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派圍攻光明頂之後——山下的蟻民可以做甚麼?

Photo by Tracy Le Blanc on Pexels.com

對一個小市民而言,是否 #DeleteFacebook、是否開設 MeWe 並非當下急務,首先更應該是考慮要不要割斷 FB 與 WhatsApp 之間的聯繫。

發展 WhatsApp PayFB-WA-IG帝國拆骨危機兩個風向都可以推算到 FB-WA 今次將會義無反顧地將個人資料左手交右手的計劃進行到底(重點根本不在於用戶間的對話內容),你不能再奢望WhatsApp今次會像2013年般因受壓而放棄收費計劃(況且那時候 WhatsApp 還未出售給 Facebook)。

我大概在 2007 年開始使用仍然十分陽春的 Facebook,當時覺得它會在兩三年內消失,所以一直抱著「炸掉就炸掉」的心態去寫東西、貼照片、分享連結。就算現在跳出來賣文,我都寧願課金好好地自建一個網站(雖然暫時未有成果)。因為我始終相信,social media 只是座橋樑,不是個家(與我看待手提電話的心態一樣),要走就要準備隨時走。你問問當年的 ICQ、MSN、Xanga 的移民,要走的時候根本不需要理由。

MeWe 最終不是應許之地又如何?它最終又變了 Google+ 又如何?事情發展下來更像是一次大眾決心的試煉。(Anyway 這篇文都值得一看)

按現時的發展情勢,我應該可以完全改用 Signal,然後任由 WhatsApp 在 2 月 8 日的限期後「熄爐」。我暫時未想到代替品的反而是 Twitter。Twitter 近年來一直是觀看歐洲(當然尤指德國)大事的窗口,我甚至會以為用 Twitter 已經很另類、非建制。

來到今天,自詡為名門正派的圍攻光明頂,昔日的小媳婦都變了當家婆,蟻民除了食花生,按理總還有些實質行動可做,例如造訪一下小弟臨時開設的personal 版 MeWe


香港電台, 古今風雲人物, RTHK

用甚麼助眠?還不是用回古法

在每個收聽朱元璋的晚上,我都會在入睡後15分鐘給片尾曲再次嚇醒。

Jürgen Klinsmann, 奇連士文, Hertha BSC Berlin, 哈化柏林, 奇連士文請辭, Derek Rae, Projekt Anderen,

奇哥實情又型又醒.何解奇哥要搞到咁奔波.奇哥心裡早有決定

常聽聞有人會在WhatsApp辭職,但這一次是一位55歲中佬在Facebook出post劈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