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彈入再彈出世冠盃的瘋狂11日

(image: Twitter/FCBayern)

應屆歐洲冠軍拜仁慕尼黑在 2020 年世冠盃決賽以 1:0 擊敗來自墨西哥的堤格雷斯(Club Tigres),一年之內贏得第六個冠軍榮銜(2019/20 德甲、德國盃歐聯;2020 年德國超級盃、歐洲超級盃、世冠盃),成就媲美 2008/09 球季的巴塞隆拿。在應付聯賽期間飛到中東踢世冠盃本已夠奔波勞碌,拜仁在這 11 天的四場比賽期間更經歷了飛機滯留、主力因私事因染疫而避戰,繼而引發隔空罵戰,最終只能在大風雪下與護級份子打成平手,為這段瘋狂的六冠之旅加入大量插曲。

2月5日,德甲第21週,賽後拜仁被困柏林機場

柏林小勝哈化 1:0 之後,拜仁慕尼黑球員趕快離開披雪的奧林匹克球場,朝啟用不久的新柏林機場(BER)進發。編號 QR 7402 的航班原定 2315 起飛--事後拜仁沒有提供確實原因,但據報飛機因為在寒冷天氣下「解凍」(為機身噴灑防止結霜的噴劑)需時,而其實每晚 0000 至 0500 只有政府、郵政等特殊航班才可以在 BER 升降,結果到飛機準備好時,已經是 0003,機場方面依例拒絕飛機起飛,球員都需要留在機上乾等。

這為拜仁競逐接下來的錦標增添了不少麻煩,事關飛機就算如期起飛,按原定計劃都需要先飛回慕尼黑;加上因為航班延誤,機組人員需要換更。到了早上 0915,航班才在慕尼黑再次起飛飛往卡塔爾的多哈,全程本來只需 5 小時 40 分鐘。

2月11日,世冠盃決賽前梅拿確診

拜仁到達多哈後,在星期二的世界冠軍球會盃(FIFA Club World Cup,香港簡稱世冠盃)準決賽以 2:0 擊敗非洲歐軍開羅艾阿里(Al Ahly),這是拜仁自 2020 年 9 月的德國超級盃後首次在非閉門的環境下作賽,但隨後拜仁就接二連三受到驚嚇:先有謝路美保定因私人理由提前離隊回國(與一星期前才分手的前女友自縊身亡有關),及後輪到湯馬士梅拿兩次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需要搬到另一家酒店接受隔離,亦代表梅拿的六冠之旅提早完結。

第一輪檢測的結果叫人驚訝--全隊就只得梅拿驗出病毒,於是梅拿獨自再多做第二輪檢測,今次卻是陰性,當進入第三輪需時較長但結果會更可靠的實驗室檢測,梅拿再次驗出呈陽性。國際足協不得不把梅拿隔離,然後為其餘的球員再安排多一輪檢測。當再找不到其他確診個案後,世冠盃決賽才得以在星期四晚上如期舉行。

梅拿其實沒有出現相關徵狀,但隔離始終帶來了很大的失落感。這位前國腳本來想在場上與隊友一起慶祝獲得個人的第 28 個錦標,最終卻只能獨自在酒店房間的電視機前為隊友打氣。

拜仁在世冠盃決賽面對中北美洲冠軍堤格雷斯,湯馬士梅拿缺陣對拜仁的影響著實不小:拜仁控制了大局,但總是未能換來入球,上半場先後有甘美治入球被 VAR 判為無效與利萊辛尼射中門楣。直至下半場才由柏華特接應利雲度夫斯基頭球射入奠勝一球。甘美治總結說:「今次任務艱巨,但我會認為我們是值得獲勝的一方。」

儘管拜仁締造出歷史性的成就,但球員根本沒有時間慶祝。利雲度夫斯基說:「我們要返回慕尼黑了,或者可以在機上慶祝一下吧。」

Bayern Munich v Tigres UANL | FIFA Club World Cup Qatar 2020 Final | Match Highlights

2月12日,「太空人」梅拿引發論爭

據圖片報報道,因為梅拿一定不可以乘坐一般航班,拜仁特地為他另行安排乘坐私人飛機回國;加上卡塔爾沒有要求執行原地隔離,梅拿在星期五晚已經可以返回德國,幾乎與拜仁大隊同步抵達。 根據巴伐利亞州的規定,病人需要即時進行 10 日隔離,再等有陰性檢測結果才可以「出監」(而非根據德國足球聯盟 [DFL] 的規例,從出現病徵起計隔離至第 14 日)。梅拿因此最少會錯過德甲第 21、22 週對比勒費爾德與法蘭克福的賽事,加上因隔離導致缺席操練,2 月 23 日作客拉素的歐聯十六強首回合比賽亦沒有可能復出。

湯馬士梅拿星期五返回德國步出專機一刻,可見身穿全副防護裝備,德國網民以至傳媒都紛紛以「太空人」(Astronaut)來形容梅拿的這一身裝束。

德國社會民主黨(SPD)政客兼藥物學家、衛生經濟學家 Karl Lauterbach 就質疑已經確診的梅拿為甚麼會選擇乘坐私人飛機回國。Lauterbach 表示:「我們不建議國民展開非必要的出國行程,國際足球比賽正正無視了相關措施,而國民亦不希望因為涉及上百萬的電視轉播收益而出現雙重標準。」

