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法蘭克福

2020/21 德甲第 22 週,法蘭克福主場 2:1 擊敗新科六冠王的榜首拜仁慕尼黑,聯賽榜暫列第四,落後拜仁 7 分。(Photo: Twitter/Eintracht)

法蘭克福主場擊敗拜仁慕尼黑之後,已經錄得連續 11 場不敗(9 勝 2 和),在聯賽榜只因得失球差不及連續 8 場不敗的禾夫斯堡而屈居第四。在第 22 週法蘭克福迎戰拜仁之前,傳媒的焦點只集中在聯賽射手榜首兩位的對決——利雲度夫斯基在賽前已射入 25 球,安達施華(André Silva)則以 18 球排第二。但是安達施華在賽前才告受傷退賽,而法蘭克福最終仍順利從疲兵拜仁身上將連勝紀錄增至 5 場,賽後出版的新一期實體版踢球者封面用上「神奇的法蘭克福」(Magische Eintracht)去形容這支由赫達第三季執教的奇兵。

安達施華與赫達的「雙十號」陣式

赫達今季開始常用的「雙十號」陣式。(Photo: #[email protected] 比賽報告網頁截圖)

踢前鋒出身、現任法蘭克福體育董事的波碧(Fredi Bobic)指出安達施華並不是正宗九號球員,只不過「他身上集合多種才能,雖非全部達至世界級,但都是十分出眾」。安達施華很有技術和組織能力,還有似是從滾軸溜冰而得來的靈巧(安達施華小時候在葡萄牙有玩十分流行的滾軸曲棍球,還幾乎因此而放棄了足球),加上法蘭克福現在採用「雙十號」的打法,而安達施華的角色是在兩個十號球員前打得再前一點的那一位,結果球員與球隊都如魚得水。

教練赫達是從去年十二月開始轉打「雙十號」陣式,而安達施華與日本隊友鎌田大地的互動則構成了法蘭克福進攻上的重要元素。不過他們二人靠的不是語言上的溝通,更多像是靠心靈感應。鎌田大地如此樣形容:「談語言的話,不就是爛的英語與爛的德語罷了,球場上其實沒有甚麼交談;但情況實際上是:如果我見到前面有空位,而我傳去那裡會製造到威脅的話,接下來就會發現安達施華原來一早已經走了進去。他的走位十分好,我們都擁有同一種觸覺。」

除了鎌田大地之外,另一個「十號仔」尤尼斯(Amin Younes)都很能配合到安達施華。除此之外還有高斯迪,他自前鋒祖域(Luka Jovic)從皇家馬德里回歸後就持續在左路發威。法蘭克福有這一套包羅萬有的中前場組合,祖域亦不得不甘於暫時擔當赫達手中的一張後備皇牌。

Bundesliga: Jović, Silva, Kamada & Kostić – Frankfurt’s New Faboulus Four (05/02/2021)

後防一對「BB 級」孖寶

此外還不得不提法蘭克福的後防線。杜達(Tuta)與尼迪卡(Evan N’Dicka)就是當今德甲最年輕的後防組合,連 RB 萊比錫 的干拿迪(Ibrahima Konaté,21歲)+烏柏美簡奴(22歲)的組合都及不上。

尼迪卡雖然只得 21 歲,但已有超過 60 場德甲經驗。今季季初他因傷癒不久而一直做後備,但在復出一戰對 RB 萊比錫(第 8 週主場打和 1:1)之後赫達便大讚:「他就是那種非要放入場不可的球員。」杜達同樣只得 21 歲,但自取得正選以來一直表現得很成熟。當然要與季中離隊返回阿根廷的阿巴咸(David Abraham)相比的話杜達顯然在穩定程度上會有所不足,亞巴咸本來在德甲是其中一位表現得最好的中堅,杜達不論是單對單成功率(56.9% vs 63%)抑或最高段速(31.46km/h vs 34.66km/h)都及不上前輩,而負責看守住這兩位「BB 後防」的就是正中堅軒迪列加。早前軒迪列加更邀請他們兩個一起「遊直昇機河」,促進彼此了解。在他們戰勝了好幾隊積分榜中下游位置的球隊之後,接下來就要面對真正的勁敵--拜仁慕尼黑。

