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斯拿專訪(下)

Julian Draxler, Die Mannschaft, 達斯拿, Projekt Anderen,

承接上文,達斯拿(Julian Draxler)在訪問中談論到轉會巴黎聖日耳門(Paris Saint-Germain, PSG)的風波,和自己在PSG的近況。

歐國盃完結後,你便再要求離隊了

歐國盃後,巴黎聖日耳門想簽下我,於是我想跟禾夫斯堡坐下來談談。之前禾夫斯堡並沒有承諾任何開價都願意放人,而我亦只是希望展開理性會談,結果卻立即拉倒了。

結果你要留下來,還被指摘欠缺比賽熱誠

我絕對不是蓄意怠工,但換着是你置身這種身不由己、遭到不公待遇的處境,你是不能在賽場上使出百分百功力的。你會很自然反問自己:「我還待在這裏做甚麼?」

你曾說過這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期

是的,我因為被指沒有出盡全力、心不在焉而罰停賽。我不能否認後者,因為這個夏天發生的事情令我十分失望,但我卻要反過來在訓練中多加努力以幫助球隊,而事實上球隊沒有為我做過甚麼,觀眾席上的球迷亦然。

2017年1月你終於轉會巴黎,重獲自由有多好?

我很高興禾夫斯堡這一章終於完結,我來到了巴黎,充滿了能量。我踢好最初幾場賽事,得到入球,很快融入了球隊。在鬱悶半年後忽然發現,原來每天早上上班是多麼美妙。

在最初的一年半你跟隨教練艾美利(Unai Emery),雖然踢得不錯,但並非必然正選

在首半年我幾乎出席所有賽事,又有入球。到了2017年夏天,尼馬和麥巴比(Kylian Mbappe)加盟,我需要改踢其他位置,但是2017/18球季我仍然踢了超過40場正式比賽。你們留意到的應該是像歐聯這些重要比賽中我經常坐在後備席上,這當然十分惱人。

2018年夏天終於改由杜曹接手,你得知消息時有甚麼反應?

之前我沒有跟他接觸過,所以我其實對他沒有甚麼很確切的印象,只是感到好奇。最終我發現他是一個十分開放、直率的人,我十分滿意和他的合作,雖然有時他可以很難相處,但整體而言是不錯的。

能擁有一位德籍教練,對你而言是否一個好處?

絕對是,跟從艾美利時我完全感受到身處異地踢球是另一回事。艾美利是一位好教練,但是和他的溝通未必可以每次都很直接;而與杜曹交流,只消三兩句德語就把事情交代清楚,這絕對是一個好處。

你會怎樣評價你現在的情況?

我自知在PSG的地位及不上在史浩克和禾夫斯堡的時候,同時我亦知道,我在這裏擁有多出場以協助球隊的資質。我當然希望能擔當更多、不用在每次大賽前都為自己的出場機會而擔憂,但是我要面對現實,要在PSG做必然正選,你必需要是世界首五、六或七名最佳的球員。近兩年我已經不再踢翼鋒,但在做統計時我卻仍然經常以翼鋒的角度作評價,那根本是蘋果與梨之比。我現在踢 8 號位,上季踢歐聯時還試過夥拍華拉堤(Marco Verratti)踢 6 號位,我在PSG已蛻變成完全不同的球員。

(按:達斯拿在訪問的初段曾提及15、16歲時的一段往事,話說當時史浩克04 的U16隊解散了,他被逼「跳班」踢U17,體格上處於劣勢。U17教練還安排達斯拿改踢 6 號位,「用盡所有方法」要達斯拿認識防守工作的重要性。達斯拿回憶說那時候不明白教練的苦心,後來教練也是見他情緒低落才重新安排他踢 10 號位。達斯拿現在認為在這段日子是他發展期之中的重要過程,在失意時他反而有機會面對自己的問題,和學會欣賞其他球員的優秀之處。)

你今年26歲,但今夏你仍選擇留在PSG,為甚麼?

因為我對季前賽的出場時間感到滿意,我還擁有一位令我覺得會栽培自己、珍視自己才能的教練。我在這隊伍和城市裏找到家的感覺,而且我的合約到2021年才屆滿。到了某些時候,我必需要決定去向,但也說不定我會與PSG續約。

BEST-OF 2018/2019 : JULIAN DRAXLER (8/6/2019)

參考資料:
SPOX (26/11/2019)


Julian Draxler, Timo Werner and co. during World Cup 2018 in Russia, DFB, Die Mannschaft, 達斯拿, 添姆雲拿, 德國隊,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 Projekt Anderen

德國參加歐國聯以來六場未勝(2018-2020)

路維一直主張的「收獲比成績更重要」,現在頗適合用作充當德國隊踢歐國聯的口號。

Julian Draxler, Die Mannschaft, 達斯拿, Projekt Anderen,

達斯拿專訪(上)

“Draxler”我當然想譯成「格斯拿」,但亦當然不會有人理睬,唯有取其中庸繼續叫「達斯拿」。如又果當初大家肯跟規矩將“Deisler”統一叫作「戴斯拿」而放棄受英文干擾的「迪斯拿」,現在便根本不用費神解釋「戴斯拿」究竟是指“Deisler”定還是“Drax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