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奧斯專訪(下)

是甚麼成就了你?

是我的太太和兒子。就算比賽贏了 5:0 還是輸了 0:5,回到家中便不再值得一提了。我兒子快將 6 歲,很注意父親在幹甚麼。Leon 喜歡在花園裏踢球,和看我的比賽,但他也像我般安靜,我也不知道從哪裏獲得了這種特質,家中沒有人是這樣的。當我要在晚上作賽,Leon 都已入睡了,他第二天起床便會查問賽果。如果我們輸了,他會有短暫的不快,但隨即又會把注意力投放在其他事情上。我在家庭中體會到,有些事情比足球來得更重要。

你的童年與眾不同,父親將你和弟弟 Felix 送進了現在剛剛升上甲組的柏林聯訓練。足球在當時又是否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情?

是的,是父親使我和 Felix 可以追尋夢想。在日常操練後父親會給我們加操射球,在家裏一切都是足球,足球,足球。父親本意雖好,但現在的我會認為足球以外還是應該做一些別的事情,以上所講的不是控訴,只不過父子之間就剩下這些了。我們擁有很棒的童年,與父親的關係也很好,但我只會向其他人傾訴心事。當自己也成為人父,自然希望精益求精,足球固然是我和 Leon 之間的話題,但那不是最重要的一環,希望他到了將來仍可以跟我無所不談。

在電影中看到你婚宴上的一幕:你與最喜歡的組合 Pur 的成員 Hartmut Engler 合唱,為你的妻子獻唱——「遺憾我未能向妳展現更多 / 我的內心……」你會希望更敞開心扉嗎?

我現在的狀況可以的了。我既可以私底下流露自己的感情,也可以在場上藉自己的理性而獲得依靠。在真實世界中我可是個感性的人。

對你而言,怎樣才算是「家」?

我妻兒所在的地方便是了,妻子也是這樣想。假如明天我接受訪問說要去曼徹斯特、說要去巴黎,她都沒有問題,我們就是一個整體,我們希望在我退役後定居科隆,但在這之前我們只需要彼此相伴着。現時在馬德里我們很難在市內出沒,因為我太難隨意溜躂了,我們最喜歡待在家裏。

你在格來斯瓦德(Greifswald)一直生活至 12 歲,然後舉家移居羅斯托克。你現在會經常返鄉嗎?

實不相瞞,我已經有 7 年沒有返鄉了。球賽期間自然沒有回去,到球季完結又會想到遠一點的地方拋開一切。這兩處地方對我而言都只有美好的回憶,只是當中與人的連繫比與地方的來得更深,我的祖父母仍住在格來斯瓦德,父母則住在羅斯托克。

你的母親在電影中憶述:當你 16 歲要前赴慕尼黑時,她已經知道你將不會回來。

看了這一幕我也不禁回想起來,她說往後半年仍然會準備了四人份量的床鋪。當時是出於競技上的考慮,我必需要作出決定。我當時不住在想:我要成為最好的。母親覺得難受,我亦何嘗不是。但我亦因這個決定學會了適者生存,不為行業所吞噬。我感到最難過是要離開弟弟 Felix,不論上學、踢球、訓練、居家,我們都在一起。幸好我們分隔得不至於太遠,比賽完後我們仍可以聚在一起。

當國家隊公佈參加 2018 年世界盃的名單時,你弟弟在 Twitter 上寫道:「是哪一位 Kroos?」你們之間有存在嫉妒嗎?

沒有。他最初踢前鋒,我踢中場,我們沒有正面交鋒。他不習慣在別人的陰影下生活,但你仍可以看出他所具備的幽默感。我十分以 Felix 為榮。

你們倆為甚麼都踏上了職業足球員的道路?

父親沒有甚麼留給我們(笑)。實情是:我擁有較高的天份,亦配以足夠的刻苦練習,Felix 則需要多下苦功。我要掌握一項新練習只需試兩次,Felix 要試八次,但他就是那種願意試上八次的人。

德國隊奪得 2014 年世界盃後,全隊上下與總理默克爾拍大合照,唯獨你坐在一角。這張照片是你最好的寫照嗎?

