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哥實情又型又醒.何解奇哥要搞到咁奔波.奇哥心裡早有決定

Jürgen Klinsmann, 奇連士文, Hertha BSC Berlin, 哈化柏林, 奇連士文請辭, Derek Rae, Projekt Anderen, 奇連士文「網上請辭」的原文已經刪除,但有名記者Derek Rae做了screencap記錄。(Photo: [email protected]

截至目前為止,德國傳奇前鋒「金色轟炸機」奇連士文(Jürgen Klinsmann)在德甲有兩次執教經驗:之前在拜仁慕尼黑(2008/09)做不滿一季,今次在哈化柏林只做了 10 星期便又再請辭。奇連士文原為取代 12 週僅得 11 分的高域(Ante Covic)執教直至季尾,但現在這支「德甲老婦人」的帥位已再轉讓給「奇哥」帶入哈化的助教魯利(Alexander Nouri)。觀乎主流傳媒的分析,「奇哥」的性格與處事方式似乎註定與德甲無緣,但名宿艾芬堡(Stefan Effenberg)仍是禁不住大歎可惜。

奇哥心裡早有決定

奇連士文在上星期二爆出震撼彈--在自己的 Facebook 專頁上宣佈辭職,這不只嚇倒了哈化柏林,奇連士文重返哈化柏林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的宣言亦同時引發爭議。過了僅僅一天,55 歲的奇連士文已經放軟口風,在個人 Facebook 專頁加開一場 live chat(按:原片已經刪除),為自己的行徑表達歉意之餘,也表明重返監事會與否全由哈化會方決定,他會接受任何結果。

Jürgen Klinsmann 奇連士文, Hertha BSC Berlin 哈化柏林, 奇連士文請辭, 奇連士文劈炮, 奇哥, 金色轟炸機, Projekt Anderen,
在哈化柏林官網的新聞列表可見,2月10日(星期一)還在報道奇連士文與球迷的Facebook live chat,但緊接下一篇便已經是奇連士文即時離職的公告。(Photo:哈化柏林官網截圖)

在奇連士文使出「Facebook 辭職」後 48 小時,哈化金主雲賀斯(Lars Windhorst)在記者會上宣佈這一位曾執教拜仁慕尼黑的前教練將不會獲安排返回哈化的監事會。雲賀斯坦言為奇連士文的魯莽行為感到失望,尤其是哈化柏林本來將會找到新贊助商

當初是雲賀斯協助奇連士文進入監事會

雲賀斯入主哈化後,在 2019 年 11 月把奇連士文帶進哈化柏林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雲賀斯旗下的控股公司 Tennor 通過注資超過 1 億歐羅獲得哈化 49.9%股權,從而在哈化監事會的 9 席中取得 4 席。奇連士文卻在進入監事會三星期後取代教練高域的位置,自此「奇哥」停止了在監事會的職務。

何解奇哥要搞到咁奔波?

權力鬥爭

哈化柏林最初的計劃只是需要奇連士文執教至季尾,但是「奇哥」的全盤計劃是要延展至今夏之後,當中所需的額外資源和權力並非哈化本來預算要提供的。當哈化高層拒絕了相關建議,便成為了分手的導火線,更會形成日後一個更大的問題:假如奇連士文重返監事會,便又會反過來「騎」在當日不願下放權力給他的體育經理派列斯(Michael Preetz)之上。

奇連士文希望得到的自主權,遠遠超越一般主教練的常有權限。

「這就是分工清晰與否的問題,而我們未能處理好。」奇連士文在自家的 live chat 上這樣說:「在德國,大家習慣了經理會介入事務、與球隊更為接近。」而「奇哥」顯然低估了情況:「我不習慣這一套,以我所知英國模式的『經理』-- 那邊就是叫 『經理』,不是叫『教練』--只位處一人之下,而那人就是球會老闆。只要這兩人都首肯,就可以開展工作。」

奇連士文在批評管理系統,其實是在不點名批評派列斯。「當發現工作時有另一位經理坐在身旁,不住對球員或球證評頭品足,我覺得受到了難以置信的打擊。」他透露曾在不少劍拔弩張的場合上感到透支,結果是二人越來越難合作,權力鬥爭已蓋過了日常營運。

處事情緒化

奇連士文曾公開說:「我的教練牌照沒有過期,這些垃圾傳聞都是由一小撮人製造出來,實情並非如此!」(譯按:第 18 週作客拜仁慕尼黑前,傳出奇連士文原來一直未有帶同教練牌照返回德國)哈化輸給了緬恩斯(譯按:第 21 週作客輸 1:3),「奇哥」又高呼「很生氣」。 奇連士文與哈化柏林的最大鴻溝,在於「奇哥」本身的執著。「不少人說我給哈化帶來一團糟,這絕非事實!」奇連士文這樣解釋:「我們已經為哈化的未來啟動了球員年輕化的進程,還有在轉會市場大展拳腳。」

只不過奇連士文身為教練,他離開了「火場」;身為監事會成員,他又顯得信譽有所不足。所以他雖然強調過重返監事會的意願,雲賀斯實在不會喜歡他的請辭方式。

奇哥實情又型又醒?

在雲賀斯正式宣佈割蓆之前,與奇連士文「前後腳」効力過拜仁慕尼黑的艾芬堡趕快發表專欄文章評論事件。

艾芬堡:「奇哥」在德國已沒有將來

艾芬堡在文中表示自己也在美國住過一段長時間,深明奇連士文就是用了美國人常用的一套--為自己訂立超高目標,再鞭策自己以達成它。所以奇連士文揚言哈化有潛力打入歐聯、甚至競逐德甲錦標,本身沒有問題。

而在實戰上奇連士文也自有其說服力,畢竟他接手帶領哈化時,與降班區的距離連 1 分也沒有(譯按:11 分排第 15),他接手後則已建立了 6 分優勢,而同一時段(聯賽榜下游之中)就只有科隆能搶得更多分數。奇連士文可稱得上是已達成了短期目標,他如果繼續帶隊的話,相信哈化都不會再需要面對降班危機。

就中期目標而言,奇連士文也有打下基礎,而這些事情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見到成效。達斯拿葛斯、夏卡——這些球迷一聽到便會心動的名字,就算哈化柏林最終未能在冬季轉會窗簽入他們,單是出手斟介的這一連串舉動已可見球隊有制訂中期目標。

在艾芬堡眼中,奇連士文明顯就是英國傳統「教練兼經理」模式的擁護者,在執行球員交易時更見如是,只不過奇連士文的風格與現時的德甲並不配合。艾芬堡自己較支持德國的分工模式,認為不管是大球會如拜仁、多蒙特,抑或是哈化柏林這種中型球會都見適用。如果是「較小型」的球會,集大權於一身的教練想要獲得成功恐怕是百年一遇的事件,例如英超的李斯特城。

艾芬堡發文時的估算,是奇連士文會先返回「老家」美國稍事休息,然後返回監事會,但是「已經沒有意思」。長遠來看,艾芬堡認為奇連士文會重執教鞭,但不會是在德甲,他的執教哲學與現時的德甲並不配合。

這就是奇連士文。

Stefan Effenberg

參考資料:
[1] kicker (13/02/2020)
[2] Sport1 (13/02/2020)
[3] t-online (13/02/2020)


葡萄牙 2:4 德國——不變中有萬變

德國無疑藉著今場4:2大勝衛冕冠軍提升了自信心,但最後一場分組賽面對匈牙利,預計德國需要再作調校。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