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Goal老師之路

整理資料時才發現高路斯在拜仁慕尼黑的時間(2007-2011)比在雲達不來梅還要長,出場次數亦更多,只是因為當時拜仁隊中有當時得令的盧卡東尼(Luca Toni),結果「Goal老師」在拜仁的入球比雲達時期少了一半有多。(Photo: "FC Bayern – Fan Katalog 2007/2008"書影)

拜仁慕尼黑在2020年4月初公佈與費歷克簽訂長約的消息後,便開始傳出費歷克打算來季擢升U17教練高路斯成為 I 隊的其中一員助教。這是否代表了高路斯成為真正的「Goal老師」又邁出了一大步?抑或高路斯這次又會說「太早」呢?現在不妨先回顧一下高路斯退役後所作的一系列安排。

疫症肆虐德國,拜仁慕尼黑青訓學院(FC Bayern Campus)亦幾乎完全陷入停頓。當初拜仁在慕尼黑北部成立這家擁有寄宿設施的青訓學院時,約投資了1億歐羅,拜仁球會以至球迷都很希望誕生新的湯馬士梅拿、新的拿姆、新的艾拿巴。

高路斯在這項重要任務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K神」在拜仁U17已執教近兩年,他理應運用自己的經驗協助一班青年球員踏出進入德甲的重要一步。但現在的高路斯團隊,則與職業隊的情況無異,只能在疫症危機之下為球員安排「網上訓練」以維持狀態。

費歷克:高路斯將會是重要資產

拜仁十分重視高路斯的仕途,而這位國家隊史上的首席射手亦很有機會在拜仁內再上一層。自從費歷克「坐正」拜仁帥位並得到續約至2023年季尾,高路斯亦有望晉升為費歷克的副手。費歷克本身曾長期擔任德國隊教練路維的助教,與高路斯在6年前同獲巴西世界盃冠軍,最近他曾與高路斯討論將來的發展。

費歷克在復活節前曾說:「我跟高路斯講過,也跟其他人講過,我相信他將會成為教練團隊的重要資產。但是他必需要自己做決定,而不是完全由我拍板。」

高路斯「十分忠誠、懂得體諒別人」,還擁有「高強的社交技巧」,對費歷克而言這些技能都十分重要。「K神」可能會接替謝蘭特(Hermann Gerland)--謝蘭特已擔任助教多年,但其實他的正職本來是掌管青訓中心,而且他已經年屆65歲。

高路斯性格隨和,是不少人的偶像。所以當國際足協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合辦抗疫宣傳活動時,便起用了他擔任大使。而在今年夏天,高路斯將會與23位同學一起在德國足總學院(Hennes Weisweiler Academy)開始攻讀教練課程。這個課程維時接近一年,期間需要上課61天,而即將開始的第67屆課程原預計在今年六月開始,實際開學時間則要視乎德國的疫情發展。這個教練牌照課程在德國國內屬最高級別,學員畢業後可以在歐洲足協所有成員國的頂級聯賽執教,但其實高路斯已經擁有A級教練牌照。

高路斯的青訓教練合約將於年尾屆滿

高路斯說:「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想得到最好的教育,所以我很期待這個教練課程,開拓執教生涯的重要新一頁。」高路斯與拜仁簽訂的青訓教練合約將於今年年尾屆滿,直至現時為止他仍未有續約。而早已續約至2022年的拜仁青訓主管Jochen Sauer,則很希望留住「K神」。

高路斯在4年前退役時踏上一條特別的路途。與其他退役球員不一樣,「K神」沒有在球壇尋求更高級的職位,反而謙虛地由低做起。高路斯當時的說法是:「我想先慢下來,我不認為一切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想當初他22歲登陸德甲賽場時,亦只是一個小角色。

他在接受《體育圖片報》訪問時曾提過:「我現在也是由青年軍做起,沒有即時執教 I 隊。如果我想再上一層,其實只需彈彈手指下個決定就可以了--抱歉聽起來很傻--但我覺得這樣做會很可笑。事情可不是這樣做的,不能因為你做到職業球員,便等同勝任職業教練。這會是新的工作、新的維度,而我永遠不會說自己是一個無所不能的超人。

比亞荷夫稱讚K神按部就班

起初,高路斯集中在學習上。在意甲拉素踢畢最後一場比賽後數個月,他回到了DFB參加了為個人度身訂製的訓練課程。他進入了大國腳的教練團,還經常參與青年新秀選拔的工作。國家隊總監比亞荷夫說當時他已察覺到高路斯「對於教練工作的興趣、熱誠與專長。」

比亞荷夫還說:「高路斯貴為世界盃冠軍,籌備教練生涯時卻依然鉅細無遺,還不斷尋求增進知識,這是很好的。」這亦與德國足總的策略不謀而合——培訓更多退役球員,為德國足壇的未來預備好更多的教練與管理人才。

高路斯首季執教拜仁U17就闖進四強(譯按:U17聯賽由四強階段開始踢主客制淘汰賽),去年暑假拜仁體育總監沙利咸美錫已有意提拔高路斯改教U19,只是高路斯自己拒絕了。原因:太早。

Miroslav Klose: Successful Coach of the Under-17s | Inside FC Bayern (07/10/2018)

如果最終高路斯與費歷克聯手合作,相信 I 隊球員都會很高興。曾分別在拜仁與德國隊跟K神合作過的湯馬士梅拿說:「他是一位意志堅定人物和教練,Miro打從球員年代起已是十分聰明,他閱讀球場的能力也很強,這對開展教練生涯十分有幫助。」

那麼,高路斯最終會否成為一個德甲教練?去年秋天他這樣回答德新社的提問:「我既然開始了執教,這自然會是職業生涯中的其中一個目標,但就目前而言,我仍未完全對自己所帶領的青年軍感到滿意。」

擺在這位傳奇前鋒眼前的選項不只一個。據《踢球者》報道,德甲有另一隊已正式開出過條件,邀請高路斯擔任助教。

2020年5月,拜仁慕尼黑確認高路斯加入 I 隊助教團隊。

參考資料:WELT (11/4/2020)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葡萄牙 2:4 德國——不變中有萬變

德國無疑藉著今場4:2大勝衛冕冠軍提升了自信心,但最後一場分組賽面對匈牙利,預計德國需要再作調校。

“LewanGO41ski” 超越轟炸機梅拿入球紀錄

2020/21球季最後一個比賽日的最後一分鐘,「轟炸機」梅拿守住49年的德甲單季入球紀錄最終由波蘭前鋒利雲度夫斯基所破。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