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球員比沙路

(Photo: "Pizarro - Würdigung einer Legende"書影)

來自秘魯的傳奇球員比沙路準備在 2019/20 球季完結後高掛球靴,結束超過 20 年的職業球員生涯。不來梅報社 Werser-Kurier 特地為「Pizza佬」出版了一份厚達百頁的實體刊物,紀錄了這位五進雲達兼德甲最老入球者的生活、過去、高低起跌,並抽取部分內容免費在網上登出。在這批網上內容中,比沙路暢談自己遇過的「一大堆」教練、仍未確定的退役後安排,還有近期疫情對他的影響。

Bundesliga: Claudio Pizarro – Now The Oldest Goalscorer in Bundesliga History! (16/02/2019)

十分感謝沙夫

比沙路先生,你在職業生涯上見識過的教練可真多,以球員身份而言,誰會是完美的教練呢?

確實有很多位教練,但要選完美的教練太難了,這不可能。只是經過這麼多年,我會覺得一個好的教練是會令你有所得著的人,每個教練都會有獨特的辦事方式,和有不同的足球觀。如果要選十分特別的教練便一定要數到沙夫(Thomas Schaaf),因為自我 1999 年加入雲達起他便一直支持著我,我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重要的東西,這還包括了學習德國的生活方式、文化,以至德國足球。他總是支持我,而這種感覺對球員而言十分重要,我們建立到互信,所以我一直為此非常感謝沙夫。

其他教練又如何呢?

其他教練當然也對我十分重要。就以軒歷基斯(Jupp Heynckes)為例, 2012/13 拜仁三冠的歷史性勝利極之非凡,亦為我的職業生涯寫下了重要的一筆。軒歷基斯在頂級聯賽有著豐富的執教經驗,而且因為他本身已是一位名宿,他很能掌握球隊內的情況。他是一個很棒的人,為人極之直接,但亦帶來很大幫助。他大大幫助了整支球隊,從拜仁把他帶回來的次數就可知他做得有多好。不過從我職業生涯角度而言,也有其他能令我回想起重要時刻的教練。

你想起了哪位教練?

例如摩連奴吧。雖然不幸地我在車路士只能跟他共事 3 個月,但從中我已看出他有多支持自己的球員。

你在車路士為甚麼會不如意?為甚麼只在倫敦待了 1 年?

我在轉會車路士之前,摩連奴曾打電話給我,說十分渴望我加入他的球隊,而我亦毫不懷疑便到了英格蘭。只是不消 3 個月摩連奴便已下台。新官(譯按:Avram Grant 格蘭特)上任後我沒有得到心目中的出場次數。當時我正要踏入「三字頭」,我很清楚自己需要踢球,不想坐後備席,所以便返回雲達了。

在拜仁與哥迪奧拿的合作又如何呢?

哥迪奧拿分析球賽的能力確實非凡。他連最微小的細節也顧及到,總會知道在甚麼時候該起用手上的哪些球員。哥迪奧拿真的使我擴闊了看待足球的眼界,他對足球的視野與其他教練截然不同,總比對手想得更開闊,在他能想得出的所有範疇上,他都遠遠優於對手。我相信從戰術以至他所有想及過的球賽角度而言,他都是無人能及。很不幸我的教練名單上未有高普的名字,如果有合作過便好了。我希望日後有機會認識高普本人、觀看一下由他帶領的訓練。高普能令球員覺得無比興奮,毫無疑問我會很喜歡與這類教練共事。

  • 1999 年 8 月 沙夫(雲達不來梅)

    德甲累計入球:29

  • 2001 年 7 月 希斯菲特(拜仁慕尼黑)
  • 2004 年 7 月 馬加特(拜仁慕尼黑)
  • 2007 年 2 月 希斯菲特(拜仁慕尼黑)

    德甲累計入球:100

  • 2007 年 7 月 摩連奴(車路士)
  • 2008 年 7 月 史高拉利(車路士,期間未有比賽)
  • 2008 年 8 月 沙夫(雲達不來梅,借用)

    德甲累計入球:117(同期車路士的 3 任教練不計算在內)

  • 2009 年 8 月 沙夫(雲達不來梅,買斷)

