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的跳板(下):16歲可以踢德甲

德國足球聯賽, Projekt Anderen,

2020 年 1 月開始傳出,德國足球聯盟(DFL)建議修改適用於德國甲組、乙組聯賽的「球員授權條例」(”Lizenzordnung Spieler”, LOS),將合資格球員的年齡門檻由 18 歲下調至 16 歲,有關動議將於 3 月尾提交上會員大會表決,多蒙特表態支持之餘亦強調這並非「莫高高條款」。與此同時各方看來已蠢蠢欲動,多蒙特  I  隊教練法夫利已揚言莫高高最快可以在三月份開始跟操、《圖片報》傳出德國 U21 教練觀斯(Stefan Kuntz)額外給已跳上U19的莫高高「加操」、甚至傳出多蒙特已從英冠球隊伯明翰奪得16歲中場球員比寧咸(Jude Bellingham)。假如傳聞屬實,多蒙特不止繼夏蘭特爭奪戰後再一次擊敗曼聯,更同時在德甲這一場青年球員爭奪戰預演中拼贏了老對手拜仁慕尼黑。不過以上種種並不一定代表拜仁已輸在起跑線上,因為拜仁陣中也擁有了一位「跳班之王」,就算DFL最終沒有修例,他最快仍可於下季跟大家見面。

現時德國職業足球界依從德國足總(DFB)的規定,青年球員如需要升上球會的 I 隊,必需要年滿18歲,或者至少當時屬「U19」組別中較年輕的一組。假如DFL在會員大會上通過修訂「球員授權條例」,將只適用於德甲、德乙,而不需要延伸至 DFB 主辦的德丙,所以相關改動不需要徵求DFB 批准。

以上所說的「U19」只包括 18 歲與 17 歲兩個年齡組別,並非泛指所有 19 歲以下的年歲,而這裡的「年歲」亦只會計算出生年份。例如在 2019 年一位生於 2002 年的球員便獲官方界定為 17 歲,符合「U19」的定義,因此可以踢德甲和德乙;反觀歐協 U19 錦標賽的定義則只是「不大於19歲」(同樣單計年份),只提出了上限而沒有設定下限,所以在這兩套比賽規則並行之下,莫高高雖然已兼任多蒙特與德國 U19 隊成員,但是根據 DFL 現行規定他仍未是一位定義上的 U19 球員)

直至目前為止,土耳其的紐尼沙軒(Nuri Şahin)是德甲最年輕球員紀錄的保持者。自 2018 年起加盟雲達不來梅的紐尼沙軒,在 2005 年 8 月以 16 歲 335 天之齡由多蒙特 U17 直上德甲,假如通過新例,最年輕球員的紀錄有望再推前335天。

紐尼沙軒生於 1998 年,打從 2005/06 球季開始他已經是一位定義上的 17 歲球員,因此符合資格踢職業聯賽。另一個可作對照的例子是達斯拿,他在 2010/11 下半季出道,踢首場德甲時他只有 17 歲 3 個月大,但是 1993 年出生的他根據官方定義,已經是一位18歲的球員。順帶一提的是,紐尼沙軒當時固然比同齡球員超班,但未夠 17 歲便要踢德甲的主因還在於當時深受債務困擾的多蒙特需要節省班費,時任 I 隊教練的雲馬維克(Bert van Marwijk)才決定在幾年內先後把紐尼沙軒等共 4 位 U17 隊球員直接抽上 I 隊

球員年齡改下限:球會管理層意見不一

現時仍擔任多蒙特青年軍聯絡人的列瑾認為:「現在我們與其他聯賽與國家隊相比正處於劣勢,因為我們不容許一些很年輕的球員進入職業球壇,實例不勝枚舉。」

慕遜加柏體育總監艾巴爾(Max Eberl)亦支持下調年齡下限:「時代在變,今時今日的 16 歲球員比我們那時的已更準備好踢職業聯賽。如果他們真的很優秀,大家便應該討論相關建議。」不過艾巴爾亦同意球會需要十分審慎去處理。

RB萊比錫教練拿高士文持相反看法。他說:「我不是新主張的擁護者。要是提早起用這些球員,他們便要提早受壓力。我不是科學家,也沒有遇過極端情況,但是我不能想像假如 16 歲已要踢德甲,可以對球員的發展會有多好。」

