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走俄羅斯2018(上)

Vladimir Putin, Grigori Rasputin, Ras-Putin, Russia, Projekt Anderen "Ras-Putin"這個老gag一早已知存在着,但沒有想到在俄羅斯可以如此公開把玩。(攝於機場列車椅背上的平面廣告)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如果單單一句「不提也罷」便帶過,我是心有不甘的,因為我真金白銀掏了腰包入場觀賽,既是我第一次入場觀看德國隊踢正式賽事,也很自然是我的第一次入場觀看世界盃。但既然整個俄羅斯之旅由籌備至完成,都和德國隊的行程差不多同步完工,那我唯有將兩者混為一談。

籌備

為甚麼第一次會給了俄羅斯?答案可以很簡單:因為下一屆在卡塔爾。本來2018年夏天會是我工作的高峰期,但因為策略考慮而推遲,到俄羅斯一趟由不可行變成可行。加上從朋友處得知有旅行社辦「睇波團」,安排好住宿、交通和門票,四處張羅下又幸好找到同伴,四人小組剛剛好,那就出發吧。(最終一同起行的還有另外一對父子)

「睇波團」的基本盤是:第一天(星期四)在莫斯科過夜,然後轉乘兩個半小時的飛機到賽場索契逗留兩晚(星期五、六),星期六晚看德國對瑞典,星期日回莫斯科多住一晚後便要回港。而我們本身相熟的四人小組之中,有三位決定在莫斯科額外多留三天。

因為在莫斯科一段要自訂行程,出發前每晚都在忙着看資料。就在此時德國隊發佈了自家的打氣歌曲,竟然是由「賣飛佛」Die Fantastischen Vier 再featuring Clueso合作的“Zusammen”!德國隊同時公佈了#zsmmn的社交平台「專用」hashtag,還有與漢字造字精神暗合的「并」標誌,行情持續看漲。但只要細看“Zusammen”的MV便會看出「不祥之兆」--MV的劇情就是講Fanta 4與Clueso強行結合成Fanta 5,他們拍MV期間已經是貌合神離,更甚者是拍攝途中還會打起架來。

Die Fantastischen Vier – Zusammen feat. Clueso (offizielles Video)
(Fanta 4同期推出專輯“Captain Fantastic”,最終“Zusammen”見光的日子短得出奇,亦短得可憐,雖然我其實更喜歡另一首主打“Tunnel”。)

只是怎會想像到結局是,別說第一關小組出線,就連第一場也過不了。

Moscow Domodedovo (DME), 2018 World Cup, Projekt Anderen,
莫斯科東部的Domodedovo機場候機大堂。

出閘脫腳

德國在世界盃分組賽輸掉第一場,莫說資歷不足的我未見過,就算連同西德年代也計算在內,也是1982年來首遭。事發時我和一班「香港德國足球之友」的管理員在長沙灣舉辦「睇波活動」,也不知道該有甚麼反應。世界盃前的熱身賽,德國就是推也推不動。有些較敏感的德迷已經大感不安,但像我們這些「老油條」,又會給「德國踢練習賽從不出盡全力」的往績安撫了。我只好跟大家說,我本來怕入場會又偏偏遇上德國的「第二場症狀群」,現在不用再擔心了。(德國近數屆世界盃都會在分組賽第2場失分,一直以來都會以為只是壓力作祟,但近年越來越覺得,德國是需要留有空間讓自己決定該以小組第一抑或第二出線,「走線」的陰魂更加不散。)

Sochi, 2018 World Cup, Projekt Anderen
內陸機降落索契機場時會在世界盃場館Fisht Stadium旁邊飛過。準確點來說足球場(連同外圍的F1賽道,以至機場)的所在地已經是索契的市郊地區Adler,距離索契市中心有足足1小時的巴士車程。(Photo: 同行朋友拍攝)

進駐索契

德國對瑞典,這場本被視作F組的榜首大戰,獲安排在俄羅斯第一渡假勝地、2014年冬季奧運會主辦城市、俄羅斯F1賽場索契舉行。老實說索契市內還不是那些典型的歐洲旅遊海港的模樣。但正因為索契曾舉辦過冬季奧運會,結果我們正好住進了一家由當時選手村「復修」而成的旅館,成為全個旅程中的一個特色。

Sochi, Fan Fest, Russia, 2018 World Cup, Projekt Anderen
在索契Fan Fest與來自德國的球迷合照。搭訕起因是對方發現我朋友身穿「鄉村球會」賀芬咸的訓練球衣,覺得難以置信。

說是「復修」絕不為過,因為回港後打開Google Map一看,所見到的現場照片完全屬「廢墟攝影」級別,有理由相信它由冬奧至世界盃之間一直處於荒廢狀態。直至過了大約一年,這家旅館才以現時的身分和面貌出現在Google Map之中。

正場:2018年世界盃分組賽F組——德國對瑞典

話說俄羅斯政府為方便觀看世界盃的旅客,特設了“Fan ID”制度,美其名是提供出入境、住宿、交通之便,但除了實戰時要靠它入場,平時就沒有方便了多少(尤其是特區護照本來便可以免簽證入境)。但偏偏我們打算到了比賽當天才在索契市內的取證中心領取Fan ID正本,所以我們只是一直拿着證件的列印本橫行羅剎國。

終於來到賽場,在索契全程接應的旅行社老闆在最後關頭給我們upgrade,坐了在比龍門後再好一點的位置,同行的父子則不再upgrade了,大概坐在我們四人的斜對面。

GERSWE, Fisht Stadium, Sochi

德國先失球,我們當然看得傻了眼,就算換邊後由萊斯追回一球,局勢亦不見得很有起色。沒有太多擔心,腦袋只是一片空白。

2018年世界盃門框的最好朋友--白蘭特(Julian Brandt)。要不是一班正選發揮太過不滯,他未必有如此多上場當奇兵的機會。時隔一年他的鋒頭已完全給利華古遜師弟夏域斯所蓋過。

完場後我們六人在人頭湧湧的Olympia Park內終於成功會合。據父子倆的描述,卻奧斯在補時最後一刻的自由球就像直飛向他們似的,然後皮球再拐彎入網

沒錯,全場比賽3個入球一如既往都在對面岸出現,而我已經數不出自己狂叫了幾多分鐘,到翌日仍有少許失聲。

90’+5卻奧斯射成2:1,比賽完後球迷並未即時離場。

德國在這場比賽仍然是踢得甩甩漏漏,但總算提升了行軍速度。看畢這場比賽後我的估算是八強止步,但是變陣成功才得以發光發熱的魯迪(Sebastian Rudy)傷出,加上今中堅核心謝路美保定(Jérôme Boateng)領紅牌停賽,都在不知不覺間為第二場敗仗埋下伏線。比亞荷夫賽前說球隊上下要當對瑞典這一場是最後一場般踢,理論上是成功的,只不過之後又打回原形。

回程路上,天氣預報本來說會下一整天的大暴雨終於出現。

下集待續:

Red Square, Moscow, Russia, World Cup 2018, Projekt Anderen

敗走俄羅斯2018(下)

尚記得當我們乘坐的Ural內陸機降落索契機場時,機艙傳來成功着陸的掌聲。兩天之後我們重返莫斯科Domodedovo機場,旅行社老闆要處理其他同在俄羅斯的香港球迷所遇到的問題,趕忙離開了,接下來留在莫斯科的日子我們開始切換回自遊行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