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打比--這麼近那麼遠

Olympiastadion (Hertha Berlin), Stadion An der Alten Försterei (Union Berlin) 25公里的距離。(Photo: Google地圖截圖)

柏林市的兩家球會哈化柏林和柏林聯,兩隊的主場相距25公里,但實際上的距離會比這更遠,還是更近?現在就趁他們的首次德甲打比到臨之前來一次檢閱。(德甲對上一次的柏林打比,是1977年4月哈化柏林對柏林普魯士網球 [Tennis Borussia Berlin])

Derby Days Berlin | 1. FC Union Berlin v Hertha BSC (12/2019)

自2000年代起,Bernhard都會帶同手搖風琴來到柏林聯林務員古屋球場(Stadion An der Alten Försterei)的停車場奏樂,度過一場又一場的主場比賽。

Bernhard現年57歲,手搖風琴奏出的曲目十年如一日。球迷人來人往,聽着說着,Bernhard則時搖時停。「所謂的『柏林曲謠』,都是如Paul Lincke、Walter Kollo所作的那些。」那些來自20世界初期的老調子,與林務員古屋球場一樣,都是柏林聯的生招牌。

柏林聯不論是踢第五級的州級聯賽(Oberliga),還是像今年般首次踢德甲,都有着同樣的比賽氣氛。但是在當今步伐急速的商業足球洪流中,柏林聯仍可把這份傳統面貌維持下去嗎?柏林聯本季的德甲預算是8千萬歐羅,一分一毫都十分緊要。結果出現:升上甲組後的柏林聯仍維持了踢乙組時的門票售價,胸前卻印上了看來格格不入的地產商廣告。

在另一邊的西柏林,則響起了離別的驪歌。盧斯頓貝加(Fabian Lustenberger)在哈化柏林踢了12年,上季季尾終於離隊返回祖國,轉投瑞超年青人(Young Boys Bern)。

哈化球迷Moritz和他的樂隊為盧斯頓貝加獻上了一首樂曲:「你的傳球太漂亮,但是現在你要走了……」曲風踏實,就像盧斯頓貝加的踢球風格。

很多人都有一種印象,認為哈化柏林跟不上時下的發展步伐。現在新投資者雲賀斯(Lars Windhorst)卻聲言哈化要變成「大城市球會」,要當歐聯的常客。 哈化球迷冷靜審視着雲賀斯的舉動,尚未出現大規模的反對聲音。但這又是否等如他們及不上柏林聯般重視傳統足球價值?

Moritz這樣看:「雲賀斯單看履歷的話未必是哈化的投資者首選,但對哈化而言亦不失為一條出路。人們會說:『戴達(Pal Dardai)的無為年代已經過去了。』」有戴達執教穩住了哈化的表現和成績後,現在換上了新的金主雲賀斯和新的教練高域(Ante Covic),有望更有所作為。那麼柏林聯呢?

其實投資基金Quattrex在2016至2017年已總共為柏林聯注資630萬歐羅,只是柏林聯仍然是以註冊協會(e.V.)的身分運作,職業足球部亦不會是股民的那杯茶(反而哈化柏林有可能搞上市),柏林聯球迷熱情爆燈的場面,暫未能為協會帶來甚麼實質的利潤回報。

時下最流行的,柏林聯通常都會覺得無關痛癢,形象工程又是一例。哈化柏林希望成為整個地區的代表,不只是涵蓋東西柏林、城市中心和邊緣,甚至是橫跨柏林和鄰近的勃蘭登堡;柏林聯則一心留守Köpenick小區,那是一些你不會感興趣的身分認同元素。

哈化柏林會落區舉辦訓練課程和賽事,讓球會的會徽四處出現;柏林聯則以純足球、肉腸的香味和看台企位作招徠,結果吸引了愛好古風的英國球迷遠道而來捧場。

兩支球會的方針不同,在柏林圍牆倒下30週年一事上亦可見端倪:哈化柏林推出以“Wir sind ein Berliner”(譯按:相信是轉自甘迺迪名句“Ich bin ein Berliner”)為題的一系列紀念活動,而在正日(11月9日)迎戰RB萊比錫的主場比賽,哈化球員更會穿上參照1989年款的特別版“Mauerfall”球衣。那麼柏林聯呢?

這家因圍牆倒下而扭轉了歷史的球會,沒有參加任何紀念活動。柏林聯主席昇格拿(Dirk Zingler)接受《柏林日報》(Berliner Zeitung)訪問時曾說過:「在我而言,打比戰本就是對抗、壁壘分明,還代表了本市的足球階級之爭。如果為這場賽事披上友誼賽的面紗,說甚麼『為德國統一而作賽』,我會覺得是荒謬。」(譯按:德國足球聯盟[DFL]在編排2019-20球季賽程時,哈化柏林請求預留11月9日踢主場比賽,但外間卻望文生義以為要預留當天踢柏林打比。)

倒應該要問問Bernhard,1990年兩隊在奧林匹克球場會師時他身處現場:「我未至於興奮得彈起,但都算是美妙的,自此我們團結了起來,那是一種由地緣關係而來的愛護。」柏林聯和哈化柏林球迷很自然地喜歡和尊重對方。

1990年1月28日,哈化柏林在主場友賽柏林聯勝2:1。當天共有5萬名球迷入場,門票每張售5馬克。

Moritz也說:「我有不少朋友是柏林聯球迷。」他心中不存有敵意和侵略性。Moritz還縫製了一件結合兩隊球衣的自製球衣,但就是吸引不到柏林聯球迷的注意。「真可惜,我認為哈化球迷在這方面會寬容些。」或許Moritz要找Bernhard查問一下。

參考資料:tagesspiegle.de (28/10/2019)