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圖斯:堅達令我想起沙治奧拉莫斯

堅達在20歲早已貴為世界盃冠軍,但這只是漫長歷程的開始。(Photo: "One Night in Rio" 書影)

論錦標,堅達先後在2012、2013年贏得費斯禾達獎的 U18、U19 金獎,更隨即在2014年贏得世界盃;但論個人發展,現年 26 歲的堅達時隔四年才再踏歐聯舞台,他在慕遜加柏後防的領導角色終受認同。

皇家馬德里到最後關頭才被追平 2:2,慕遜加柏固然極之失望,但這對他們而言其實已經是一大進步:這支由馬高羅斯帶領的球隊現在已有實力與歐聯頂級球會周旋,而在第一場分組賽作客國際米蘭時,慕遜加柏亦曾經領先(全場比數同樣是 2:2)。

慕遜加柏 2:2 皇家馬德里 | Champions League 20/21 (27/10/2020)

現年 26 歲的堅達是這隊慕遜加柏的重心球員。這位德國國家隊成員在馬高羅斯麾下成為了後防領袖,開季到現時為止從未缺席。出身自慕遜加柏的名宿馬圖斯在 Sky 電視節目上盛讚堅達:「我認為堅達改進了不少。他現在踢起來充滿自信,以前他是個比較沉靜的後衛,較傾向是追隨者的角色,但現在你會見到他承擔了更多的責任、還在攻防上都做出了重要的決定。

昔日沉靜的堅達,現在已變成了領袖。馬圖斯評論慕遜加柏對皇家馬德里的比賽時說:「他現在還成為了球場上的後防領袖。你見場上另一方正有個很好的例子——沙治奧拉莫斯(Sergio Ramos)——不止對自己的紀律要有要求,更要帶領其他的球員,而現在的堅達則處理得十分好。

堅達:紀律與勤勞是先決條件

半個月前堅達接受網台節目訪問分享「打工歷程」。其實堅達是由弗賴堡市郊的小球會(SC March)踢起,到11歲才轉投弗賴堡(SC Freiburg)。「與很多小男孩一樣,我是因為享受足球才開始踢球,這是我的頭號興趣。」而這個興趣很早就已佔用他的不少時間:「我可以說自己在16、17歲就開始打工了。」通常大家都會以為這是一份很夢幻的工作,但很多時並不如是。堅達這樣說:「當然需要天份,但我會說紀律與勤勞才是先決條件。」

持續的苦幹與高強度的訓練對心理而言絕不好受。堅達剖白說:「在漫長的球季中,總有試過一覺醒來跟自己說『今天就少練一點吧』,但理性很快就會走出來。」到這個時候堅達會至少完成本來計劃好要做的訓練。

堅達看出成功背後的代價有多沉重:「尤其在輸掉比賽之後,我會想這份工作不需要如此講求紀律的話會有多好……我甚少會覺得滿足。有時我都會問自己『到幾時才會滿足呢?』」但踢足球仍然帶來了不少喜樂的時刻:「我當在場上看到訓練的成果出來了,這一天我又會覺得非常開心。」

2017 年堅達從多蒙特轉投慕遜加柏,當時的轉會費是 1,700萬 歐羅,現在他的身價已上升至 3,200 萬歐羅,而他與慕遜加柏的合約到 2022 年到期。馬圖斯表示:「很奇怪他到現在還未續約,以我所知他踢完下季便約滿了,但慕遜加柏需要與他坐下來談談,好讓他繼續留下來。」

堅達仍未與慕遜加柏續約

隨著堅達的表現冒升,他的名字與歐洲很多大球會拉上關係。在開季前傳出堅達已推掉英超車路士與西甲的馬德里體育會的邀請。他在八月時的說法是:「球隊(慕遜加柏)擁有很棒的球迷與比賽環境。我在這裡還有更大的目標,而且我仍有約在身。」

來到十月迎戰皇馬的前夕,堅達在記者會上又表示:「我在這裡感到十分舒服,我可以想像到留隊再踢下去,但現在並不急。」有傳已一舉買下添姆雲拿夏域斯的車路士會在冬季轉會窗再次斟介堅達,加上經常串演中堅的艾拿巴(David Alaba)很有機會在今季離開拜仁慕尼黑,相信堅達一日未與慕遜加柏續約的話,他與一眾歐聯常客的緋聞都會一直傳下去。

參考資料:
[1] Sport Bild (29/10/2020)
[2] Zeit (13/10/2020)
[3] Sport1 (27/10/2020)
[4] Sportbuzzer (02/11/2020)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雲拿Error遊,添姆雲拿,迪姆華拿,車路士,Timo Werner,Timo Werner miss, Chelsea FC,

雲拿ERROR遊

今季長期門前error嘅添姆雲拿「最緊要氹得一眾阿姐高高興興。」
「花姐」:「我本來意思就係咁囉,波咪就係咁入!雲拿好嘢!」
究竟有邊位「花姐」咁大面子?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