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德乙疫情危機三部曲:尾數、轉播合約、50+1

Bundesliga, 德甲,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星期日宣佈禁止國內兩人以上的社交活動,同日隨即因為一位曾接觸過的醫生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需要開始為期 14 天的家居隔離。看情形德國的足球聯賽在暫停兩星期後實在連閉門作賽亦難以做到。德國足球聯盟(DFL)執行委員會在星期二展開 3 月 31 日大會的籌備工作,預計到正式開會時將會決定聯賽的下一步行動。

德甲、德乙 36 家職業球會雖然同意聯賽暫停至 4 月 2 日,但是他們都不認為 4 月首個星期就可以復賽。他們的目標是要完成本季餘下的 9 週賽事,以避免高達 7 億 5,000 萬歐羅的經濟損失。DFL 行政總裁施菲特(Christian Seifert)已預言,假如失去了電視轉播費與贊助費,有多家球會將會面臨破產危機。

但是破產危機只是德甲要面對的第一關。現在 DFL 剛好要為新一期的轉播權合約招標,而如果由現在開始轉播費的尾數已經泡湯,最壞可能是導致「50+1 制度」急速瓦解。

慕遜加柏科隆,德甲史上第一次、也是暫時唯一一次閉門作賽。

現在:球會有甚麼可做?

在德國,我們有 25,000 家球會。假如在今次危機中我們每隊資助 3,000 歐羅,就已經會用盡德國足總的財政儲備。

德國足總(DFB)司庫 Stephan Osnabrügge 上星期五(20/3/2020)在官網上的發言。Osnabrügge 亦提及稅務法例亦不容許 DFB 直接提供補貼給球會。

RB 萊比錫

萊比錫體育總監高路舒(Markus Krösche)說:「我們靠踢出成功的足球維生,打入歐聯,總之就是要繼續踢球。如果這不能維持下去,我們的收入就會減少,電視轉播費就是德甲球隊的主要收入來源。」

這段日子沒有比賽,高路舒在家工作卻更見繁忙:「我繼續處理體育、球員事務。我可以更仔細地觀察其他的球員、安靜地細閱球探給他們寫的報告,工作如常。我在為未來兩年研究其他的可行方案,又會留意之前未有時間兼顧的聯賽,但現在就是沒有可能訂立確實的交易!」

我確信要到明年年初才能實現(重啟球賽)。

德國病毒學專家 Jonas Schmidt-Chanasit 接受訪問時發表意見。
(20/3/2020 via Kicker

史浩克 04:預期有一個不一樣的夏季交易市場

曾在萊比錫任職、現在擔任史浩克 04 體育總監約亨舒尼達(Jochen Schneider)也在面對類似的問題。他說:「這是我入行以來最困難的一遭。」 約亨舒尼達雖然經歷過德甲 18 年前的「Kirsch 危機」,但今次的疫症大流行卻是影響了整個足球界,以至整個世界。他因此預期球員交易市場會出現明顯變化。

「我們未知轉會窗會幾時開始,因為我們可能還需要利用七月去完成聯賽。」可能還會有頂級球員的轉會,但是「你不用占卜也猜得到交易價格將會較低。」

在 2019 年財政年度,史浩克 04 已錄得 2,610 萬歐羅虧損,所以他們一早已切換至疫症模式:節省大量開支以應付難關。約亨舒尼達說:「我們凍結了招聘和投資計劃,也暫停了轉會談判,現在又忙著其他事情,我們總得要排個優次。」

多蒙特:煩惱不會少

史浩克的死敵多蒙特則表明可以在疫症導致停賽的環境中撐得住,除了因為他們有財政儲備外,他們更在年初已通過信用透支方式把可調度信用額由 3,000 萬歐羅倍增至 6,000 萬歐羅。

但是多蒙特體育總監索斯絕不會認為現在的日子易過。到了今季季尾,夏基美(借用)、葛斯、比斯錫的合約都會完結,此外還有舒爾利等 7 位球員的外借合約期滿。

此外被多家英超球會競逐的辛祖(Jadon Sancho),他的去向仍然未明。「現在我們只能專注去想怎樣安排到訓練、何時可以再比賽,而不是去遙想到了 8 月 1 日我們手上的是一支甚麼模樣的隊伍。」

