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糾纏.塵沙惑

關渡, 台北; Guandu, Taipei, Projekt Anderen, 是笨 Sieben 攝於台北關渡,不說也不會知道吧。蘆葦之後的對岸是五股疏洪生態公園,是《第三佈局.塵沙惑》的拍攝場地之一。

說是因為「大表哥」,也未免有點誇張,充其量他只是個引路者。

在 Now TV 輸入 “Stanley Yau”,搜尋結果擺在眼前還不自知——「塵沙惑」……?「第三 bu 局.chen sha惑」,請接受我總會唸成 “sha chen bu”。原來又是佛家術語,無間道的朋友。

不打開猶好,一開始看就停不下來。3 集是體力極限,一連 5 晚,全套 15 集就此在百忙中 KO。指定動作是每集完後把整條片尾看畢,是罕見地第一次聽便已即時洗腦的旋律與聲線。這是我首次正式聽阿 Jer 唱出一整首歌,政治正確說法是楊乃文 featuring 柳應廷,然後我才知道楊乃文早已很有名氣。伴隨片尾曲的背景前後用上過 3 套,第 1 集結尾從案發現場眺望至深夜之下的海堤遠景作結,《糾纏》前奏響起,立即切換至海堤在日間的高清景緻,強大的反差叫人不寒而慄;第 6 集用另一宗凶案帶出第二套 ending,從河岸的風車勉強去猜,大概已到了桃園那兒。前兩套 ending 的河岸高清景都淒美得極致,但明明那裡是劇中的凶案現場。到了最後一套 ending,公式化的文化大學眺望台北夜景,魔力才稍見減弱。

寫得東拉西扯,皆因不想寫出劇情(還是官方的老手夠精煉,看似無關痛癢的分享,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過關鍵內容)。隨著劇情推進,還以為男女主角在應驗主題曲的主題--糾纏;只是再看官方 MV 的英文名才發現不得了,詞人葛大為是在寫 “Quantum Entanglement”。

量子糾纏,容我以僅有的認知嘗試摘取最能夠作說明的一段歌詞:

彼岸或身邊 儘管有誤差
終究只是 不同說法
你能和我 多渺茫
不可能 再分化
讚歎宿命的模樣

亂書至此,想是,我實在有點掛念台灣。

(還未有人告訴我:走在塵沙惑前面的第三佈局又是甚麼東西?)


Detention

致「致自由」的《返校》

《返校》不厭其煩地直白道「致自由」,若非遇上香港當下的處境,實在未必有機會在戲院看驚慄片時會聽到背後不只一把的低泣聲。

2020年中央公職人員選舉, 2020 Taiwan election, 台灣, Taiwan, Projekt Anderen

火裡觀對岸——記2020年台灣大選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小時會恥笑台灣議會似摔跤場,現在我們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