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聯四強的3.5位德國教頭

close up and top photography of football table Photo by Denniz Futalan on Pexels.com

2019/20 歐聯首次出現四強球隊有三位相同國籍的教練:拿高士文、費歷克與杜曹(Thomas Tuchel)同樣來自德國--費歷克帶領拜仁慕尼黑在八強以 8:2 大勝巴塞隆拿,成為足球界的全球熱話;拿高士文領軍的 RB 萊比錫2:1 淘汰馬德里體育會,球隊首次成為四強分子;拿高士文在四強輸給了早年在奧格斯堡提拔自己的「恩師」杜曹,這隊巴黎聖日耳門在八強到了最後一刻才以 2:1 反勝阿特蘭大(Atalanta Bergamo)出線。

而在里昂確認晉級四強面對拜仁慕尼黑之後,法籍教練魯迪加西亞(Rudi José Garcia)就一直被德國傳媒追問:「你為甚麼會有 “Rudi” 這個德式的名字?(魯迪加西亞父親 José Garcia 本是一位旅居在法國的西班牙足球員)魯迪加西亞最終揭曉答案:原來父親是德國公路單車賽冠軍 Rudi Altig(1937-2016)的狂熱支持者,而他亦不忘「賣口乖」:「某程度上我是個德國人。」

這下好看了:歐聯四強的四位教練中,竟然有「三位半」都是德國人。

DW: WHY German coaches are the best (06/11/2020)

換了在二十年前,實在難以想像會有如此光景。那時候的德籍教練都給人一種缺乏戰術修為的感覺,彷彿都只信奉「大帝」碧根鮑華那套策略:「上場踢球吧」(出自 1990 年世界盃開賽前他對西德隊隊員的訓示);另一位名宿納沙(Günter Netzer)擔任電視台評述員時又拋出了另一種更為倒退的比賽哲學:「再高明的戰術都及不上一個悶透的入球。」

曾執教過緬恩斯多蒙特的杜曹,昔日的領軍風格傾向鉅細無遺;到近年帶領這支眾星拱照的 PSG,又是否變成只對著尼馬(Neymar)、麥巴比(Kylian Mbappé)用葡語或法語高呼「大帝」那一句「上場踢球吧」便算?

杜曹在加盟巴黎的第一天已經知道自己要做甚麼:PSG 號稱手持 20 位世界級球星,但現實是它的班底比其他同樣星光熠熠的大球會更不平衡:PSG 最強的三、四位球員尚且與同級對手不分軒輊,但如果數到第七、第十一呢,則一定比不上拜仁、曼城之類的球隊了。

現年 74 歲的意大利著名教練卡比路(Fabio Capello)資歷豐富,服侍過不少極為自我的球星,他看過 PSG 淘汰阿特蘭大的比賽後覺得很滿意:「當看見一眾球員怎樣協防、互相幫助,到後來互相擁抱的方式,都在告訴我這支球隊反映了教練的價值所在。」卡比路現在會形容杜曹為「十分、十分有趣的歐洲教練」。

在 PSG 這支明星球隊裡,杜曹已變成現實主義者,但亦沒有放下昔日的「原教旨主義」:他會由得隊中的天才繼續發光發亮,同時不會忽略了其他的球員。只有這種懂得「走鋼線」的教頭,才可算作與卡比路同級。

據一位與杜曹有密切來往的人士形容,杜曹的治軍方式「已有很大的改變」,他將人事上的事務全交給了體育總監兼球隊名宿里安納度 (Leonardo)主理,自己則專注在教練工作。他亦不會再把賽事當成學術研究了--他現在不會在一場比賽中轉陣七次,球隊多踢了 4-4-2 或 4-3-3,原因很簡單——杜曹覺得這樣舒服些。

杜曹在 PSG 對陣 RB 前這樣說:「當一場比賽高質之餘又充滿變數,關鍵還是要忠於自己(的打法)。」他既不想捲入與拿高士文的「戰術大師之爭」,也沒有甚麼戲法想要與大家分享,他只是想打入決賽。

而這一次,杜曹成功了。

參考資料:
[1] Süddeutsche Zeitung (18/08/2020)
[2] Die Welt (18/08/2020)
[3] Bundesliga (19/08/2020)


雲拿Error遊,添姆雲拿,迪姆華拿,車路士,Timo Werner,Timo Werner miss, Chelsea FC,

雲拿ERROR遊

今季長期門前error嘅添姆雲拿「最緊要氹得一眾阿姐高高興興。」
「花姐」:「我本來意思就係咁囉,波咪就係咁入!雲拿好嘢!」
究竟有邊位「花姐」咁大面子?

FC Bayern Erlebniswelt in München, 拜仁慕尼黑, Projekt Anderen

拜仁慕尼黑七年兩膺三冠

從未有一支球隊可以取得如此壓倒性的勝利:歐聯十六強兩回合7:1淘汰車路士、八強8:2狂數巴塞隆拿、四強3:0勝里昂,拜仁慕尼黑決賽面對坐擁尼馬、麥巴比、迪馬利亞三叉戟的巴黎聖日耳門依然一球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