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縮細機粉遇著iPhone SE2

從未對細機抱有浪漫的幻想,也未至於要計較「大mon更食電」甚至「大mon耗用更多數據」(沒想到吧?),只是守財奴的信條是:加錢買大mon、買memory都是不智,除非你用來搵食、除非你用來打機。當然還因為我同時有一部iPad處理大閱讀量的工作,所以相對而言對手機的屏幕大小要求沒那麼高,自然更不願意投放更多金錢在手機上。

至於怎樣才算是一部小號手機?我第一部手機Nokia 8210才算是嗎?得承認用家的觀感很容易受商家的安排和宣傳所左右。而對當下的我來說,「細機」的定義不是能放進褲袋,而是可以——單手轉機。這是很自然隨意的小動作:拇指、中指夾著手機,再用食指反復推動,而全程不能改變自轉軸。只有這樣才算得上是細手機。

前傳:iPhone使用經歷與教訓

無奈隨年月成長,開始感覺到眼力轉差(因長期看電腦屏幕而早得老花,是行業裡常見的職業病),當蘋果再玩一次「舊機殼塞入新CPU賣平啲」推出iPhone SE2,given手掌不會再成長、褲襠也不會再長大,亦唯有順勢而為,轉用長大了的4.7吋屏幕了。

回想再前一部iPhone 4S(也就是本人的第一部iPhone),那時候是託朋友以「員工價買舊款」方式購入這部上一代的旗艦機(現在都變成舢舨了)。沒錯是慳了一筆,但也就白白用少了1年。這可以說是廠商的詭計,用不斷更新變強的軟體要求來拖垮硬件,4S給我的教訓就是當發現安裝新OS後運作不暢順時就要忍手停止更新,同時間apps也要停止更新,用「N波滑行」的方式捱到理想的後繼機面世。

就住用細機的所謂限制

我的iPhone 4S大概只用了3年多便要退役,其實我不太滿意。但又未想過後繼機iPhone SE(SE1)用足4年,運行速度仍然十分堅挺。現時出現在我身上的最大制約是:

容量

本來我用16 GB完全沒有問題,但Apple近年將所有清空記憶體的免費app下架,對我這類「度縮」用家來說是天大的噩夢。當沒有這些「清垃圾」app輔助,你會發現那些cache、垃圾內容勢力驚人,它們既會不受控地增生之餘,還好像懂得讀心,手機剩下多少容量它們就長得有多大,有時候Facebook之類的社交、通訊程式可以滾大了足足兩倍,就算重施昔日慣技如「hard reset大法」、重刷iOS之類,都幫不了多少,近半年來我的手機已經放棄了安裝facebook app,只能用網頁版(網頁版使用時當然沒有那麼爽,但聽說網頁版耗用的數據比app版還要少,「朱生」好應該檢討一下)

電量

SE1自升上iOS 12後開始「電量倒水」,雖然有時似是OS有bug干擾了電量顯示,但整體而言都是倒水級,眼見幾次重大更新後都沒有改善,便開始覺得問題根源在於SE1已經虛不受補,要認命了(剛檢查過SE1的電池損耗率是35%,應該未至於做得出倒水特效)。

度縮用家用SE2,得失有幾多?

蘋果在2020年4月推新SE,明顯是衝著我們這班舊SE的忠心用家而來:把新的CPU塞入舊的殼,恐怕就是僅有的新增研發成本,而新SE最最重要的一點:由認樣的Face ID 回歸認指紋的Touch ID!我才不理你的容貌識別做得有多精準,你開機時為甚麼一定會與手機四目交投?我用Touch ID的話,由屁股後拔出手機的一刻已經解鎖了;還有,你的尊容走在街上已隨時可給人拍下,但你的指紋不會。iPhone SE2回歸Touch ID,固然是受制於它的「母體」iPhone 8,但我很希望到了一天要為SE2找後繼機時,已經有一個更好的解鎖系統取代Face ID。

細機與當代旗艦機比較
(括號內的spec屬同時期的旗艦機)
iPhone SE
aka. 用iPhone 5機殼包住的iPhone 6S
iPhone SE2
aka. 用iPhone 8機殼包住的iPhone 11 Pro
用「細機」的後果
上市日期3/2016
(9/2015)
4/2020
(9/2019)
遲買平幾嚿
跟機iOS9.3 (9.0)13.4 (13)
ChipA9A13 Bionic打和super
CPU1.80 GHz dual-core 64-bit ARMv8-A “Twister”Hexa-core (2x high power Lightning cores at 2.65 GHz + 4x low-power Thunder cores at 1.82 GHz)
(2.66 GHz +1.82 GHz)
打和super
記憶體2 GB3 GB
(4 GB)
一般用途之下表現差距大極有限
電量1,624 mAh
(1,715 mAh)
1,821 mAh
(3,110 mAh)
盡用一日都不用充電就已經合格
顯示屏4.0 in Retina
(4.7 in Retina HD)
4.7 in Retina HD
(6.06 in Liquid Retina)
被升級,硬食
重量113 g (194 g)148 g (188 g)被升級,硬食
後鏡頭12 MP12 MP
(主鏡頭)
我有孔洞恐懼症
前鏡頭1.2 MP (5 MP)7 MP (12 MP)WHO cares
網絡
(只列出部分)
LTE, Wi-Fi (802.11 a/b/g/n/ac), Bluetooth 4.2LTE, Wi-Fi 6 (802.11ax), Bluetooth 5.0打和super
解鎖
(除輸入密碼之外)
Touch IDTouch ID
(Face ID)
等到SE2反而更合意
其他WHO caresWHO cares
你不說我又怎知道,我只是使用到iPhone iOS 靈魂之80%呢。

上面已說過我心目中的細機就是可以單手轉機,而SE 1跳至SE 2,對我來說則正是由「可以單手轉機」進入「唔可以單手轉機」的分水嶺。再之後點算?長久以來嘴邊總掛上一句「再之後用回老人機就算」,但我又會不期然想起橫山光輝《三國志》這有趣的一幕。


弗賴堡迎接新球場

弗賴堡已離開使用了67年、位於黑森林入口的德萊薩姆球場。弗賴堡因為球場的設計缺陷,每年都需要「拿permit續命」;新主場歐羅巴公園球場則容納到35,000人,估計耗資7,600萬歐羅。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費歷克入主德國隊 場內場外挑戰包羅萬有

2021年費歷克新官上任,德國隊踢世界盃外圍賽三戰全勝,回國乘坐的飛機卻要在蘇格蘭愛丁堡緊急降落,過程有驚無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