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1860、凱沙羅頓,今次輪到漢堡一沉不起?

Hamburger SV, HSV, Nordderby, 2.Bundesliga, 漢堡, 德乙, 北部打比, Projekt Anderen, 大家都打趣說今季德甲、乙的升降班附加賽有望重演「北部打比」,但結果漢堡連參加附加賽的資格都沒有──降至德乙後連續兩季「梗頸四」。

漢堡在德乙多留一年,不只從競賽角度而言叫人失望,在經濟方面亦面臨重大壓力。金主、贊助商都有可能或已經跳船,而這些問題都是老牌球會面對過的威脅。

本來漢堡球迷可以見證一次完美復仇——進入附加賽面對宿敵雲達不來梅,但漢堡再一次叫球迷失望,在德乙煞科日主場以 1:5 大敗給中游球隊辛特侯遜(SV Sandhausen)。教練夏京(Dieter Hecking)的合約只有在漢堡實現重返德甲才會續期,結果漢堡迎來 23 年來第 26 位教練——來自德乙對手奧斯納布呂克的泰奧尼(Daniel Thioune)。

曾先後在漢堡踢球、執教與管理,2020 年 1 月加入 Flyeralarm Global Soccer 並為符茲堡踢球者(Würzburger Kickers)提供顧問服務的馬加特(Felix Magath)接受《圖片報》訪問,質疑漢堡的處事方式:「球會從根本上出現問題」,而問題不在教練身上。

改革與變陣同告失敗

漢堡的失敗呈現在很多方面。夏京起不到穩定球隊的作用。在德乙復賽後,漢堡在可得的 27 分中只拿到 10 分,夏京不斷轉陣、換打法。以球季最後一場為例,漢堡才首次改踢三後衛。漢堡近兩季的教練團隊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兩季都是排第四收場。前年降班後,漢堡買入 9 位球員,同時放走了 12 位;在上個夏天更有多達 15 張新面孔,但漢堡就是沒有得到想要的成績。而到了現在,外在因素會更加影響到漢堡的去向。

Kühne 一直課金只為保住主場招牌

漢堡的財政狀況在疫症前都已經不好,疫症則再加深了危機。單計升班失敗,漢堡已經因此少收了 2,000 萬歐羅的電視轉播收益。加上沒有了門票收入,職員薪酬預算又要降低,此外還要面對贊助的問題。”Abendblatt” 早前曾報道漢堡會方與最大單一股東 Klaus-Michael Kühne 仍未談好未來的合作協議——既是漢堡球迷、又持有 HSV-Fußball AG 兩成股份的 Kühne 自 2015 年起就每年支付 400 萬歐羅給漢堡,所為的就只是把主場館國民公園球場(Volksparkstadion)的冠名權留起(在此之前,球場曾先後冠名為 AOL、Imtech 和 HSH Nordbank),相關合約已在 7 月 7 日屆滿,雙方現正展開第二輪談判。

14 年老拍檔阿聯酋航空離場

漢堡與主贊助商阿聯酋航空續約至 2022 年,但合約中列有退出條款:今年漢堡未能升班的話阿聯酋航空可以啟動條款中止合作。漢堡在確定升班失敗後,與阿聯酋航空的合約在 6 月 30 日到期後便沒有再續期,在上一年,漢堡從阿聯酋航空處獲得了 140 萬歐羅。

漢堡在疫症打擊與財政壓力下只為來季安排了一宗球員交易,而且還是免費轉會(從賀芬咸 U19 斟介防守中場球員 Amadou Onana),看來這支昔日永不降班的「德甲恐龍」已經退化成一支平平無奇的德乙部隊。如果以上的財政危機全部成真,那就會踏上 1860 慕尼黑凱沙羅頓德累斯頓戴拿模等德國老牌球會沉淪的舊路。不過馬加特對漢堡的前景仍然樂觀:「漢堡未必很快就能重返德甲,但它會回來,我很肯定。」

參考資料:
[1] Die Welt (29/06/2020)
[2] Die Welt (09/07/2020)
[3] 24hamburg (05/07/2020)
[4] Hamburger Morgenpost (17/05/2020)
[5] t-online.de (09/07/2020)


費斯禾達(1920-2002):非一般的西德足球傳奇

歷史學家Joachim Fest說過西德有三位奠基者:政治上有首任總理阿德諾,經濟上有經濟之父艾哈德,精神上則有西德男足隊長費斯禾達。

Bundesliga, 2.Bundesliga, Projekt Anderen,

德乙有個VARio Gomez

高美斯接受訪問時曾高呼「這已經是第6次了」,有不少英媒硬譯這句而誤報成「高美斯被吹走6球」,但高美斯當時是指整隊史特加而言,不是只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