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斯,和萊斯

萊斯, Marco Reus, Borussia Dortmund, BVB, 多蒙特, 德甲, Bundesliga, Projekt Anderen,

多蒙特聯賽連續兩場被追和、德國隊跌跌撞撞,兩隊都與一位若隱若現的球星有關,他就是萊斯。

2019/20 德甲進入第 6 週,多蒙特主場再度失分,與雲達不來梅踢成 2:2 平手(譯按:雖則在第 6 週,多蒙特已經是 9 場賽事中唯一得分的主隊,落後榜首拜仁慕尼黑 3 分,但因為戰情太緊湊而跌至聯賽榜第 8 名,算不算遇上危機見仁見智),外界對多蒙特的質疑沒有減退。

多蒙特體育總監索斯(Michael Zorc)賽後對 WAZ 說:「我解釋不了,我看上半賽明明是有板有眼,有機會、有佔到上風,怎麼到了下半場卻變成『五五波』?」近四場聯賽僅得一勝,不論是球員的心理質素、質素還是教練本身,總而言之都是:未夠。

法夫利不濟?

當球隊變得不穩定和脆弱,便一定要審視一下教練。自上季開始對法夫利的質疑便一直維持到季尾,而今場賽和雲達之後,法夫利都顯得很無助和缺乏信心。

法夫利注重細節、在技術上精益求精,態度無可置疑,但是他的人際手腕和危機處理能力則不然。法夫利其實已證明了自己能把球隊帶領至更高層次,但偏偏就是仍未達到奪標的級數(雖然已贏過兩次瑞士聯賽)。

但公平點講句,今季法夫利才是首次手握一副可以爭標的牌。

新人未入局?

除了侯姆斯回歸,多蒙特還羅致了白蘭特、托根夏沙特和舒侯斯,陣容似乎已經極之完整。只是今季 9 場正式比賽過後,所有人都會認同多蒙特的水平仍有待提升。這趟總值 7,600 萬歐羅的升級所帶來的爭勝渴望和承諾,是毋庸置疑的——每場都應該以全取三分為目標。

心理質素下降?

「天啊,別再來這套,問題不在於心理質素。」韋素賽後接受訪問時這樣回答。

心理質素這老問題已長期纏繞多蒙特(譯按:早前連萊斯亦忍不住要反擊),但又似乎一直擺脫不了。

不管是對雲達,抑或是之前柏林聯奧格斯堡科隆,法夫利麾下的多蒙特都是先失球的一方。德甲僅踢了 6 週,有 4 場已是這樣(譯按:原文有誤,作者將法蘭克福對多蒙特都視作其中一例,但該場賽事是多蒙特先開紀錄)。但話說回來,以上 4 場除去作客柏林聯一役,其餘 3 場多蒙特都曾經追平(對奧格斯堡、科隆更是反勝)。那麼真的是心理質素出問題嗎?

皇牌球員失去蹤影?

侯姆斯回歸,一度被視為多蒙特重奪冠軍的最後一塊拼圖。這位前國腳作客法蘭克福卻因傷退下火線,在隨後一場對雲達亦告缺陣,結果多蒙特連失四分。

那麼,其他有上場的球員呢?韋素在雲達射入 1:0 前輸掉一次決定性的對抗,萊斯則仍未找回狀態,暫時仍未帶領到整支隊伍。

索斯在訪問中又提到:「現時球隊有太多球員未達最佳狀態,(在場上)經常做了錯誤的決定,這是我們現在停滯不前的原因。」看來關鍵在於紓緩壓力,不止對新球員而言,就連整支球隊亦需要如此。

現在的德國隊擁有的領袖球員不多,萊斯亦未能真正接棒,但這支年輕的球隊其實需要萊斯。

波歷克二世?

昔日波歷克就算仍在當打之年,仍背負着「未竟全功」的名號——他踢拜仁和車路士都贏得聯賽冠軍(譯按:還未計首季踢德甲便遇上凱沙羅頓升班奪冠神話 ),但一到了歐聯和國家隊便變成悲劇人物。當波歷克已成為過去,現在又該怎樣看萊斯?他的職業球員生涯長年未有冠軍,就僅有一次德國盃冠軍資歷,又經常受傷患困擾,2014 年世界盃前最後一場熱身賽重傷退隊,已被視為命運一次無情的打擊。

想當年,年紀輕輕的萊斯正是因為傷病,多次推延了在國家隊首度登場的日子。到現在已踏入「三字頭」、成為國家隊的骨幹球員,但真正發光發熱的日子仍未到臨,作客北愛爾蘭的歐洲國家盃分組賽便又是一例——在場上失去縱影是進攻球員總會遇上的情況,但萊斯就是來得過多了。

萊斯仍有上位空間

理論上萊斯是新一代國家隊中的重心球員,需要提供比入球、致命傳送和盤控更多的東西。現在國家隊的領袖人物只剩下兩位世界盃冠軍元老——紐亞卻奧斯,還有正在冒起的甘美治,其實尚有空間引進多些領袖。

這並非強行要把某些球員對號入座,亦不是甚麼論資排輩,只是希望將德國隊這塊仍未打磨好的璞玉加以雕琢,使他們發光發亮。

如果 2014 年萊斯成行的話,他會伙拍梅拿、侯姆斯和基迪拉。現在這三隻「老鬼」都不在,但萊斯明明是來自這一世代的人,所以現在是時候要為國家隊作貢獻了,免得最終又落得「未竟全功」的結局。

參考資料:
[1] SPORT1 (29/9/2019)
[2] Süddeutsche Zeitung (9/10/2019)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