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心蕩,冷月無聲——記錄後的遺忘

三十年

師兄在facebook抱怨麥潔文在當晚播出的的老歌節目把《歲月無聲》唱得很難聽,我說:「麥潔文才是原唱者啊。」師兄當場像中了重磅炸彈,動彈不得。這個我倒很記得,由麥潔文派台,到後來Beyond派台,先後次序絕不含糊。

Beyond推出《歲月無聲》MV時,我大概還有些許印象,就是在無線電視當時的「古裝街」拍攝。那時年紀小,不明白為甚麼要在古裝街襯托這首搖滾樂曲,以為只是節省成本;前幾天再拿出來看,又似乎多了一重領會:在那個綠幕未盛行的年代,也沒有CG,古裝街似乎已經是最能切合遙遠的東方的想像。到現在《歲月無聲》聽說在遙遠的東方已榮升禁歌的年代,在YouTube影片下的討論中,還會間中見到麥潔文、Beyond孰先孰後的爭論,又曾不止一個網頁上見到留言說《歲月無聲》是說國民黨老兵回鄉——那首其實是以改革開放後回鄉為題材的《大地》。

二十年

1997年NBA總決賽第6場,芝加哥公牛對猶他爵士的最後6秒,三分神射手卡爾(Steve Kerr)在罰球圈跳射 ,投進兩分協助公牛反超前,爵士在暫停後組織最後一次功勢,Scottie Pippen抄截得手再在倒地前把球傳出,從後掩至的Toni Kukoč遠距離起跳入樽,以90:86完成賽事。

大約二十年後,Steve Kerr已貴為金州勇士隊冠軍教練,坊間卻開始出現「Steve Kerr射入三分球絕殺爵士」這種論述。你說不是吧?YouTube有關的片段多的是;但是實就是腦袋就只有這麼大,人腦記不牢的,便開始出現混亂——有人單憑記憶說了便算,有人道聽途說照抄不誤。像我這種Kukoč系的人一定會跳出來提醒大家:Kukoč才是賽場上最後的得分者,那麼你又可以說:「是Steve Kerr終結了這場比賽嘛。」哦,原來絕殺可以不是指最後一擊決定勝負的一球。

OK, you win… (photo: chicagotribune.com)

p.s. 以上有關Steve Kerr的爭論屬於虛構,但「Steve Kerr射入三分球」我真的在中外網上見過三數次,其中一次更是出自台灣某籃球facebook專頁的admin之手。


Chicago Bulls‘ documentary „The Last Dance“ will premiere in 19/4/2020, earlier than its plan due to COVID-19. Steve Kerr, Scottie Pippen, Michael Jordan, Dennis Rodman, Phil Jackson, 史提夫卡爾, 柏賓, 米高佐敦, 丹尼士洛文, 菲爾積遜, 芝加哥公牛紀錄片, Projekt Anderen

芝加哥公牛 The Last Dance (0) :希望獲得答案的5個看點

芝加哥公牛紀錄片“The Last Dance”在香港的播映安排一波三折,希望可以順利看完10集。

世上只有一個禾拉

「會在任何場合都盡量滿足大家的簽名或合照要求」--即是當天我在法蘭克福機場走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