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奧斯專訪(上)

一齣以德國中場球星卻奧斯場內外生活為題材的紀錄片“Kroos”,於 2019 年 6 月 30 日在科隆首映,然後 7 月 4 日開始在全德國公映。在電影首映之前,德國鐵路雜誌 DB mobil 的 2019 年 7 月號刊登了一次與卻奧斯的訪問內容。

「有些事情比足球來得更重要」
(„ES GIBT WICHTIGER ALS FUSSBALL“)

早上 10 時,在馬德里市郊,鐵閘一打開,卻奧斯太太 Jessica 前來迎接 DB MOBIL 的採訪團隊。Jessica 說丈夫已在客廳等候了。卻奧斯笑着打招呼,並展示相信是從上一場對華歷簡奴的比賽所得的傷口。29 歲的卻奧斯從拜仁慕尼黑轉投皇家馬德里已有5年,在馬德里獲尊稱為「德國工藝師」,但他一直保持低調。而在紀錄片“Kroos” 快將在電影院公映之際,能與卻奧斯如此近距離接觸,更叫人暗吃一驚。

你太太在電影中提及過,你經常會出於自我防衛而建立起一道圍牆。現在 “Kroos” 將你的私生活都展示出來,你將這道圍牆打破了,為甚麼呢?

我比慣常開放多了,如果只是將我的比賽精華片段輯錄起來,那將會變得十分沉悶。我不是要拍一齣用來自娛的電影,我反而是想拍一齣能夠反映以人、以足球員身分歷盡高低起跌的電影。我考慮了多天才答應開拍,這是一個直至目前為止仍然覺得是出於理性的決定:人人都只知我是一名足球運動員,其餘的一無所知;走在街上,大家都認得我,卻沒有人懂得我。

你想改變這個狀況?

我拍這套電影沒有收取任何利益,而我亦可以推掉它,但當你看一看監製 Hoesch 拍攝過的對象——Klitschko 兄弟默克爾奴域斯基。我現在只是 29 歲, “Kroos”拍出來卻像是一齣提前完成的史詩長篇。也許觀眾現在會對我理解多一點,但我也沒有因為電影而逾越了自己的底線。

在電影中你的家人從普通人角度提及你,又有不少球評家為你只顧傳控的形象作辯護,你覺得自己有被誤解嗎?

不再有了,但在轉投皇家馬德里前我有為一些意見爭論過。在拜仁慕尼黑時不論何時都有一種被標籤的感覺,不論是傳媒、球迷、老板,很難扭轉過來。轉會時很多人說:這樣做對拜仁既沒有破壞,對皇馬也沒有建設。但這同時亦帶來了一些希望:我是可以做到一些事情的。

試從足球員卻奧斯的角度出發:他可以帶來些甚麼?

我擁有一個很平靜的心境,這對我十分有幫助。的確有一些球員會因為緊張心理而自我壓抑,而很幸運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但這不代表我未曾遇上過逆境。只是這份內心的平靜是我在場上比賽的重要元素,它使我甚少在場上出現魂遊情況。我喜歡成為一支精良隊伍的一員,最優秀的球員則並不是為了展現自己,而是要協助隊友表現得更好。

你對上一次覺得緊張是幾時的事?

就在十二週之前兒子誕生的時候。今次已是我第三次有機會迎接新生命了,但這就是一些我不能控制的時刻,我只能在場鎮定地待着。

體育作家 Ronald Reng 在電影中說道:「很球員在初參賽時都顯得無能為力。」你是在出國後才體會到這句說話的意思嗎?

是的,當成為一支世界頂級球會裏唯一的一位德國球員,自有另一番體會。轉會前最後一季有哥迪奧拿執教是比較好的,他會跟大家解釋中場球員有多重要,而非禁區內發生的事才有決定性。

拜仁主席漢尼斯答允在電影中接受訪問,並坦言放走你也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對此你有感到滿意嗎?

這不關乎滿意與否。我知道漢尼斯是一個率直的人,我們的關係亦一直不差。當時他明確跟我說:「我們不會同意你的開價。」我便回答:「好的,那我走了。」從事情往後的發展來看,拜仁當然是做錯了決定,但漢尼斯忠於自己的立場亦足見其偉大之處。現在回想起來,拜仁看錯了我其實是一種恩賜。

在電影中也見到你在 2012 年歐聯決賽沒有在互射十二碼階段主射,拜仁在主場把獎盃拱手相讓給車路士。有說你臨陣退縮了。

當時我有一種想法:只要我不主射,拜仁便會取勝。換着現在我會選擇主射,我猜想這件事促使隊中某些人就我下了決定。這記沒有射出的十二碼是我的歷史的一部分,它沒有纏繞着我,但這是唯一一場使我經常感到困擾的敗仗,換了是平時,我很快便能從失利中重新振作起來。一年後拜仁終於勝出,全城歡騰,但是我未能在決賽中上陣(譯按:未及傷癒復出),直至後來當我自己亦贏得數個歐聯冠軍了,這種痛苦才開始慢慢減退。

你在皇家馬德里創下了歐聯三連霸,當中最後一次正值你的電影開拍之時。但是你隨即墮進了德國隊的世界盃災難之中,你有好好消化這件事嗎?

自 2014 年起我一直順風順水,實非尋常。到了 2018 年,即回復了足球界最典型的劇本:首先歐聯冠軍把你棒上天,之後過了四星期回到國家隊便給打回最低點。這其實正是我們喜歡足球的原因——它無跡可尋。就例如對瑞典一役為例:本來我們已經出了局,但轉瞬間我射入了自由球,一切便重新開始了,對我而言就像玩過山車般驚心動魄。我是那種在緊要關頭仍尚能處之泰然的人,別人說我是自大,但其實在世界盃出局後我是十分失落的。

參考資料:
DB Mobil (07/2019)


卻奧斯專訪(下)

卻奧斯提及對現時德國隊的看法,亦談及了自己的家庭、他的弟弟,以至對兒子的期望。

Mario Götze, Die Mannschaft, World Cup 2014, 馬里奧葛斯

葛斯轉投荷甲重新開始

現在大家都已經明白,荷甲較平靜的環境能讓葛斯重獲踢足球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