大家可以視之為一個象徵:在場上我希望成為主角,在場下我則會把焦點讓給別人。我當時十分高興,亦與總理來了一張二人合照,這對我來說更有價值。要是明天我們又贏一次世界盃,我也會照舊坐在一旁的。

路維不再徵召湯馬士梅拿謝路美保定侯姆斯,2014 年冠軍隊成員就只剩下你和紐亞,你會是新的領袖嗎?

顯而易見,我是隊中資歷最深的球員,為國家隊上陣次數最多,你可以稱我為領袖,但是我最希望是在賽場上展現出來,而非光靠口說着。

你怎樣看梅拿他們離開國家隊這件事?

我感到很驚訝,但是路維自有一套清晰的理念,目標是帶領我們進軍 2020 年歐洲國家盃。假如他們三人是不再適合參賽,便是出於體育競技上的決定,那是絕對可以接受。德國隊長期在頂級賽事中獲得成功,過程中需要用上不少渴求勝利的新血,就是因為他們還未獲得所有的榮譽。

在 2018 年世界盃前你批評了一些年輕球員的態度,一年過後你又怎樣看呢?

我發現本來已經不俗的變得更好。利萊辛尼做得不錯,基拿比本來籍籍無名,現在已成為頂尖球員,他還可以更上一層樓。夏域斯、白蘭特亦再進了一步。路維之所以精簡了隊員數目,正因為他看到新晉球員已開始懂得承擔責任。

你仍渴求勝利嗎?

今季不濟的成績會推動我下季做得更好,當你全季連一個冠軍都沒有時,你自然渴求勝利,但始終不會像以往般為求勝利而折磨自己。十年過後,我不會再為每天的訓練而感到興奮,就像所有職業的情況般,但踢足球對我而言依然是快樂的。如果已經失去熱情,我會立即停下來。有時我會想:很快便踏入 30 歲了,慢慢我自會發現退下來的理由(笑)。

將來還有機會在德甲賽場上看到你比賽嗎?

不會了,那裏已不會給我帶來挑戰。啊,不!假如可以與弟弟共事一年,我會來踢的。

入場觀眾會從你的人生中學到甚麼?

你一定要說服自己朝着目標前進,縱使困難重重,也是值得的。就算你是個進入了世界上最好的球會的頂尖球員,足球依然不會是你世界的中心點。

你在何時體會了以上的道理?

為人父母會帶來很多轉變,在此之前只為自己而活,到有了兒女才會明白自己最擔心失去的是甚麼。所以我和太太成立了卻奧斯慈善基金,四年以來我們一直幫助患重病的兒童以至他們的家庭,協助部分病者達成遺願或者是資助他們進行療程。我希望兒子能夠明白我們擁有的東西並非必然,Leon 曾說過願意與病童為伍,為幫助他們出一分力。他當然可以享受與生俱來的富裕生活,但最重要的是他依然可以是一個理性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
DB Mobil (07/2019)


卻奧斯專訪(上)

一齣以德國中場球星卻奧斯場內外生活為題材的紀錄片”Kroos”,於2019年6月30日在科隆首映,然後7月4日開始在全德國公映。

Kai Havertz, Bayer Leverkusen, Bundesliga, 夏域斯, 利華古遜, 德甲, Projekt Anderen,

屬於未來嘅夏域斯,即係幾時?

很多人早已視夏域斯為德甲最佳球員,但對於路維來說這位20歲小子仍只是一顆未來之星。本文作者認為如果不盡早安排夏域斯融入德國隊體系中,後果將會十分危險。

萊斯, Marco Reus, Borussia Dortmund, BVB, 多蒙特, 德甲, Bundesliga, Projekt Anderen,

萊斯,和萊斯

多蒙特聯賽連續兩場被追和、德國隊跌跌撞撞,兩隊都與一位若隱若現的球星有關,他就是萊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