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面前,難求平等?

A non-matchday in BayArena, Leverkusen, Germany. Geisterspiel, Projekt Anderen. 拜耳球場, 利華古遜, 德甲球場, 德甲、德乙的2019/20球季因疫症中斷兩個月,現在即將恢復比賽,但只能以閉門作賽形式繼續下去。假如一切順利,球會在餘下的短短一個半月內要參加最少9場比賽,對球壇內外人士來說,這都會是一種新的體驗,而且還要從中探求出新的常態。(Photo: 譯者2012年在利華古遜亂入所攝)

一隊之內要有多幾多人受感染才算是處於不公平競技的狀態?是三人?五人?還是八人?如果有球會被下令全體隔離檢疫而要改期比賽,是否歎句「倒霉」便可以輕輕帶過?因疫症而暫停的德甲、德乙復賽在即,一些執行上的細節仍有待商討、落實。

從營運角度而言,足球運動是仍然可在疫症之下繼續的,但當德國的聯賽現在真的要準備重啟,「公平競技」這個隨體育運動而生的老話題便重新浮現。

德國足球聯盟(DFL)具爭議的構想看來可行,至少可以看成是一個驚險刺激的實驗:恆常病毒檢測把沒有徵狀的帶病毒者也揪了出來,結果德國上下反過來從聯賽那邊認識了甚麼是「未呈報個案」。德甲、德乙將於星期六復賽,仍有可能趕及在六月尾完成賽季。

聯賽重啟帶來的收入將可以拯救一些已陷入水深火熱的球會,整體而言德國職業球壇都會受益。但是重啟後的閉門作賽(Geisterspiel)規則是否對各隊都公平?

德乙已出現全隊隔離檢疫停賽個案

德累斯頓戴拿模(Dynamo Dresden,停賽前位列德乙榜尾)已知要避戰兩星期。他們在發現兩宗確診個案後,德累斯頓衛生部門對他們全隊上下執行了隔離檢疫措施,球會為之震驚。這件事對整個聯賽而言都有很大影響,因為這揭露了DFL的防疫政策可以有多脆弱。

事後DFL行政總裁施菲特(Christian Seifert)接受訪問時,仍維持以完成球季為目標的說法。但就算他的計劃執行起來有多理性,仍然很有可能觸礁。

這不只因為德累斯頓戴拿模作客漢諾威(德乙第9)、主場對格雷特霍夫(Greuther Fürth,德乙第5)兩場賽事要擇日補賽,就算是說隔離期完結了也夠苦惱:三天後還可以與史特加對賽嗎?

這些處境對榜尾球隊尤其不利,這也許會成為留班或降班的決定因素,始終比勒費爾德(德乙第1,第28週主場對德累斯頓)與史特加(德乙第2,第29週作客德累斯頓)面對被削弱的德累斯頓時應該會有較大優勢。

主場優勢蕩然無存

就算是德甲,也不可能達致完全公平。在爭標組,多蒙特會稍為不利,因為5月26日當他們主場迎戰拜仁慕尼黑時,將失去了南看台的球迷吶喊助威。須知道多蒙特在最近3次主場迎戰拜仁,共取得了兩次勝利,但當作客拜仁,多蒙特近3場的戰績則是0:4、0:5和0:6。

法蘭克福也會身受其害,法蘭克福經常靠著他們熱情澎湃的球迷助戰取勝,一換成作客便戰績插水,敬排德甲末席。而賀芬咸利華古遜禾夫斯堡則會有相反的表現。(譯按:如果將停賽前的第25週積分榜分開主場、作客計算,賀芬咸、利華、禾夫斯堡在作客榜的排名都會比主場榜排名還要高)

閉門作賽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

羅斯托克(德丙第8)董事Robert Marien接受《明鏡》訪問時的發言(11/05/2020)。

榜尾份子以為聯賽腰斬等於自動留級

你也許還有聽過雲達不來梅在抱怨。鮑文指出球隊只能以四人小組模式訓練,在11人比賽中會十分不利:「簡直是天淵之別。」不來梅的政客與傳媒甚至要求聯賽腰斬,相信這與雲達在聯賽的形勢不無關係——假如聯賽可以一直踢下去,雲達很有機會40年來首次降班。

巴伐利亞州首長 Markus Söder 便就此評論說:「曾有過『聯賽應否多延一週才恢復』的爭論,說要讓球員多一星期練習。這對我而言是這位不來梅市長『球迷上身』罷了。」

(譯按:不來梅屬德國十六邦之一,可以自行制訂防疫措施與要求。而今輪不來梅的防疫政策在全德國擁有職業聯賽球會的州份中算是屬於較保守的一派。其實在5月7日 DFL 確認德甲復賽日期時,雲達連小組訓練也不能做,球員只能獨自訓練,就連首課集訓也要待至5月12日才可以開始。而 DFL 可作的讓步亦只是將雲達不來梅對利華古遜的比賽安排在第26週的最後一天 [即星期一] 進行)

這又呼應了在德丙的情況:耶拿(Jena,德丙榜尾第20)、馬德堡(Magdeburg,德丙第15)、茨維考(Zwickau,德丙第17)都要求聯賽腰斬。只要聯賽腰斬,上述陷入降班漩渦的德東球隊便可以留級。英超的情況亦類似:積分榜下游的球隊大多反對復賽,但似乎是因為怕降班多於怕病毒。

最終 DFL 可能也要讓步,以求做到在疫情之下決定冠軍、升班資格、歐賽資格誰屬之餘,又准許榜尾球隊留級,但不能排除日後將會有球會以經濟以外的原因興訟。

原文發表後兩天,DFL公佈復賽計劃詳情,大會的共識是復賽會維持聯賽升降制度,36家球會在表決時只有一家投棄權票。

疫症面前難求平等。從 DFL 的角度看,首要任務是保住聯賽、將損失減至最低,而相關措施很需要所有人靈活應變,這並不單指運動競技層面而言。擊倒不熟悉的對手、甚至是要以少勝多,這也是足球運動的精髓所在。

參考資料:Zeit (12/05/2020)

譯附:德國本土主要足球賽事復賽日程

DFL
德甲、德乙:5月16日復賽
DFB
德國盃:四強6月9日及10日、決賽7月4日
男子德丙:5月30日復賽
女子德甲:5月29日復賽
女子德國盃:八強6月3日、四強6月10日及11日、決賽7月4日


德國足球聯賽, DFL, COVID-19, CoronaDE, Coronavirus, 德國足壇停賽, 德甲停賽, 德甲停擺,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Projekt Anderen,

德國足球聯賽的黑色星期五

德國職業足球界曾嘗試力挽狂瀾,但就在這個「黑色星期五」,他們終於繳械投降。

雲達不來梅之哥菲特難題

雲達不來梅和37歲少帥哥菲特在開季前才剛剛續了約,新合約期直至2023年季尾,而現時雲達已經開始在降班區徘徊,20輪聯賽過後位列第16。

Ultras, Projekt Andren,

誰會想得到,Ultras球迷變成了城市的守護者?

Felix Tamsut:「我希望這些次文化在社會上能獲得更多注意。Ultras視自己為城市的代表,所以他們會在認為適當的時候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