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達不來梅之哥菲特難題

Florian Kohfeldt: "On Saturday, we were really frustrated and know what the situation is in the Bundesliga. But we're excited. If you aren't up for a game like this, what then?” (Photo: "Pizarro - Würdigung einer Legende"書影)

2019/20 球季的冬季轉會窗交投大致淡靜,德甲方面除了多蒙特羅致夏蘭特比較矚目之外,最搶鏡的便要數哈化柏林--在奇連士文臨時接掌帥印下,已覓得新金主的哈化柏林繼續擴軍,在轉會市場花掉了 7,800 萬歐羅,一口氣將禾夫斯堡的 3,500 萬歐羅舊紀錄翻了一倍有多。與此同時哈化將前鋒戴菲沙基(Davie Selke)外借,讓他重返德甲出道之地雲達不來梅。據《踢球者披露,戴菲沙基租借合約最長可達 1 年半,假如雲達在租借期間保得住甲組席位,約值 1,500 萬歐羅的買斷條款將會自動生效;反過來如果雲達在同一時段內降班,本身與哈化簽約至 2022 年的戴菲沙基便會隨時返回哈化。戴菲沙基回歸雲達首仗作客奧格斯堡 1:2 見負,他在賽後表示:「我們具備實力,不須擔心降班。」後路已保的戴菲沙基當然可以這樣說,但雲達則不一定有相同想法了,事關球會與 37 歲少帥哥菲特(Florian Kohfeldt)在開季前才續了約,新合約期直至 2023 年季尾,而現在雲達已經開始在降班區徘徊,20 輪聯賽過後位列第 16。

哥菲特在雲達不來梅這輪危機中所扮演的角色,實在難以一五一十地分析清楚。在哪裏有失分,哪裏就是教練有犯錯,這是職業足球最顯淺的邏輯,但是雲達抱有另一種看法。體育總監鮑文維護哥菲特:「傳媒、球迷現時的想法十分正常,但是我們可以看出現時難以排出好陣容的原因,就是各位置都總有球員受傷。我們完全信任哥菲特,我們會繼續合作以走出當前的困境。」

換帥討論鬧哄哄

哥菲特既發表過熱情澎湃的宣言(「辭職就是當逃兵,而我絕不會當逃兵!」),自然不會視自己為問題之一,反而會成為他解難的源動力。在作客奧格斯堡敗陣後,雲達在下半季開季首三場已輸掉兩場,有關換帥的討論開始出現,而在球迷之間尤為熱烈。在社交網絡上出現了 #teamkohfeldt 的 hashtag,是出自那些不願因為當前異常誇張的傷情而遺忘哥菲特早年功勳的球迷;至於持相反態度的球迷,則著眼於當前極度疲弱的攻力,還有一大班不在狀態的球員,兩批雲達球迷都因此而分了心,未有空理會降班危機。

在接下來一星期,換帥爭議將會是給雲達管理層的壓力測試。在今季開季前球會才與哥菲特續約至 2023 年,對一支艱苦經營的球會來說這次續約展示了雙方的緊密關係--最壞情況是雙方要並肩降落德乙然後一起爭取重返德甲:緬恩斯和早年的高普就是一例,弗賴堡史達拉治(Christian Streich)亦如是。這兩隊的結局已經比漢堡史特加來得要好,這兩隊結果都陷入換帥的惡性循環之中,最終失去了在球壇本有的身分地位。

哥菲特已用盡所有辦法

就算換了教練,也不能給雲達帶來健康的兩閘,不能為中場帶來替補,更別說守門員了,所以這問題值得再深思:新教練雖然可以在歇冬過後依賴新援禾治(Kevin Vogt)與戴菲沙基,但是哥菲特都可以;新教練雖然可以起用新人,但是哥菲特亦做到啊。危急存亡之際遇上完全不在狀態的大迫勇也,教練大可以把他放回後備席,哥菲特近期便是如此做;一個新教練或會在作客奧格斯堡時轉用防守性較強的 5-4-1 陣式以消弭對方兩翼的強大攻勢,又或者會改踢 3-5-2 加強中場優勢,更可以在末段轉回 4-4-2 將 1:1 的比數保至完場。而事實是,哥菲特全都做齊了。但最終奧格斯堡的致勝球卻是來自一記由雲達開出的球門球。

這一場比賽實在難有定論。哥菲特固然不會指使球員每踢兩腳便把球傳給對手,又或者要球員漫步追截,只不過球員踢成這模樣時,哥菲特始終需要負上責任。眼見奧格斯堡換入芬保加臣(Alfred Finnbogason)完全改變戰局時,雲達教練團上下固然都想擁有這種換人機會,但偏偏就是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們的。

尚有保持樂觀的原因

「現在只有兩條路,」雲達副隊長卡拉臣(Davy Klaassen)說:「要麼投降,要麼撐下去。」而在雲達不來梅全隊上下,都已經決定了撐下去。鮑文給球員下達命令:「戰鬥下去只是基本步,我們必須要改善踢法,但是我會批評這班球員仍欠缺足夠的智慧和勇氣。我們必須盡快改變現狀,否則將難以取勝。」

哥菲特在雲達再次捲入降班漩渦仍能保持樂觀的原因,是在於不久的將來:「我保持樂觀是因為我們有望重新採取主動了。」他所指的是快要復出的兩閘基比施拉斯(Theo Gebre Selassie)和奧古斯甸臣(Ludwig Augustinsson),二人復出有助中止其他球員因要應急改踢其他位置而導致的骨牌效應。但是哥菲特提醒:「我們還需要多待兩星期,不能在他們傷癒復操後不久即急於派遣上陣,我們隊中狀態不足以踢滿全場的球員已經夠多了。」這隊就是 2020 年 2 月的雲達不來梅,它未來的走向充滿變數,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換作另一位教練也不能解決以上的大部分問題。

2020 年 7 月,雲達不來梅以德甲第 16 名身分進入附加賽,兩回合與德乙季軍海登咸踢成 2:2 平手,雲達憑作客入球優惠獲得留級資格。雖然傳出賀芬咸有向哥菲特招手,但最終哥菲特仍然留隊。

參考資料:
Weser Kurier (03/02/2020)


其他雲達不來梅文章:

Werder Bremen, Weser-Stadion, 雲達不來梅, Projekt Anderen

一宗簽了字但沒有成交的球員轉會

科索沃前鋒拉斯卡轉會失敗,雲達不來梅痛失轉會費、利華古遜找不到前線的補充兵源、拉斯卡不能參加歐洲賽,表面上三輸己經夠慘,但原來輸家不只得他們。

傳奇球員比沙路

比沙路暢談自己遇過的「一大堆」教練、仍未確定的退役後安排,還有近期疫情對他的影響。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