緬恩斯體育董事施羅德(Rouven Schröder)認為德甲「為了獲得相同的機會,是應該跟隨(歐洲其餘四大聯賽的做法),但我們必須保持儆醒,他們只是一班很年輕的球員,仍需要傾力關注和培養。」

歐洲球壇最著名的神童個案,要數西甲巴塞隆拿的安素法迪(Ansu Fati)。這位來自畿內亞比紹的天才球員在去年 12 月以 17 歲 40 天之齡成為歐聯最年輕的入球者。再追溯至去年 8 月尾,他在以 16 歲 304 天成為巴塞史上最年輕的聯賽入球者。現時安素法迪的違約金已高達 1 億 7000 萬歐羅。

多蒙特可能亦希望如法炮製莫高高。去季的 U17 聯賽莫高高的入球數字高達破紀錄的 50 個,今季升上 U19 踢過 21 場正式比賽後亦已錄得 26 個入球和 8 次助攻。(譯按:以上是 2020 年 1 月原文發表時的統計數字,截至本文發表為止莫高高在 2019/20 年度 U19 聯賽已射入 34 球,僅用了 20 場便打破了聯賽紀錄。)

後記:2020年 11 月 21 日,莫高高一如所料在踏入 16 歲後的首場德甲賽事即場告登場。

拜仁抵擋莫高高的強盾

曾先後踢過英格蘭U15與德國U16、U17的 Arrey-Mbi 在 2019 年 7 月由車路士青訓學院(Chelsea Academy)轉投拜仁慕尼黑青訓學院(FC Bayern Campus),並獲安排立即跳過由高路斯執教的U17,直接加入由 Danny Schwarz 與迪米捷利斯共同執教的U19。德國傳媒認為司職中堅的Arrey-Mbi就是將來拜仁應付莫高高的答案。

另一邊廂,拜仁慕尼黑亦出現了一位「跳班之王」。去季中堅 Bright Arrey-Mbi 由英超車路士青年軍轉投拜仁慕尼黑,年僅 16 歲的 Arrey-Mbi 本來合資格踢青年軍 B 隊,但是拜仁慕尼黑將他直接放上 A 隊(即U19),來季很有機會再升上拜仁 II 隊。

Mit 16 Jahren: So gut ist Bayern-Talent Arrey-Mbi schon | SPORT1

因為 Arrey-Mbi 擁有出眾的才能與表現,拜仁教練費歷克領軍參加多哈冬訓營時帶了他同行。甘美治後來這樣形容 Arrey-Mbi:「他已經變成了猛獸,他令我感到驚訝。」 艾拿巴補充道:「他的運動和閱讀球賽能力已經屬於高等程度,我看得出他擁有優厚潛力。

當拜仁青訓主管 Jochen Sauer 被問及拜仁有否為 Arrey-Mbi 制訂職業生涯規劃,Sauer 回答:「當然有,但不會是那種『多年期計劃』。」

Sauer 這樣解釋:「我們會逐一接觸球員,並定期評估他們的發展進度,從而制訂下一步方向,職業生涯規劃可以微觀至以三個月作單位。」

與拜仁行政總裁路明尼加一樣,Sauer 原則上支持 DFL 下調職業球員年齡下限至 16 歲的建議:「因為我們可以追上國外聯賽的年齡下限,從而彌補競技上的不足。」

某程度上,Arrey-Mbi 就是拜仁用來抵擋多蒙特尖刀莫高高的強盾。但是相比起莫高高,Arrey-Mbi 並不算是 DFL 修改年齡下限提案的得益者,因為到 DFL 在 3 月召開會員大會之前,Arrey-Mbi 已經滿17歲了。

參考資料:
[1] Die Welt (23/01/2020)
[2] SPORT1 (31/01/2020)

後記:2020年12月1日歐聯分組賽馬德里體育會對拜仁慕尼黑,Arrey-Mbi 首次代表拜仁 I 隊上陣。

上回講到:

Borussia Dortmund, BVB, Bundesliga, 多蒙特, 德甲, Projekt Anderen,

神童的跳板(上):由莫高高說起

德國U19隊有意為應付3月的歐洲盃外圍賽而徵召年僅15歲的莫高高。另一方面德國足球聯盟建議將德甲、德乙合資格球員的年齡門檻由18歲下調至16歲。先別說莫高高會否成為直接受益者,球迷最先想到的仍一定是他的年齡之謎。

同類文章: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