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後衛哲學暨路維精神分析

Julian Draxler, 達斯拿, Projekt Anderen,

路維經常執意擺出三後衛陣式,一直為人詬病。他要面對的兩難是:又想要穩定又想要進取,但現時德國隊可用的人腳仍未有足夠的資質去應付。

路維在 2010 年帶領德國在世界盃獲得佳績,但他仍想在戰術上再有所發展,於是開始鑽研現在球壇已甚少人使用的三中堅陣式。那時候路維向意大利一家小球會的教練討教,對方已從事多年的現代三中堅實驗。(因為這次技術交流需要保密,這位專家的姓名暫且略去不提)

這位專家在交流前先問清楚路維:「你準備好出錯了沒有?」

路維在 2011 年 11 月友賽烏克蘭首次使用三中堅陣式時,已體會到這個提問的真諦:球員操作起來顯得雞手鴨腳,半場已經落後 1:3(全場 3:3)。

比賽理念不在乎陣式

九年後德國在歐國聯分組賽再遇烏克蘭(2020 年 10 月 10 日,歐洲國家聯賽分組賽),這次路維小勝 2:1。但隨後即引爆出路維在戰術上是否太固執的爭論。例如路維昔日愛將舒韋恩史迪加便公開支持踢回四後衛,更在擔任電視球賽評論員時發出「再也認不出這支國家隊」的論調。

路維在備戰接下來對瑞士的歐國聯比賽(10 月 13 日),收到有關戰術的提問比平時的都要多。已踏入 60 歲的路維只是說:「在我們的比賽理念中,陣式並不緊要。」最重要是排出來的正選球員能夠快速把球推入對方的危險地帶。

路維成為惹火尤物

不論是國家隊以至德國足總的層面,路維都變成引起「公憤」的對象,例如在較早前(10 月 7 日)友賽土耳其,路維就派了一支 II 隊參賽。沒錯,路維固然無力改變賽程,但觀眾無疑亦有權喊悶。

有關三中堅的爭論,現時仍比較像意氣之爭多於事實討論,始終仍未觸及到路維面對的問題核心所在:不論踢三中堅還是四中堅,他都是缺乏了防守上的人才;路維試踢三中堅是 2018 年世界盃慘敗後的反動,但他在要求兼顧穩定與進取的同時,手上其實並沒有合適的球員

自路維在 2019 年 3 月一次過把侯姆斯、謝路美保定、湯馬士梅拿逐出國家隊後,德國踢了一共 14 場國際賽,當中路維有八次踢三中堅、六次出四後衛。路維被認為固執,大有可能是因為疫症停賽期後路維一連四場都擺出三中堅之故,此外路維亦指出國家隊沒有太多訓練時間去試其他組合。

德國在疫症停賽期後首五場賽事的正選陣容。(Photo: kicker 網頁截圖)

路維本來可以簡單一點回歸四後衛,但首先他現在砌不出世界級的雙中堅組合,其次還要考慮他在俄羅斯的慘痛經歷:墨西哥教練奧蘇里奧(Juan Carlos Osorio)在分組賽贏出首場後已說早在六個月前看穿了德國的套路。德國自 2017 年洲際國家盃起至世界盃分組賽出局共踢了 13 場比賽,當中有 10 場的正選名單是排出了 4-2-3-1 的陣式。

路維在對戰瑞士前表示「我希望踢歐國盃時可以來得更靈活。」這支德國隊可以大部分時間踢回四後衛,但如果在 EURO 遇上以防反著稱的世界盃冠軍法國隊,三中堅則有可能有用武之地。如上面所講,路維引進三中堅踢法很大程度是受到世界盃失利的影響:那時候的德國隊一旦失去控球就往往頓變中門大開;但三中堅為龍門提供了掩護之餘又對兩邊翼衛的攻防能力有很高要求,路維暫時仍未有這方面的能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左路的夏斯頓堡(Marcel Halstenberg)與右路的高路斯達文(Lukas Klostermann)都是穩固的閘位球員,當中高路斯達文更兼具了速度,但他們都沒有很高的創造力,所以 RB 萊比錫教練拿高士文要改踢三中堅時,一般只會安排他們踢正中間的位置。

翼衛如果本身又擁有單對單的過人能力,配合三中堅就更能發揮功效,但現時路維陣中唯一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叫甘美治(Joshua Kimmich),而他在國家隊中主責防中位置。

以上又引申出另一個有關資質的問題:三中堅陣式本來要求正中堅在有需要時推上中場參與組織,但魯迪加(Antonio Rüdiger)、堅達(Matthias Ginter)都不是這類球員,暫時只剩餘蘇利(Niklas Süle)尚有發展下去的可能。另一方面,甘美治以至卻奧斯都會經常墮後到後防線之後策動攻勢,當中場間歇出現進攻樞紐缺席、配以欠創造力的兩翼的話,這支德國隊合起來便總覺得老鼠拉龜似的。

諷刺的是這種踢法最需要的兩個人,就是路維已經放棄了的侯姆斯和保定,這兩位球員在狀態尚佳的時候正正提供了穩定性和組織能力,但路維已經不會再召回他們,要繼續擔演自己夢魘中的囚徒。

侯姆斯對德國隊而言仍得上是頂級的球員,而且他還一直保持著當國腳的質素。

多蒙特體育總監索斯

舊部費歷克:德國仍有個禁區殺手,叫高路斯

《踢球者》記者請教前任國家隊助教、剛為拜仁奪得三冠的費歷克,費歷克亦認同現時德國隊配置三後衛或四後衛並非問題徵結所在:「路維和整個團隊已經做得很好。我們聯賽球會要準備好為國家隊培育明日之星,而當中要培養前鋒和後衛正是我們的工作……當我出任國家隊體育總監(2014 年世界盃之後)時,已知這是一件大工程。」

只是德國隊欠缺後衛和真正的中鋒已不是新聞。費歷克強調:「我在德國的球員市場看不到有真正的正中鋒,前線無疑已擁有了基拿比添姆雲拿,但他們都不是我們一般所認知的「中鋒」。

對於德國已找不回昔日的那種禁區殺手,費歷克笑笑說:「我們這裡(拜仁慕尼黑)倒有一位。假如高路斯重新投入訓練六個星期,他可能重新踢得上比賽,但我們這裡需要他。」這位世界盃首席射手,剛在今季升上拜仁 I 隊的教練團

參考資料:
[1] Spiegel (13/10/2020)
[2] kicker (14/10/2020)


葡萄牙 2:4 德國——不變中有萬變

德國無疑藉著今場4:2大勝衛冕冠軍提升了自信心,但最後一場分組賽面對匈牙利,預計德國需要再作調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