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足球聯賽的黑色星期五

德國足球聯賽, DFL, COVID-19, CoronaDE, Coronavirus, 德國足壇停賽, 德甲停賽, 德甲停擺,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Projekt Anderen,

現在就連德國足壇也倒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之下:德甲、德乙原定第26週的賽程取消、停賽期直至4月2日,而最初用以應變的閉門作賽措施則惹來猛烈抨擊。

德國職業足球界曾嘗試力挽狂瀾,但就在這個「黑色星期五」,他們終於繳械投降。就在第26週第一場德素多夫對柏達邦開賽前4小時,德國足球聯盟(DFL)的執行委員會宣佈德甲、德乙停賽。(譯按:由德國足總主辦的德丙,則在早兩天前已宣佈將第28、29週的比賽延期)

聯賽停賽的歷史意義

DFL委員會還建議直至4月2日的球賽都要停止,代表著3月31日德國對意大利的友賽都會受影響(譯按:比賽原定會改為閉門作賽,因為紐倫堡市政府禁止舉行超過100人聚集的活動,球賽最終取消。而這場比賽本來會是德國隊在國際賽重新提供企位後的首場賽事),國際足協甚至建議停止所有國際賽事。DFL的決定,令德國足球聯賽自二次大戰以來(1944/45球季)首次中斷。

相關的停賽動議,本來需要留待下星期一在法蘭克福舉行的會員大會中討論,再經由德甲、德乙36隊代表表決。根據原先計劃,停賽期應該要在下星期二才開始。

「一定要尊重DFL委員會作出的決定,只是其實一定還有其他解決方法。」多蒙特行政總裁華斯基(Hans-Joachim Watzke)如此評論德國職業足球當前面對的「嚴重危機」:「希望各家聯賽球會能利用多年積累下來的資本渡過危機。」華斯基表示多蒙特現階段未有受到威脅。

德甲首宗肺炎確診個案

聯賽最初為堅持運作下去而推出的閉門比賽日措施飽受抨擊。(譯按:Geisterspieltag字根”Spieltag”即比賽日,字首的”Geist”則與鬼魂、幽靈有關,”Geisterspiel”也就是「搵鬼睇」的比賽)柏林聯門將基爾域斯(Rafal Gikiewicz)在Twitter上寫道:「如此情況之下,球員與馬戲棚裡面的猴子無異。」拜仁慕尼黑的西班牙中場球員泰亞高艾簡達拿(Thiago Alcantara)更寫道:「這是瘋狂的。請不要再幹傻事,面對現實。」

艾簡達拿最初的帖文怒斥DFL不負責任,雖然後來已刪走了相關內容,但在他刪文前已經被記者截圖。

而星期五的現實就是:柏達邦教練包加特(Steffen Baumgart)賽前在酒店房間裡出現類似病徵,雖然後來的檢測結果呈陰性,但在宣佈停賽後他的部下盧卡基利安(Luca Kilian)驗出確診,成為德甲首宗確診病例。

原定下星期一進行的雲達不來梅對利華古遜,鑑於不來梅市政府預測當晚會有近三千名球迷在球場外集結,因此決定取消比賽。(譯按:不來梅市政府取消比賽的時侯,DFL 仍未開會討論停賽動議,因此這場是疫症肆虐德國之下首場宣佈取消的德甲比賽)同日德乙紐倫堡球員紐恩貝加(Fabian Nürnberger)亦告確診,全隊球員需要依從衛生部門指示,各自在家進行14天家居檢疫程序。(譯按:德乙首兩宗確診個案,和首次出現全隊家居檢疫,在較早前已發生在漢諾威身上。)

路明尼加:職業足球始終與財務息息相關

球迷組織發起反對閉門作賽。「這次明顯看出球會只顧賺錢而忽略球員的健康狀況。」球迷組織”Unsere Kurve”主席Rainer Vollmer受訪時這樣說。

拜仁慕尼黑行政總裁路明尼加公開承認:「職業足球始終與財務息息相關。」當電視轉播費沒有到手,中小型的球會便會出現破產危機,路明尼加強調:「德甲、德乙那份數以億計歐羅的收益開始不保。」(譯按:據估計,假設今季德甲現在停賽後再沒有機會復賽,電視轉播、贊助與球場內營銷收益的損失將分別達3億3000萬、2億4000萬與1億3000萬歐羅,即合共約7億歐羅。)

下一步對策有待商討

DFL從體育角度出發,給出的官方目標是在今年暑期內完成球季:「而賽季腰斬則會尤其令一些球會陷入存亡危機。」因此希望大家在三月尾的國際賽檔期可以再討論接下來該做甚麼。

如果歐洲國家盃願意延期一年的話,聯賽賽季拉長至六月尾便不成問題。但有時人算不如天算,很多問題自會湧現出來:球季仍可以完滿結束嗎?德甲會不會自1947年以來首次沒有冠軍誕生?各級聯賽間的升降又該怎樣決定?引申出的財政問題又該如何紓緩?如果球季中止,積分榜該怎樣計?(譯按:德甲宣佈由第26週起暫停時,第24週雲達不來梅對法蘭克福的補賽仍未有正式安排。)

DFL的球賽規例沒有列明球季一旦中止的處理方法,而本來視為權宜之計的閉門作賽亦無助解決燃眉之急,還很快顯示了一場沒有球迷參與的職業球賽有多荒謬。在「萊茵打比」慕遜加柏對科隆的比賽場外,數以百計誤判疫情的球迷聚集在場外,繼續為愛隊打氣。

Borussia Mönchengladbach-Fans feiern Derbysieg beim Geisterspiel. (11/03/2020)
被時代選中的人:艾迪堅(Deniz Aytekin)獲安排擔任德甲史上首場(亦暫時是僅有的一場)閉門比賽的主球證。艾迪堅賽後表示感受難以言喻,而在沒有球迷的情況下亦實在難以保持長期集中,只能希望閉門作賽不會成為常態。結果兩天後德甲宣告暫停。

參考資料:Sport-Informations-Dienst (SID) (13/03/2020)


弗賴堡迎接新球場

弗賴堡已離開使用了67年、位於黑森林入口的德萊薩姆球場。弗賴堡因為球場的設計缺陷,每年都需要「拿permit續命」;新主場歐羅巴公園球場則容納到35,000人,估計耗資7,600萬歐羅。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LewanGO41ski” 超越轟炸機梅拿入球紀錄

2020/21球季最後一個比賽日的最後一分鐘,「轟炸機」梅拿守住49年的德甲單季入球紀錄最終由波蘭前鋒利雲度夫斯基所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