(譯按:多蒙特自 2 月中歐聯出局起至今,股價在一個月內已由 9 歐羅的水平急跌一半至 4.5 歐羅)

我會告訴他(國際奧委會主席湯瑪士巴赫 [Thomas Bach])取消奧運會,越快越好……我們現在只處於疫症大流行的初期,而我認為在秋季前都不太可能重見到正常的聯賽球季。

SPORT1 在 3 月 23 日刊登德國 U21 軍醫 Jürgen Scharhag 教授的訪問
(24/03/2020 更新:2020 年東京奧運確定延期一年舉行)

啱啱遇著剛剛:DFL 轉播權合約重新招標

德國聯邦反壟斷局(Bundeskartellamt)在 3 月 20 日批准了 DFL 就 2021/22 至 2024/25 球季的轉播權展開招標工作,而 DFL 未待招標確定獲批便已經向選定的潛在買家發出競投文件。(譯按:包括現時在德語國家擁有播映權的 Sky TV 和 DAZN,再加上阿馬遜、Discovery、Netflix 和德國電信,甚至有傳蘋果、迪士尼、Goggle 都涉及在內)真正的競投期會由 4 月 27 日至 5 月 8 日,並預計在 5 月 11 日公佈中標者。

這次轉播權洗牌的時機卻正好出現在德國職業足球史上最嚴重的危機之中。球會早日得知新合約之下收到的轉播費金額,便可以知道怎樣為未來籌備,但是在現時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能預計到各家競投的媒體會出價多少。

現時分別獲得電視轉播權與網上直播權的 Sky TV(合約金額達每年 8 億 7,600萬歐羅,是聯賽的最大單一收入來源)和 DAZN,正因為疫情而吃盡苦頭,他們沒有球賽就沒有收入,在經濟不明朗的環境下它們未必可以維持本來的出價水平。而且 DAZN 的訂閱方式是按月計,它們的客戶可以隨時取消合約。因此其他對手或可能乘虛而入,尤其是全球最大網上零售商阿馬遜,它們是在這次疫症大流行的贏家,而它們亦已對歐聯的轉播權蠢蠢欲動。

將來:又關 50+1 事?

Mario Leo 是一位數碼傳訊業的專家,曾在多蒙特、拜仁慕尼黑巴塞隆拿服務過,在 2018 年夏天便曾經成功預測祖雲達斯收購 C.朗拿度在短時間內回本。在最近一次訪問中,Mario Leo 估計德國在這次疫情之中,很快便會就「50+1 制度必須廢除」展開激烈爭論。

Mario Leo 認為,今個球季餘下的電視轉播費如果真的全數泡湯,球會根本無路可逃。他指例如慕遜加柏、史浩克 04 這類「在體育競賽方面有野心」而又付諸實行的球會,現在已經步履不穩,曝露在破產危機之下。Mario Leo 又認為,DFL 急於終結「閉門作賽」狀態,與轉播權持有人的收入狀況和德國足球「50+1」的特殊情況有關。Mario Leo又以利華古遜禾夫斯堡兩支「廠隊」為例(譯按:這兩家球會都豁免受 50+1 限制),近來都沒有聽聞他們「喊救命」,而再環視歐洲其他的主要聯賽,它們也沒有發出盡早復賽的聲音。

現在德國社會以至球壇的狀況瞬息萬變,仍很難評論 Mario Leo 的預測會否成真。但正因為今次的危機不只影響到球迷,可以預計如果要迅速保住陷入危機的球會,新措施將會以相對急的速度推行,所受阻力不會太大。此外還可以肯定的是:德國足球在今次危機之後雖然應該還可以撐下來,但亦將會面目全非,而現在亦可能是廢除 50+1 最不萬惡的時機!

參考資料:
[1] SPORT1 (21/03/2020)
[2] Die Welt (21/3/2020)
[3] NTV (20/0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