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宗簽了字但沒有成交的球員轉會

Werder Bremen, Weser-Stadion, 雲達不來梅, Projekt Anderen

2020 年 10 月 5 日 18:00,德國轉會窗限期之前上演了驚奇的劇情:科索沃中前場球員拉斯卡(Milot Rashica)轉會失敗,雲達不來梅痛失轉會費、利華古遜找不到前線的補充兵源、拉斯卡不能參加歐洲賽,表面上三輸己經夠慘,但原來輸家不只得他們。

我們在優先購買權上存在分歧。我們與雲達有不同的想法,結果最終沒有足夠時間達成協議。

在交易告吹後不足 1 小時,利華古遜體育董事總經理禾拉向《踢球者》交代事件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我們現在就先返回前一天。

德國時間 10 月 4 日 16:00,開始傳出不只英超有球會看中了拉斯卡(坊間提及過的球會包括列斯聯、修咸頓,而最盛傳的一隊則是維拉),就連德甲都利華古遜都加入爭逐行列--以更佳薪酬與更好前景去說服拉斯卡和他的經理人--利華古遜今季出戰歐霸,未來更有機會重返歐聯。結果拉斯卡在星期一沒有登上前往英國的航班,反而轉往勒沃庫森,雲達體育總監鮑文很清楚:拉斯卡和經理人都想轉會。

利華唔聲唔聲,嚇人一驚

只是鮑文覺得有點奇怪,事關到了星期一中午都未收到利華的報價:「利華很遲才加入競爭」,一出手還很驚嚇——利華不像其他對手 RB 萊比錫與英超的球會,利華只是想借用拉斯卡,他們的轉會預算只負擔得起租借。 (到了星期一,尚傳出利華古遜想盡最後努力從巴黎聖日耳門達斯拿帶回德國,這宗傳聞中的失敗斟介有否影響利華招攬卡拉沙的時機則不得而知。)

利華只想支付 100 萬至 200 萬歐羅的租借費(但他們剛剛才以不低於 8,000 萬歐羅的天價夏域斯賣給車路士),還不打算設置買斷條款。雲達對此不感興趣,但時間越來越接近下午 6 時的死線,雲達的盤算是爭取高轉會費和在合約中加入優先購買權條款,或者以較低的租借費再綑綁季尾買斷的條款。雲達企硬,另一邊廂利華則需要向大股東拜耳藥廠反覆請示,折損了不少寶貴時間。鮑文不禁歎句:「這樣做花多了很多重工夫。」

鮑文不願令雲達冒險

雲達很希望利華確保到季尾會買入拉斯卡,但利華管理層卻提出將條件扣連到下季出戰歐聯與否。鮑文不想由雲達負擔所有風險,而當中最叫他擔心的有兩點:假如最終利華沒有買斷拉斯卡,他到時的身價或會比現時更低;但又如果反過來拉斯卡到時踢得很好,當下訂立的協議就算設下買斷價亦未必反映到屆時的市值。

雲達、利華、拉斯卡三方反覆討論,到得出共識時已經是 17:30,拉斯卡隨即簽約。Weser-Kurier 大約在17:45分別從雲達與餘下的其中一方收到交易成功的訊息,於是把「拉斯卡轉投利華古遜」的報道放上網站,同時還提及了拉斯卡已經人在利華。

文件太多,時間太少

接下來還要處理一大堆文件、填好正確金額後要再上載到德國足球聯盟設置於法蘭克福的伺服器(Transfer-Online-Registrierungssystem, TOR),可用的時間僅餘大約 20 分鐘。當拉斯卡還在忐忑不安的時候,大家其實已在趕快填表、列印、簽署、發出和上載,這些文件包括了交易協議、球員合約、附加協議等。但是當時間已踏入 18:01,仍未完成所有電子處理文件的程序,交易就此告吹。鮑文事後接受電話訪問時表示早段的討論耗時太長,但並沒有怪責任何一方的意思。

不過鮑文仍然要為己方辯護一下,因為有傳是雲達故意拖慢上載文件時間:「我們絕對沒把事情搞壞。」利華古遜很遲才出手,而且協議還要涉及複雜的租借安排。「就是純粹因為時間不足。我們始終還是希望幫拉斯卡轉投一支可以踢國外賽事的球隊、幫他的事業再一層樓,此外我們也希望從中獲得轉會費。」