「(今年)若計錦標數量的話,拜仁自然是當今最佳的一隊;但若論到場上表現的話,2021年我們才是最好的。」--法蘭克福門將查普在賽前接受雜誌訪問。

大戰前夕施華受傷,「雙十號」陣式威力依然

安達施華在對陣拜仁前才因傷避戰,鎌田大地前面沒有了安達施華左穿右插唯有靠自己走位,12分鐘接應左路高斯迪的傳送先開紀錄。31分鐘輪到另一個「十號仔」尤尼斯當主角,為主隊射入「世界波」一度將紀錄拉開至 2:0。下半場疲兵拜仁雖然有利雲度夫斯基追回一球,但後方欠缺了湯馬士梅拿基拿比的支援始終獨力難支,最終仍以1:2見負。

身為座上客的路維看得出拜仁踢得有多吃力,尤其是在上半場:「拜仁與其他歐洲強隊都差不多要面對同一堆問題--比賽太多、訓練太少、壓力太大。」

尤尼斯則幾乎以一己之力摧毀拜仁。這位 27 歲的球員差不多參與了所有具威脅的攻勢,更在路維面前射入 2:0 的一球,要知道連同這球尤尼斯今季在正式比賽中只射入過 4 球而已。路維認為尤尼斯今場最令人振奮之處是「終於找回了自己的節奏」,並重申尤尼斯是一位最擅於處理單對單的球員。

尤尼斯其實是 2017 年洲際國家盃冠軍隊成員,對上一次代表德國隊出賽已經是 2017 年 10 月世界盃外圍賽對阿塞拜疆。路維今次盛讚尤尼斯,難免令外界猜測這位只有 5 頂「喼帽」的球員有機會重返國家隊,甚至出戰歐洲國家盃

法蘭克福多年來致力消弭種族歧視,今場主場對拜仁的比賽是 2020 年 2 月 19 日哈瑙恐怖襲擊慘劇一週年後的首場比賽,法蘭克福球員出賽前都穿上印有受害者姓名和容貌的上衣以示悼念,尤尼斯在射成 2:0 之後更跑回後備席取回上衣再向鏡頭展示。

神奇教練:每次有轉工傳聞總會提起我

在這場比賽前,多蒙特已經公佈下季將從慕遜加柏邀請教練馬高羅斯過檔,接替早前被解僱的法夫利。馬高羅斯留下的空缺隨即引來各方揣測:從瑞士超聯冠軍年青人的 Gerardo Seoane,到奧甲班霸薩爾斯堡紅牛的 Jesse Marsch,以至雲達不來梅哥菲特有傳是考慮中的繼任人選

當赫達亦被問到自己會否考慮轉投慕遜加柏時,這位神奇教練只是淡然回應:「每當某處有石頭掉中了人,又或者當有教練要離隊,大家總會拋出一大堆可能的名字出來。今次又有我的名字了,還可以吧。」正如法夫利早在去年開始受抨擊時,赫達的名字已經有人提及。但是:「我還會在法蘭克福,亦只會為法蘭克福做事。」

參考資料:
[1] Süddeutsche Zeitung (20/02/2021)
[2] 11 Freunde (19/02/2021)
[3] Sport1 (18/02/2021)
[4] Sport1 (22/02/2021)
[5] Sport1 (18/02/2021)

拜仁彈入再彈出世冠盃的瘋狂11日

應屆歐洲冠軍拜仁慕尼黑在2020年世冠盃決賽以1:0擊敗來自墨西哥的堤格雷斯,一年之內贏得第六個冠軍榮銜,只是這次六冠之旅極盡曲折離奇。

拜仁體系面臨的挑戰

弗賴堡已在聯賽五連勝,寫下隊史的新一頁。弗賴堡教練史達拉治對此曾表示「沒有甚麼特別」,但當再看看接下來的對手就有趣了:聯賽五連勝的弗賴堡,面對聯賽、盃賽兩連敗的拜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