在第 21 週拜仁對比勒費爾德的賽前記者會,費歷克意外地對 Lauterbach 隔空發炮:「Lauterbach 先生總喜歡評這評那,我不能再忍受那些所謂專家的悶蛋評論,我本來以為專家、政客是要想出策略,去令大家在漆黑的隧道中望得見曙光」

2月15日,德甲第22週,拜仁雪戰僅得一分

拜仁回到受寒流侵襲的德國,首場聯賽獲 DFL 安排在星期一踢夜場,對手更是位列第 16 的升班馬比勒費爾德。比勒費爾德在上一週對雲達不來梅的比賽便因大雪而取消(已訂在 3 月 10 日補賽),到了這個星期一,德國的寒流未止,有一條位處德、捷邊境的小村更錄得零下29度的超低溫。

在上半場,似乎連天氣都站到比勒費爾德那邊--安聯球場鋪滿積雪,拜仁球員踢得十分艱難;反觀比勒費爾德則做到很有紀律的防守,更憑新借來的華納(Michel Vlap)與後衛派柏(Amos Pieper)射成 2:0 完上半場。派柏說:「我們在上半場就好像贏盡了全部的單對單比拼,這樣十分重要。」

但隨著大雪漸止,球場可以在中場休息期間清理積雪,就連拜仁助教謝蘭特都落場幫手,拜仁球員因此可以在草地上踢回本來的水平。派柏如此形容:「我們在半場時計劃好照上半場那樣踢下去,但拜仁很快就證明了他們為甚麼是拜仁。」

我會接受大家的祝賀。雖然沒有(把領先優勢)保到最後,但這就是世界冠軍拜仁慕尼黑,一支好得難以想像的隊伍。

比勒費爾德前鋒法比安高路斯(Fabian Klos)賽後接受訪問

拜仁在下半場先有利雲度夫斯基追回一球。比勒費爾德一度拉開成 3:1,但拜仁自此不斷施壓,終由杜利素與阿方素戴維斯入球追平。在賽後的記者會上,費歷克顯得態度軟化,並希望能與 Lauterbach 交流:「疫情為大家都帶來很沉重的負擔,令所有人焦躁……最重要還是大家要同心協力。」

(最新發展:Lauterbach 已經與費歷克約好對談,而在此之前 Lauterbach 亦已與華斯基對話過。)

比勒費爾德最終保住一分,少踢一場之下與哈化柏林同得 18 分而屈居於第 16 位,但比勒費爾德已成為安聯球場啟用以來第三支可以在拜仁身上取得三個或以上入球的升班球隊,而費歷克亦暫時逃出接掌拜仁以來的第六場敗仗,敗仗數量暫時仍然比所獲得的冠軍次數還要少。

FC Bayern München – Arminia Bielefeld | 3-3 | Highlights | Matchday 21 – Bundesliga 2020/21

後記:2月16日

傳出離隊多時的艾拿巴終於在記者會上宣佈季尾離開拜仁。而拜仁亦早有準備,體育總監沙里咸美錫在上週末已在圖片報訪問中承認 RB 萊比錫中堅烏柏美簡奴(Dayot Upamecano)下季來投。這些人事變動要到新球季才會實現,而拜仁目前先要面對的是陣容殘缺的問題:梅拿仍在隔離、早前確診的哥列斯卡與查維馬天尼斯歸期未定、受私事困擾的謝路美保定雖有復操但仍未決定幾時重返賽場,加上腿筋受傷的基拿比……儘管難得一遇的世冠盃行程已經完結,德國盃亦已早早出局,但在這個疫症籠罩下的濃縮球季之中,對於仍要征戰歐聯的拜仁而言,每個月都可以說是魔鬼賽程。

參考資料:
[1] RP-online (06/02/2021)
[2] Süddeutsche Zeitung (06/02/2021)
[3] Sportbuzzer (11/02/2021)
[4] Sportbuzzer (11/02/2021)
[5] Sportbuzzer (15/02/2021)
[6] Bild (14/02/2021)
[7] kicker (15/02/2021)


FC Bayern Erlebniswelt in München, 拜仁慕尼黑, Projekt Anderen

拜仁慕尼黑七年兩膺三冠

從未有一支球隊可以取得如此壓倒性的勝利:歐聯十六強兩回合7:1淘汰車路士、八強8:2狂數巴塞隆拿、四強3:0勝里昂,拜仁慕尼黑決賽面對坐擁尼馬、麥巴比、迪馬利亞三叉戟的巴黎聖日耳門依然一球不失。

拜仁體系面臨的挑戰

弗賴堡已在聯賽五連勝,寫下隊史的新一頁。弗賴堡教練史達拉治對此曾表示「沒有甚麼特別」,但當再看看接下來的對手就有趣了:聯賽五連勝的弗賴堡,面對聯賽、盃賽兩連敗的拜仁。

A poster of Thomas Müller in Marienplatz, München, 2013. 湯馬士梅拿, 慕尼黑, Projekt Anderen

歡迎收聽 Radio Müller

梅拿對拜仁慕尼黑的影響力有多大,也可以從數據中看到:2019/20球季錄得21次助攻,是德甲可考的最高紀錄。這還要考慮到季初梅拿在尼高高華麾下並不受重用,直至費歷克暫代教練後才出現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