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翻身的5個看點

2019/20德甲賽季已進行了三分一,已有多支球隊換帥,就連上屆冠軍拜仁慕尼黑亦在法蘭克福慘敗1:5後,解僱由法蘭克福招攬回來的教練尼高高華(Niko Novac),改由助教費歷克(Hansi Flick)暫代直至季尾。但是費歷克甫接手,拜仁便立即反彈,已有不少聲音支持他在下季繼續執教。以下文章主要分析費歷克在哪些方面改造了拜仁。

原文:11freunde.de (25/11/2019)
作者:Tobias Escher

一個月前有記者問尼高高華,為甚麼他執教之下的拜仁慕尼黑不會像利物浦般踢球。高華只是回答:「當你自知座駕只能跑100km/h,駛上公路時便不會嘗試推上200km/h。」

現在尼高高華已經不是拜仁的教練,位置由他的助教費歷克(Hansi Flick)接任。費歷克坐正後即時調節了拜仁的速度,就算不能完全複製利物浦的踢法,至少能踢得出有少許像。

1 費歷克沒有背離拜仁的體系

自從十年前雲高爾(Louis van Gaal)接手拜仁以來,拜仁的比賽理念沒有太大改變。教練雖然換了一個又一個,但拜仁都是這樣踢:讓對手上前進攻、製造壓倒對手的對抗場面、再取回控球權。

費歷克也沒有改變太多。他進攻時仍像尼高高華般踢4-2-3-1陣式,這陣式已經與”mia san mia”一樣,成了拜仁的生招牌。費歷克到來不是推翻它,反而是要帶領拜仁尋回自身的「核心價值」。

2 增加直向推進

拜仁近幾週以來的不同之處,是在於踢得較有決心。正中場的甘美治--杜利素新組合帶來更多直線上落的傳送和推進,有效串連攻防兩端。

而當要踢控球時,三線清晰的分工亦帶來正面效果:兩名負責組織的中堅對上還有三位球員,再前面便是五位攻擊球員,三線的兵力分佈更見平均,既更容易把球運回後場再做組織。當把球帶入後場時,亦見球員做選擇時有更大自由度,保持到球隊的快速踢法。

3 梅拿爆發

對於職業球隊內的人際關係,局外人實在難以作出準確評論,但顯而易見湯馬士梅拿與尼高高華在餘生中都不會是朋友了。拜仁換帥後,湯馬士梅拿脫胎換骨的程度冠絕所有拜仁球員。

梅拿終於可以踢回最喜歡的位置--踢十號位的他擁有很大自由,既可以把對手拉離本來的位置,也可以在邊位製造人數上的優勢。對德素多夫大勝4:0的聯賽中,梅拿無私的踢法直接和間接地包辦了全部入球,他在費歷克麾下重拾昔日的狀態。

4 壓迫戰術奏效

三場聯賽共入10球、對德素多夫踢出71%控球率,很自然讓人覺得費歷克加強了進攻,但其實費歷克真正改變了的,是拜仁沒球在腳時打法更見系統化,在踢壓迫時目標更加清晰。

拜仁踢高位迫搶時採用的4-3-3令人聯想起高普帶領的利物浦。這種踢法需要有突前的翼鋒和高度活躍的中場球員作配合。拜仁執行這種踢法時注入了更高的強度和熱情,使德素多夫連在自己半場運球組織都出現困難。

Bundesliga: Coutinho, Gnabry & Co Score in Bayern Goalfest
Fortuna Düsseldorf vs. FC Bayern München | 0-4

很諷刺地,費歷克踢出了尼高高華早前不久才否定過的踢法。到底拜仁能否像利物浦般使出200km/h狂飇?對戰德素多夫的表現自然未能完全作準,但至少看出拜仁已經飇至100km/h以上。

5 拜仁繼續保持清白之身

所以說費歷克真正改善拜仁的是防守。拜仁爭取了更多控球、將對手隔離在己方大門外更遠的位置、令對手更難獲得機會。費歷克接任拜仁後3場都是清白之身(譯按:原文發表後拜仁慕尼黑參加歐聯分組賽,作客貝爾格萊德紅星大勝6:0),而尼高高華今季都有3場零失球,但前提是他已經領軍踢了16場正式比賽。拜仁改善防守,既控制了節奏,也能轉化為入球,這就是昔日的拜仁,將對手由開賽到完場都壓制住,在重要時刻亦可以快放甩開對手。

(其餘圖片及網頁連結皆由譯者所加。)


弗賴堡迎接新球場

弗賴堡已離開使用了67年、位於黑森林入口的德萊薩姆球場。弗賴堡因為球場的設計缺陷,每年都需要「拿permit續命」;新主場歐羅巴公園球場則容納到35,000人,估計耗資7,600萬歐羅。

意見接受.設計照舊.球迷受夠:多蒙特Fans群起反對新歐聯版球衣

Stefan Appenowitz就指出海外仍有球會「擁有不能動搖的球衣設計。巴塞隆拿永遠是藍、紅相間、國際米蘭是藍、黑,祖雲達斯則是黑、白。在德國只有一家球會仍保有它自己的標記——史特加胸前的那條紅帶。」

葡萄牙 2:4 德國——不變中有萬變

德國無疑藉著今場4:2大勝衛冕冠軍提升了自信心,但最後一場分組賽面對匈牙利,預計德國需要再作調校。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