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維告別之旅來到了北馬其頓

(image: twitter/DFB_Team_EN)

路維在德國慘負西班牙 0:6 之後宣佈提前交出帥印的計劃。經過兩場世界盃外圍賽的勝利(主場 3:0 勝冰島、作客 1:0 勝羅馬尼亞),這隊重新開始的德國旋即出現動搖:德國尷尬地以 1:2 負於北馬其頓。經歷史上第三次在世界盃外圍賽失利後,德國在 J 組只排在第三名,位處三戰全勝的阿美尼亞與今場的勝方北馬其頓之下。(北馬其頓現時世界排名第 65,在夏季展開的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編入 C 組。)

完半場前拜仁剋星彭迪夫先開紀錄

路維今場在正選上作出兩個調動:隊長紐亞輪換休息,達史迪根自 2019 年後首次披甲;右路中後場的高路斯達文則由哥辛斯(Robin Gosens)替代。

北馬其頓的 37 歲射手彭迪夫(Goran Pandev)在上半場補時階段(45’+2)為缺乏協調的哥列斯卡、哥辛斯、安利簡上了一課。拜仁球迷如果沒有太深印象的話,彭迪夫其實就是 2011 年歐聯十六強為國際米蘭射入奠勝球淘汰拜仁的那一位。

德國在這場比賽中的真正機會只有三個:哥列斯卡 10 分鐘中楣、基拿比 31 分鐘射球掠楣而過、最後到 80 分鐘添姆雲拿在門前 9 米「踢空氣」。但要責怪個別球員的話則有欠公允,事實上這是整支隊伍的集體過失。

北馬其頓在下半場越戰越勇,最終射入的一球亦正好充分揭示了德國後防的弱點:任由對手傳入禁區,阿甸美(Arijan Ademi)大踏步跨過魯迪加的看守,再將球回傳給安利簡與尤尼斯都沒有緊盯住的艾馬斯(Eljif Elmas)射成 2:1。

用這一球分勝負可說是合理和公道,畢竟德國可以追平 1:1 皆因有根度簡主射十二碼罰球得手,而俄籍球證亦在 76 分鐘看漏了安利簡在禁區犯手球。

進攻過於拖泥帶水

在失第一球之前的攻勢裡,德國既沒有傳控、組織,也沒有速度和壓逼,亦因為德國的進攻過於拖泥帶水,才令客軍可以在左邊角球旗位賣弄腳法解除威脅,再輾轉導致 1:0 的入球出現。在落後 0:1 進入下半場之後,德國理應要加強施壓,但結果甚麼也沒有出現,一直踢下去都是如此欠缺計劃、理念、力量、以至「火氣」。

這時候德國沒有球員能夠挺身而出。接替紐亞戴上隊長臂章的根度簡沒有、甘美治沒有、哥列斯卡也沒有,誰都沒有。之前質疑卻奧斯存在價值的人可能要再重新考慮一下,亦難怪重召湯馬士梅拿侯姆斯的呼聲越來越響。在動盪的時候,這隊不穩定的德國實在很需要支援與幫助。

路維的策略就是行不通

路維原想利用這三場世界盃外圍賽為德國隊重新灌注能量,但最終這些能量都沒有傳達到球員身上,相反他們在場上越見顯得笨拙與不知所措。而站在場外的路維始終未能扭轉乾坤,他的左路突破與中路換人都未有奏效。路維想歸咎於「疲倦」,但這種藉口實在不能接受,尤其是當面對這種級數的對手的時候。

這支重新組織起來的德國,原來與理想中的重覓方向與發展目標尚有一段距離。

參考資料:
[1] Sport1 (31/03/2021)
[2] kicker (31/03/2021)


西班牙6:0大炒德國:德國足壇暗雲遍及國家隊以至聯賽

德國足總傾向踢完歐洲國家盃才開始進行評估和檢討,但他們的信心從何而來則不得而知。

三後衛哲學暨路維精神分析

路維經常執意擺出三後衛陣式,一直為人詬病。他要面對的兩難是:又想要穩定又想要進取,但現時德國隊可用的人腳仍未有足夠的資質去應付。

德國參加歐國聯以來六場未勝(2018-2020)

路維一直主張的「收獲比成績更重要」,現在頗適合用作充當德國隊踢歐國聯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