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在家中感到侷促:李克勤筆下的九十年代

[1993] 李克勤 Album, 禮拜六冇節目, Hacken Lee, 粵語流行曲, Projekt Anderen

初中就讀的中學有一個特別的傳統--美術課上容許學生自備音樂錄音帶,經美術室內的廣播系統在課堂上播放,當是做勞作時的背景音樂。有一次我帶來了李克勤的“Album”,Side A播至第三首《禮拜六冇節目》,美術老師似乎越聽越覺不對勁,最後竟然一下按停,再直接翻轉到Side B,用九十年代的土法插播出另一首派台歌《只懂得對妳好》的下半部……幾乎三十年了,我一直都想不通,除了全粵語口語歌詞、較多市俗俚語之外,這首由李克勤自己填詞的歌還有甚麼地方犯了禁。

說到李克勤的搞鬼歌詞,大家即時想到的一定是《禮拜六冇節目》(1993),但這充其量只能算作李克勤填搞鬼詞的第一首。要上溯開山祖師的話,便應該要數上之前兩張專輯《紅日》裡面的《逼到慣》(潘偉源作詞)。又如果要選同樣有明顯順序敍事手法的歌曲,下一首則要數到1995年“Reborn”裡的《一日》。在《禮拜六冇節目》誕生的1993年,家用電腦的倉頡 / 速成輸入法連「糭」字都未能打得出,那是只有「粽」沒有「糭」的九十年代,這是一個怎樣的九十年代?

[1993]李克勤 Album, Hacken Lee, 李克勤歌詞, 香港粵語流行曲歌詞, Projekt Anderen
“Album” 是我首次在發行當天即日購買的專輯。那些年要做乖學生省吃儉用,未敢一步到位買CD版。

電視有線又未有得睇--九十年代的大眾傳媒

1993年的香港民間,莫說是互聯網,就連有線電視也未開台——香港有線電視的到1993年10月才開始正式廣播,《禮拜六冇節目》就是寫成於有線電視正在籌備而又未開台的夾縫之中。《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是1993年5月由黃秋生主演的殺人恐怖片,根據由1988年起推行的「電影三級制」,「人肉叉燒包」自當歸入「三級片」,那麼「叉燒包」又是否與對上一句「三級片」重覆了?那又未必。雖然很黃很暴力的電影都會給歸入三級,但在香港的語境中,「三級片」多數只用作形容前者。

[1993]李克勤 Album, Hacken Lee, 李克勤歌詞, 香港粵語流行曲歌詞, Projekt Anderen
數年後我補購回”Album”CD版,所買的更是經人手貼上實體照片的特別版(記得售價是港幣150元)。精美的照片冊很能配合專輯名稱的概念,只不過誰會料到所附的歌詞紙會薄如草紙。

篤完就開始歌唱節目--九十年代的娛樂場所

今時今日的卡拉OK房已經在疫症之下被強制停業,但是要留意那時候karaoke box只是方興未艾,原裝歌詞紙又隱藏了很重要的一句背景聲音:「唔該19號檯嘅朋友」,現場其實是初代的卡拉OK——在酒廊大廳互不相識的群組各佔一桌,再按檯號獲得輪流上台演唱的機會——我沒有參與過這個年代,所以亦不敢著墨太多了。

香港粵語流行曲歌詞, 卡位, 香港茶餐廳, Projekt Anderen
呢位先生幾多位--有裝設「卡位」而又可以吃到點心的食肆,不是沒有,但在當時亦不算多,現在自然更少,「卡位」在香港較常見於由冰室演變而來的茶餐廳。2020年4月香港推出「限聚令」後部分茶餐廳開始為卡位背板「增高」,以避免因要配合「每張餐桌之間要有1.5米距離」的規定而犧牲半數座位。

再唱卡拉OK經典金曲一生想您--九十年代與「四大天王」

來到最堪玩味的歌曲歌名大串燒。詞中出現的大多數是1991-1993年期間的派台歌曲,而且毫不意外地主要以四大天王的歌作惡搞對象:

我愛你 對不起 小公主 好歡喜

因為要遷就平仄,所以把黎明的《對不起我愛你》倒置,再嵌入郭富城的《童話小公主》。

寂寞永遠大合唱亂咁嚟

這裡又為遷就平仄而將劉德華的《永遠寂寞》倒置,全句合起來也可以過度詮釋為「每逢寂寞便一定要聚集起來唱個一塌糊塗」。

小風波 暗戀你 數波波 數餐死

廿多年來,我一直以為以上組句只包含了譚詠麟《小風波》和張學友《暗戀你》共兩首歌……容後再談。

Moshi Moshi I love you OK?

1980-90年代粵語流行曲的時代烙印——大量外語入詞,一來自我感覺新潮,二來那時候粵語流行樂曲大量改編歐、美、日歌曲,很多時會直接挪用原曲的歌名與金句,於是劉錫明的”Moshi Moshi Moshi”也給拉了進來。雖然現在大家尚且仍會知劉錫明是誰,“Moshi Moshi Moshi”這首已升格上「膠歌」範疇的歌則未必人人記得起。這兩句日文和英文合起來卻又會得出「喂喂我愛你可以嗎?」的微妙結果,舊同事黎天王就此多獲一次出場機會。

再唱卡拉OK 經典金曲 一生想您

一生想您》在李克勤長長的曲目中未算得上是「經典金曲」,在演唱會中經常只是插入medley的跑龍套角色,放在這裡固然是配合整段唱K情節歌詞的押韻,但還有一個更直接的原因——當時李克勤轉投星光唱片後只推出過一張專輯,裡面正正式式plug過的就只有《回首》和《一生想您》兩首歌,於是編曲亦很識趣地接上一些背景噓聲,將「經典金曲」與「一生想您」這不太對等的組合轉化為出於搞笑的自嘲。

來到2020年,而我已不知道《勁歌金曲》尚健在否

時代在轉,今天香港有線電視仍在負隅頑抗、找不找尋幸福都會有機會找上警局,正如詞人做夢也想不到四、五年後自己會當上《勁歌金曲》主持(因為沒有歌派台了)。但我心裡的疑團依舊沒有解開,只是現在會懂得弱弱一問:「冇女伴」,憑你語感最先會想到的是「冇 – 女伴」(動賓短語),抑或是「冇 – 女 – 伴」(連動短語)?

又原來,最近我才意識到《數波波》也是歌名,如此看來當年是尹光惹的禍了。(我是聽“Mr One”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