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雙生兒:賓達兄弟同步退役

(Image: 利華古遜fan shop網頁截圖)

德甲歷來曾有多對親兄弟在綠茵場上馳騁:阿羅夫斯兄弟、路明尼加兄弟、漢尼斯兄弟,以至國外的艾天托普兄弟等,但沒有哪幾對兄弟的職業生涯歷程會像賓達兄弟般,由頭到尾都幾乎同步進行。

BENDER – Die Unzertrennlichen | DOKU | Lars & Sven sagen Servus

這對孿生兄弟在 1989 年 4 月 27 日出生於巴伐利亞的羅森海姆(Rosenheim),打從進入 TSV Brannenburg 的少年組開始,他們就一直在一起踢球:安達赫治(SpVgg Unterhaching)、1860 慕尼黑,他們都是如影隨形。一直到了 2009 年他們才首次分道揚鑣。「大孖」拿斯賓達轉投利華古遜,「細孖」施雲賓達則去了多蒙特。「距離不遠(約一小時車程)」是否他們的考慮因素不得而知,但總之到了 2017 年,他們再次合體——施雲賓達都來到了利華古遜,與大哥並肩作戰。

賀巴殊:我想全隊都是賓達

名教練賀巴殊(Horst Hrubesch)在執教德國女子國家隊時,經常稱讚這班女孩子,有時更會大讚她們的頭球。對於一位以頭槌馳名的名宿來講,這些讚語實在非同小可。

只是”Uncle Horst”有時仍會覺得美中不足。他會說寧願「全隊都是賓達」——除了 Lars Bender、Sven Bender,他還想發掘到一些”Knut Bender”、”Nils Bender”之類的球員;到了掌管女子隊,賀巴殊又想找來”Svenja Bender”、”Larissa Bender”……早在 2018 年接受《南德意志報》訪問時,賀巴殊已不諱言心中有這些想法。

賀巴殊當時直言:「賓達兄弟就是在我足球生涯中所見過最好的事物。」現在賓達兄弟終於來到退役的時候,賀巴殊想必很失落,但在失落之上更是有著敬意。

2016 年,賓達兄弟以「超齡球員」身分加入由賀巴殊帶領的奧運隊遠赴巴西,決賽負於主隊僅得亞軍。
(有關 2016 年奧運之旅)拿斯賓達:這是我們歷來最重要的一次大賽。對我們而言那不在於金錢考量,而是它是一次衡量到自己水平的大賽。我們自離開 1860 後便再未合作過,有人說因為我們大相像,不可能再次同隊合作,結果我們專業地使那些人住嘴—— 2021 年 5 月 11 日,賓達兄弟最後一次以球員身分出席記者會

賓達兄弟成為了榜樣

去年 12 月,賓達兄弟發表了聲明:「經過長時間的深思熟慮,我們決定不再與利華古遜走下去。我們覺得有責任盡早與球會溝通好……」如果賓達兄弟一心求財的話,單看以上的聲明還會以為他們只是想在季尾轉回自由身,以搏取轉會與更大報酬;但當再讀下去:「我們確知下季已很難再繼續在這種高水平的賽事中踢下去,很不幸地我們難以承受越來越多的痛楚與身體問題。」賓達兄弟決定在 32 歲的時候掛靴:「這是出於健康與家人考慮的決定。」

施雲賓達曾一度準備轉會至英超,不過就在此時他又受傷了。拿斯賓達亦曾收過拜仁慕尼黑的邀請,但一來利華不想他走,二來拿斯賓達自己也說過:我三個月前才跟利華續約,我不能隨即在下一個轉會窗便走人。

同時擔任賓達兄弟經理人的 Manfred Schulte 在 2020 年 12 月接受訪問。

賓達兄弟就是那種能團結各球迷與年齡層面的球員。他們不會像馬勒當拿那樣盤扭,因為假如你的名字叫拿斯賓達或者施雲賓達,你一盤扭就會弄鬆縛緊韌帶關節的膠布,又或者是弄鬆了其他東西;反之,他們倆就只會企穩陣腳,代表著實事求是、代表著嚴肅堅強;他們是可靠的榜樣,更長期在高水平的比賽中保持競爭力。

