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tgeisterschaft 2014 (2)

2014 年 6 月 27 日,美國 0:1 德國

第一次留家觀看,全場最詭異便是從不在禁區外射球的梅拿射入了德國隊本屆世界盃唯一一個禁區外射出的入球,之後便要數到侯維迪斯的《雨中感歎號 x 男人最痛》,和紐亞的一身小飛飛裝扮。

開賽前我叫了奇哥加油,效果也不錯。反正文素基治的克羅地亞又首圈出局,是時間尋覓新的追捧對象。

7 月 1 日,德國 2:1 阿爾及利亞(加時)

到淘汰賽了,我禁不住要問:四中堅玩夠未?路維答:未。

不是煙幕嗎?還要繼續?

然後大家見到紐亞介紹 2014 年新產品:門衛。我的確算漏了這點,四中堅確是未夠斤両,但就是偏偏算漏了當中的虧空還可以由第五個人來填補。你說他是輕出嗎?無人知曉,反正歷史是由勝利者寫的。

P.S. 人類總是要犯相同的錯誤。我以為黑了一次便不會再黑,再穿了侯姆斯外出睇波。這次更離奇:賽前公佈侯姆斯感冒未癒,連球場也沒有去到。

7 月 5 日,法國 0:1 德國

正所謂塞翁失馬,侯姆斯的替死鬼梅斯達菲在比賽期間重創,餘下 3 場都沒有復出機會。吃飽睡足的侯姆斯復出即頂入全場唯一一球,淘汰了尚在重建的法國隊。在公佈 23 人名單前,我完全不知道有梅斯達菲此等人物。

路維其中一個令我原諒了他的理因,就是他重新認真處理死球。

回到 7 月 4 日

至於真正的竅門是甚麼?竅門便是穿上法國藍的拜仁 polo 出門,再找一位穿法國主場的好同事共進午餐。

到了晚上,餐廳經理靠著柔和的燈光對我說:「唔,這件不錯,但今天好像不是時候。」

„Weißt du das? Es gibt sieben Bayern Spielern in der Mannschaft!” 經理聽完再算了算——乜真係有 7 個咁多咩?

還有,賽前我還在 FB 播了《馬賽曲》,錄自 2012 年在雲達不來梅主場 Weser-Stadion 觀看的德法友賽,那時候的卻奧斯仍然是一個原地自轉然後與隊友失去聯絡的盤扭怪,今天他已升上神壇,自我應驗現了 2006 年 U17 世界盃金球獎的預言。在此之前,大家應該只會擔心他會否成為第二位戴斯拿

7月9日,巴西 1:7 德國

source: adidas facebook

四中堅幾時玩完一直纏繞著大家,直至上一場對法國拿姆終於打回右閘,高路斯恢復正選,直到永遠,阿門。本來以為是路維這老狐狸見是時候便重啟心目中真正的 Plan A,但根據一些賽後訪問看,應該是拿姆自己要求路維變陣的(是否跪求則無從考究)。假如拿姆一直死頂下去結局會變成怎樣?這永遠是一個謎。

至於高路斯,相信開賽前很多德迷心裡在想,就算要中途打道回府,也得要把高路斯保送到站,否則這 12 年來的鄙視、輕視、無視更顯得白捱。

然後歷史記載,巴西的朗拿度在德國對加納時打破老梅拿的入球紀錄,8 年後輪到德國的高路斯在巴西對加納時追平朗拿度,再過半個月德國的高路斯在巴西對巴西時超越朗拿度,而朗拿度就坐在觀眾席上見證著一切。

第一球,追平紀錄;第二球,破紀錄;然後收工,捧盃,真箇爽歪歪。2010 年季軍戰呆坐目送破紀錄機會的傷感場面,現在可以一笑置之了。

其實沒有甚麼好分析,簡單來說就是巴西有些問題一直沒有處理,最終沒有鎖上的後門終於被人摸到了,於是進行無限爆破。

早前因為幫忙當團購拆家,交收時重遇了一位中學師兄。決賽當晚他直截了當問我:「風聞你擁有某種特殊能力,請問對巴西當晚你穿的是甚麼?」

我想了想,原來是白色底衫。賽前也在 FB 貼上 NIKE 把冼拿請上來幫巴西打氣的短片。

nike news: Ayrton Senna Inspires New Nike Film (12/6/2014)

P.S. 由衷敬佩那位巴西大叔,希望事後他沒有心生悔意。

credit: tumblr

FC Bayern München,München, 2013 Champions League champions,2013年歐聯冠軍,拜仁慕尼黑,慕尼黑,Projekt Anderen,

Weltgeisterschaft 2014 (1)

2013年5月30日,慕尼黑--我一直盤算著,假如我睡著的時候雨沒有停過,慕尼黑便已經連續下雨30小時了。

Vladimir Putin, Grigori Rasputin, Ras-Putin, Russia, Projekt Anderen

敗走俄羅斯2018(上)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如果單單一句「不提也罷」便帶過,我是心有不甘的,因為我真金白銀掏了腰包入場觀賽,既是我第一次入場觀看德國隊踢正式賽事,也很自然是我的第一次入場觀看世界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