「不論是 RB 萊比錫還是利華古遜,我們都致力尋求共識。」但是疫症陰影籠罩之下,球會很不願意見到旗下最有價值的進攻球員以低價賣出。

球會都只想售出自己的球員,與此同時又只對租借球員感興趣,導致在今次長長的轉會窗中只能做到少許進展……近月來疫症肆虐,在可見未來情況相信會維持下去,我們其實已經十分盡責。

利華古遜在這次轉會操作中遭受抨擊,球會體育總監路菲斯(Simon Rolfes)認為市場受到疫情影響。

拉斯卡轉會失敗的連鎖反應

別以為這僅僅是一宗三輸的個案,綜合各方報道還可以摸出以下的線索:因為拉斯卡交易拉倒,缺乏多餘資金的雲達同樣在最後一刻中止了與利物浦有關古積(Marko Grujić,前兩季以外借身分効力哈化柏林)的租借談判;古積未能及時離開,而英超的轉會窗亦在德甲轉會窗關閉後 6 小時關閉,利物浦隊中的非本土球員(non-home grown player)數目比英超賽會訂立的限額多出一名,同樣飽受抨擊的利物浦最終只能從轉會窗仍未關閉的葡超入手,將古積外借至波圖

雲達不來梅在此之前,已經通過出售中場球員卡拉臣(Davy Klaassen)給荷甲阿積士(Ajax Amsterdam)獲取了 1,100 萬歐羅的轉會費(未計後續獎金),但雲達在出售中場重心球員之餘又沒有租回古積補充實力,同樣受到批評。話說回來,出售卡拉臣所得的 1,100 萬歐羅到了哪裡去?

雲達不來梅董事保迪(Marco Bode)事後為拉斯卡與古積這兩宗看來都極之失敗的轉會操作辯護:「幾個月前我們已說過球會已因應疫情而切換至『危機模式』運作,到了年尾我們將要欠下 3,000 萬歐羅,等同我們一年收入的四分之一,但還未知道能否把門票收入計算在內呢?……況且雲達還要面對另一問題:球會管理層仍希望增加重返歐洲賽的籌碼,所以一年前開始不太願意出售踢得好的球員,現在回看當然是認為做錯了。」

因應這套方針,雲達在去年以先借後買的方式起用了托帕克(Ömer Toprak)和比廷確治(Leonardo Bittencourt),而一年後的今天要埋單了,兩宗交易剛好花掉 1,200 萬歐羅。

我們現在不是省錢留來踢德乙,我們仍擁有一支具競爭力的隊伍。

保迪

據報拉斯卡十分失望,雲達不來梅則在交易限期之後一天宣佈,本已因傷避戰國家隊比賽的拉斯卡將獲一星期的休假。雲達教練哥菲特表示:「這幾天對拉斯卡來說並不好受,所以我們給了他一星期去復原,希望他可以在之後重新專注為雲達作賽。大家都知道拉斯卡的實力,接下來這幾個月他對我們十分重要。」

從雲達的角度來看,拉斯卡在今個夏季轉會窗走不了,不一定等於自動會在接下來的冬窗離隊,一切還得視乎有沒有好的報價——還要在合適的時間內。

參考資料:
[1] Weser-Kurier (06/10/2020)
[2] DeichStube (07/10/2020)
[3] kicker (06/10/2020)
[4] Sport Witness (07/10/2020)


由萊比錫到車路士:添姆雲拿轉投倫敦

「是時候說再見了。我在萊比錫度過很捧的四年之後,現在要告訴大家,我已經決定下季轉投英超。」添姆雲拿正式宣佈早已廣泛流傳的消息:7月1日轉會車路士。

Florian Wirtz is now the youngest goalscorer in Bundesliga history. Bayer Leverkusen, 域斯, 利華古遜

域斯爭奪戰

聽說域斯就是利華的新夏域斯,只不過在半年前,這位德國U17小國腳仍然在利華對岸的科隆踢青年軍,一踢便是十年。

Bundesliga, 德甲,

德甲德乙疫情危機三部曲:尾數、轉播合約、50+1

德國職業聯賽過三關:今季尾數、下一份轉播權合約、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