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盃十六強:德國行人止步

(Photo: facebook/Mats.Hummels)

對匈牙利未能取勝,可以推說是幸運童子不在場,但十六強負英格蘭就連欠運也談不上。

F 組最後一輪--德國驚險出線(德國 2:2 匈牙利)

在歐國盃 F 組第二輪的比賽中,匈牙利球迷已不斷在法國球員麥巴比、簡迪、普巴等觸球時扮猴子叫;在再早一輪對葡萄牙的比賽,現場也有不少記者、攝影師報稱球場有不少針對種族與同性戀的侮辱行徑,就連希特拉式敬禮都出現過。來到第三輪德國對匈牙利,哥列斯卡射入追平 2:2 的一球。他朝匈牙利作客球迷區,用雙手砌出一個心形。哥列斯卡隨即獲封為「有心的 Man of the Match」。

今場的另一則網上熱話則源自與現場情況近似的「費斯禾達天氣」。1954 年,西德在隊長費斯禾達帶領下在世界盃決賽擊敗匈牙利。據費斯禾達基金網頁的解說,這位傳奇隊長因為在二戰期間患上瘧疾,難以在炎熱天氣之下作賽。(詳情可參閱另一篇

匈牙利、下雨天……還有人會想起這位小朋友。他就是 2003 年在 “Das Wunder von Bern”(港譯《愛的十二碼》)飾演名宿拉恩的幸運童子的 Louis Klamroth。

「只有他在才可以擊敗匈牙利」已長大成人的 Louis Klamroth 在賽後發出的帖文這樣寫:「今天我不在場內啊。」

十六強出局--英格蘭 2:0 德國

當英格蘭對德國的十六強比賽完結,15 年掌管德國隊生涯隨即完結的路維匆匆離場。他上前恭賀英格蘭教練修夫基與助教、又與幾位高層握手過後,便消失於通道之中。

德國在落後 0:1 時本有機會追平,但一度被路維棄用、直至歐國盃前才重新入選的湯馬士梅拿在第 81 分鐘把夏域斯精心助攻的一球射往柱邊出界。

場上的主將都已欠缺力量和自信,路維唯有啟動後備席上無所畏懼的年輕人,只是換人已經來得太遲--梅斯亞拉在補時 2 分鐘才登場,就算路維的換人手勢做得有多大,都顯得欠缺了說服力。

這個畫面反映了德國在今次歐國盃呈現出的問題。當其他隊伍在落後之下都可以自行調節、重新穩定下來,德國隊則始終欠缺了這套根底。侯姆斯賽後這樣說:「我們有很強的團體精神,很好的隊伍結構。我們並非坐以待斃,但我們被淘汰了,因為我們未能一同經歷足夠的成長。」

侯姆斯這次的分析頗為正確。今次不像 2018 年俄羅斯世界盃,與球員欠化學作用、缺乏團隊精神、過份自我都無關係,那是源自更深層的問題。

德國隊大賽失利背後的深層問題

在 2018 年世界盃出局至今三年,路維卻指望在兩週半內做好所有備戰工作。他為三後衛陣式再引入新的系統,安排甘美治踢右中場,又把梅拿放在 half space。路維一直在尋找進攻與中場的最佳組合,一些具備天份的新秀就只能在這些散亂的工地上尋求發展。

他們試遍了所有方法,就連身處有 45,000 名球迷坐鎮的溫布萊球場仍在試:哥列斯卡積極拼搶,尤其在比賽初段,差不多到了過度參與的程度;卻奧斯繼續做他的控球大師,最前面的夏域斯出盡渾身解數力圖避過出局的命運。

但整體來說,就是沒有起到甚麼作用。不只是對英格蘭的時候,就算分組賽對法國(0:1)與匈牙利(2:2)亦如是。撇除對葡萄牙一役(4:2)不計,這支德國隊看起來總覺得給分割成前、中、後三段,三者之間沒有產生出甚麼效果。這種三不像的混合體在如此高層次的比賽中可不能蒙混過關。

我不認為這套三後衛陣式在防守上提供到足夠的穩定性。

德國 U21 隊教練觀斯的賽後評論

路維賽後還是走出來接受訪問,履行當教練的責任:「我們隊中還擁有一些年輕球員,他們會在今次大賽中獲取經驗。當 2024 年輪到德國主場舉辦歐國盃的時候,他們在年齡與經驗上都會處於巔峰狀態,到時候有很多東西會值得大家期待。」

不管事後發展如何,已確定歐國盃後接手教練一職的費歷克都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參考資料:
[1]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24/06/2021)
[2] kicker (30/06/2021)
[3] kicker (29/06/2021)

葡萄牙 2:4 德國——不變中有萬變

德國無疑藉著今場4:2大勝衛冕冠軍提升了自信心,但最後一場分組賽面對匈牙利,預計德國需要再作調校。

費斯禾達(1920-2002):非一般的西德足球傳奇

歷史學家Joachim Fest說過西德有三位奠基者:政治上有首任總理阿德諾,經濟上有經濟之父艾哈德,精神上則有西德男足隊長費斯禾達。

Julian Draxler, 達斯拿, Projekt Anderen,

三後衛哲學暨路維精神分析

路維經常執意擺出三後衛陣式,一直為人詬病。他要面對的兩難是:又想要穩定又想要進取,但現時德國隊可用的人腳仍未有足夠的資質去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