,球迷亦叫得更響;在英格蘭,有不少球場看起來都是差不多的,有少許沉悶。」

最新挑戰:史特加 Mercedes-Benz Arena

最近 Joe 應一位史特加球迷朋友的請求,展開了平治球場的計劃。Joe 首次會在模型的大看台中加入球員通道,而且觀眾席會是歷來所有模型之中最大的。「因為觀眾席上會出現 “STUTTGART” 字樣,要將每一級弄大一點才會看起來像真一些。」此外球場的上蓋也為 Joe 帶來了挑戰。「因為我自己未到過這個球場,我需要收集一些近期的照片。我父親寫電郵給史特加會方,他們慷慨地回寄了數張照片給我。此外史特加的球迷也很幫忙呢。」

不只史特加球迷萬分期待著,就連 Joe 自己也希望能在三月份完成,但看來還需要有些耐性:「我需要一些特別的部件,那是我在英國找不到的。有些是在德國,又有些是在荷蘭,但要送到來還要再等一會。」

在準備下一個前往德國的旅程前,這位年輕的模型大師還得處理一個正常 11 歲小孩要面對的日常作業。Joe 在 Twitter 上交代了一句:「抱歉,這個星期要暫時停工了。」事關他要為幫手籌備在學校演出的《綠野仙蹤》,但是過後 Joe 又會重返他的工地繼續努力。

同場加映Joe首次在網上發佈的Lego普魯士公園球場影片,影片中的他最多應只有9歲。
2020 年 11 月進度更新

參考資料:
[1] Stuttgarter Zeitung (16/03/2020)
[2] Zeitungsverlag Waiblingen (26/02/2020)
[3] Die DeichStube (19/11/2019)

(本文除哈化柏林的影片外,其餘影片、圖片皆屬 Joe Bryant 的 Twitter 帳戶YouTube 頻道所有。)


弗賴堡迎接新球場

弗賴堡已離開使用了67年、位於黑森林入口的德萊薩姆球場。弗賴堡因為球場的設計缺陷,每年都需要「拿permit續命」;新主場歐羅巴公園球場則容納到35,000人,估計耗資7,600萬歐羅。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