    德甲累計入球:160

  • 2012 年 7 月 軒歷基斯(拜仁慕尼黑)
  • 2013 年 7 月 哥迪奧拿(拜仁慕尼黑)

    德甲累計入球:176

  • 2015 年 9 月 史基比歷克(雲達不來梅)
  • 2016 年 9 月 魯利(雲達不來梅)

    德甲累計入球:191

  • 2017 年 9 月 史托加 (科隆
  • 2017 年 12 月 魯頓碧克(科隆)

    德甲累計入球:192

  • 2018 年 7 月* 哥菲特(雲達不來梅)

    德甲累計入球:197(*截至 2020 年 3 月德甲停賽前)

退役安排:我仍未收過雲達的offer

德甲停賽期間傳聞滿天飛,《體育圖片報》曾報道「Pizza佬」已答應回歸拜仁擔任大使。比沙路就此要經網媒再一次重申,雙方仍然未達成協議:「我覺得拜仁那個職位會很有趣,但是現在我仍然著眼於雲達,球季結束後我才會開始考慮。」不少雲達球迷都希望比沙路能同時服務拜仁與雲達,比沙路對此的回答是:「假如我收到邀請,我是會考慮的,只是到目前為止我仍未收過雲達的邀請。」

芬寧斯(Torsten Frings)先後在拜仁和雲達與比沙路共事 6 年。他認為,比沙路在拜仁的履歷不會影響到他在雲達不來梅史上的重要地位:「我認為雲達在比沙路心目中的地位會比拜仁重要一些,因為他的一切都從雲達開始,是這裡塑造出現在的比沙路。」

2015/16 球季開始後,雲達不來梅才邀得約滿拜仁後仍未落班的比沙路第 4 次加盟。雲達球迷收到消息時已經十分興奮,到比沙路乘坐飛機抵達不來梅,球迷更湧到機場接機。

比沙路最希望是處理眼前的事務。本應今年內要在韋沙球場進行的雲達告別賽,很大機會延期:「先用不著去想這件事,始終大家現在都不能計劃些甚麼。」他亦未有擔心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否在疫症停賽之下無聲無息地劃上休止符:「我將焦點全放在工作上,我們的目標就是護級,其他的事之後再算。」

活在當下的比沙路將護級視為職業生涯裡的最後一項要務,因此他與其他雲達球員一樣,各自在家勤練。比沙路強調:「這是備戰的時機,就像季前備戰一樣,我們狀態好壞十分關鍵。」約一星期前球隊已經可以重新集訓,只是要分成一個個的小組進行:「獨自訓練並不易過,現在可以分組訓練,我們便可以再次在訓練場上踢球了。」

與家人通電話報近況

就算是比沙路這種球癡,最近也得改變起居生活的習慣。他現在會經常與身處慕尼黑和秘魯的家人通電話,報告近況:「現在全世界都以健康為上,我們要對抗的是疫症,事情非同小可。只不過我們做球員的還要打工掙錢,非不得已才需要專注於工作上。」

比沙路認為,以閉門作賽(Geisterspiel)方式重啟聯賽固然並非理想,他和球隊都會因此失去球迷在場的支持,但這亦可能是其中一個令到聯賽得以恢復的方法:「我認為我們可以重新比賽,只是得先要環境許可。大家的健康是先決條件,但是足球也可以為大眾與球迷轉移一下視線,這對大家來說可以是一件好事。」

參考資料:
[1] Weser Kurier (13/04/2020)
[2] Weser Kurier (15/04/2020)
[3] Weser Kurier (10/04/2020)


Werder Bremen, Weser-Stadion, 雲達不來梅, Projekt Anderen

一宗簽了字但沒有成交的球員轉會

科索沃前鋒拉斯卡轉會失敗,雲達不來梅痛失轉會費、利華古遜找不到前線的補充兵源、拉斯卡不能參加歐洲賽,表面上三輸己經夠慘,但原來輸家不只得他們。

Joe Bryant and his Lego Bundesliga stadiums, LEGO, LEGO stadiums, AwayDayJoe, Opel-Arena, Weserstadion, WWK-Arena, 德甲球場, 德國聯賽球場

英國小童用LEGO砌出德國足球場

純用球迷角度看的話,送禮送到入球場的行程比砌球場來得更有吸引力,但要做送禮勤首先還須不斷備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