「大孖」拿斯賓達在 2012 年代表德國參加歐洲國家盃時射入過一球,「細孖」施雲賓達亦曾代表多蒙特打入 2013 年歐聯決賽。直至退役前,他們的重要性仍然存在,他們都是在德甲前列的利華古遜的主力球員,只要他們沒有因無止境的碰撞而受傷,拿斯賓達就會踢右閘,施雲賓達則會出任中堅。

在「運動創傷」這部洋洋巨著之中,這對「大細孖」可以佔上不少章節,而「韌帶受傷」與「賓達受傷」更只是在學理上存在著些微差異。他們總是一馬當先,面對一次又一次單對單的挑戰,而他們戴面罩不是為了阻擋病毒,而是為了確保受創的鼻骨可以撐到下一場比賽。有時還會見到他們接受了較耐用的雙重縫針治理方式,就算身體情況有多壞,他們都會鞭策自己,直至現在,哪管擺在面前的是一場歐聯比賽抑或只是一課晨練。拿斯賓達曾在一次訪問中表示:「我們永不放棄這種打法。沒有這種打法的話我們在球壇便不能爬到現在的位置。」

成就有異,但始終共同進退

利華古遜今季最後一場比賽要作客多蒙特,斯雲賓達尚可以寄望在舊東家的草場上完美作別,但拿斯賓達已因膝傷而鐵定不能再落場比賽。雖然如此,拿斯賓達在利華度過了 12 年的歲月,當中還有 5 年戴上隊長臂章,他仍會被利華視為傳奇球員。

施雲賓達的成就比兄長好一點,他効力多蒙特期間贏過兩屆德甲與德國盃,儘管曾失落了歐聯冠軍,他對整個職業生涯仍然很滿意。

我相信他們會返回巴伐利亞的老家。他們在那裡有很多兒時朋友,可以好好休息一年半載,看看山水,多喝點啤酒。然後假如開始覺得悶,他們可以找一些事情去做。我認為他們如果沒有投身教練行業的話就實在太可惜了,他們擁有很強的球賽分析能力,又擁有勝任別人楷模的特質,他們會成為很好的教練。

賓達兄弟經理人 Manfred Schulte
年份拿斯賓達施雲賓達
2006在 1860 慕尼黑從青年軍擢升至 I 隊

費斯禾達獎 U17 組金獎得主
在 1860 慕尼黑從青年軍擢升至 I 隊

費斯禾達獎 U17 組銅獎得主
2008U19 歐國盃冠軍得主,與施雲賓達同被選為賽事最佳球員 U19 歐國盃冠軍得主,與拿斯賓達同被選為賽事最佳球員
2019轉投利華古遜轉投多蒙特
2010出戰世青盃(U20) 出戰世青盃(U20)
2011首次獲國家隊徵召(共參賽 19 場)

2010/11 德甲亞軍
首次獲國家隊徵召(共參賽 7 場)

2010/11 德甲冠軍
2012出戰歐洲國家盃2011/12 德甲冠軍、德國盃冠軍
20132012/13 歐聯亞軍
2016出戰巴西奧運,獲得銀牌出戰巴西奧運,獲得銀牌
20172016/17 德國盃冠軍

轉投利華古遜
2020德國盃亞軍德國盃亞軍
2021退役退役
賓達兄弟職業生涯大事列表

參考資料:
[1] WDR (12/05/2021)
[2] Süddeutsche Zeitung (22/12/2020)
[3] Sportschau (22/12/2020)


再見星期一

賀芬咸、利華古遜繼2013年「幽靈入球」後再次合演歷史性的一仗,為短命的「德甲週一場」寫上句號。

2014年世界盃英雄舒爾利宣佈退役

看著一系列從《明鏡》專訪摘錄出來的文字,你會很懷疑舒爾利在這段期間的心理狀況會是怎樣的。

Die Mannschaft, Nationalmannschaft, 德國隊, Projekt Anderen,

男人三十

三十歲時的你在做着甚麼?有人已經退了下來轉換角色,有人則在尋求延續原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